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一章 家教

    苍南市,某出租屋内。

    李峰坐在电脑前,看着求职网上的各种招牌信息,脑袋有些胀痛。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毕业一年半,工作换了六七个。

    有的是他嫌老板人品差,有的是老板嫌他不听话,也有的是他实在提不起兴趣继续做下去……

    真是伤脑筋啊!

    他真的很不想再去找工作了,拿人工资受人管,他更喜欢过自由自在的日子。

    可不找工作,没钱活不下去。

    过年回趟家,住了两个月不到,他的银行卡里,总资产就从一万多变成了三千块。

    房租加生活费,一个月最少也要一千块。

    虽然三千块能让他支撑三个月,但未雨绸缪,他可不想等身无分文以后再去找工作。

    更何况,他还想攒点钱做个小生意。

    “早知道,就不吹牛逼了……”

    李峰抓了抓脑袋,前年除夕,工作半年的他给父母一人包了个一千八的红包,头脑一发热,豪情万丈的承诺每年翻倍轻而易举。

    去年回家,他倒是做到翻倍了。

    咬咬牙,今年勉强也能做到,可明年咋办?

    更郁闷的,是他还花样作死,拍着胸膛说自己月收入已经过万,今年打算向月收入过两万奋斗。

    结果就悲剧了,刚过完年,老爸老妈便开始四处打听哪有新楼盘,准备给他按揭套房子好娶老婆。

    首付不用他操心,可房贷得他去付,免得赚到的工资都被他花掉。

    他家在苍南市下属的一个小县城,房价虽然不算离谱,好一点的地段,却也需要四五千一平方。

    按他老爸的意思,怎么也得买套一百三十四个平方以上的,否则等他结婚以后多生几个,就没他们老两口的房间了。

    李峰粗略一算,房贷保底三千一个月啊!

    其实,他家的条件并不差。父母在菜市场开着一家干货店,老爸虽然热衷于小赌怡情,但老妈勤俭持家,而且眼光不错,早年省吃俭用陆续买了两个店面,现在光店租每月都有六七千。他能做到自力更生,老两口就很满意了。

    要是没办法自力更生,回家啃老也没关系。

    偏偏,他非要去吹牛逼。

    而且,想挽救都挽救不了。他那老妈优点不少,缺点也极多,脾气大,攀比心重,要面子。他牛逼一吹完,保管用不了三天,内容就能传遍亲戚朋友、左邻右舍。

    这要是知道他是吹牛逼,彪悍的老妈能拿着菜刀追着他满街砍。

    李峰觉得,自己快把自己玩得没活路了。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先找份工作再说吧!”

    他漫无目标的浏览着各种招聘信息,连着一个多小时,结果毫无收获。

    工资太低的不想去,工资高的,人家看不上他一个二本学历,或者工作经验不够。

    “先随便找个兼职混着,慢慢再找吧!”

    他有些头昏脑涨,决定先将就着找个日结或者周结的兼职混几天再说。

    能赚一块算一块,只要随时能走就行。

    “传单派发、外卖送餐、促销导购……家教?”

    李峰来了点精神,他小时候的梦想可是做个小学老师,谁不听话就罚谁叫家长。

    现在,虽然早放弃了这个梦想,但偶尔无聊时,还是会憧憬一下自己手持教鞭,因材施教,教出一大堆超级牛人。然后看谁不爽,一个电话打过去,一大堆的超级富豪、天皇巨星、政界要人争着抢着要帮他这个老师摆平的场景。

    “嗯,试试家教。高中生教不了,初中生、小学生应该问题不大。”

    李峰挨个查看,结果有些失望。

    家教的收入比他预想的要高很多,但要求也比他预计的要高。无论是那些培训班还是私人请家教,最低要求都是苍大在校生,或者在某学校做老师。

    试着打电话过去,任凭他怎么介绍自己初中、小学如何品学兼优也不行。好点的婉拒,态度差点的直接挂电话。

    “咦,这个居然没填写任何要求?”

    有条招聘信息让方尘眼瞳一亮,单对单,辅导初中数学,周六周日,每天两百。

    虽然跟那些时薪五六十甚至是一两百的没得比,但人家没要求啊!

    而且,明天就是周六。

    反正也只是想将就几天,能混到四百块也不错。

    李峰立马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你好。”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好,你那在找能够辅导初中数学的家教?”李峰问道。

    “对对对。”那边似乎很积极,连忙应声:“你是在校大学生还是初中老师?”

    “那个啥,都不是。”李峰觉得要泡汤了,不过还是实话实说道:“我苍南理工大学毕业,毕业有一年多了,没做过老师。不过我初中成绩很好,数理化每次考试都能进全班前三……”

    没等李峰说完,对方便开口道:“可以,不错。”

    这就可以了?这就不错了?

    李峰满头雾水。

    “我实话实说吧!”那边似乎感觉到了李峰的疑惑,解释道:“我儿子今年初三,他的成绩,怎么说呢……没救了。我给他请家教,主要是他影响了他姐姐学习。他姐姐今年高三,几乎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从没掉出过前三。还有一个学期就高考了,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才行。偏偏我那儿子调皮捣蛋,在家没一天安分,让他出去玩又怕跟人学坏,加上我们两夫妻又没空,所以……”

    “所以想找个人看着他?”李峰问道。

    “对,我的要求很简单。”对方点头道:“朝九晚五,让我儿子到你那去,你每个小时用微信发一张他的照片给我,证明他一直在你家没出去就行。中午那顿,你可以帮他到外面买,钱让他出。”

    李峰无语,不是没要求么?

    而且,这哪是请家教,这简直是请狱警,而且还是自带监狱的狱警。

    “那个……你觉得怎么样?”对方问道。

    “可以!”

    李峰立马答应下来,对学习没要求,干嘛不答应?

    自带监狱的狱警,对于那些在校大学生或者中学老师而言,条件有些苛刻,而且一天才两百块,毫无吸引力。

    他则不同,反正只想先混个两天,这工作正好合适。

    “你同意了?”对方的声音带着惊喜。

    “同意。”李峰点头。

    “那行,咱们加个微信,你把位置发给我,我明天就带我儿子过去。”唯恐李峰反悔,对方又补充了一句:“答应就答应了,可别临时又改变主意。你真要做得好,我以后再加点钱也可以。”

    “没问题。”李峰点头,反正也就星期六和星期天,纵使找到新工作,这也是个不错的兼职。

    很快,李峰便加了一个名为‘欣鑫瓷砖店’的微信号。

    再聊了几句,双方正式敲定。

    找到份做得好能持续一个学期的兼职,又能一圆小时候的梦想,尝尝调教学生的滋味,李峰的心情顿时好转过来。

    甚至于,决定上网查一查初中数学的内容。

    虽然对方觉得儿子已经无可救药,对学习没任何要求,但名誉上毕竟还是家教老师,为人师表,总要试着抢救一下才行。

    说不定,自己因材施教,能够起死回生呢?

    李峰带着灿烂的笑容,正走向电脑之时,耳畔忽然响起一个电子合成音。

    【检测到宿主符合绑定要求,《全职业训练师》系统开始绑定,倒计时1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