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八五章 荷塘月色 十五

第三八五章 荷塘月色 十五

    “整朵一起吞下~你确定吗?”安妮夹着逼真的睡莲脸上尽是不舍的神情,再三求证。江云枫只能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解释“是的,安妮小姐。别不舍得,我这道点心一定要整体一口吃下才能感受到外层花瓣与内在馅料莲蓬结合后那种升华的口感。”

    犹豫徘徊,依依不舍之间做出决断的还是年纪最长,多经风霜的德拉克。只见她杏目一凛,诀别似的将整多娇艳的睡莲塞入檀口当中。紧闭朱唇香腮蠕动贝齿将睡莲碾成碎裂,绵软低筋面粉和略脆澄粉组成的花瓣裹挟着当中的莲蓉夹心甜蜜伴随着阵阵沁人的荷香幻化成春风吹拂过口腔。突然一股极为强势有风味独特的咸鲜一下就占据了主导,春风化为初夏的雷雨普降在干涸的口腔。

    咸于甜的交织,正如春末夏初的阵雨时晴。艳阳与细雨的交替恰是翻糖少女的内心,失落间有抱着一丝期颐。德拉克双眼直放光,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字眼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口,身体好像是突破这绵延的甜蜜与黏糯的咸鲜混合成的美妙淤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傲立于天地之间,遗世而独立的睡莲,吐出孕育多时芬芳以应对这世间不断变迁的繁杂四时节气。

    从震惊的清醒过来的德拉克夹起另一朵莲花仔细观察被花瓣簇拥的莲蓬,暗金的色泽与层次分明绵密起沙的质地以及饱满的脂肪含量,还有入嘴后那股蛋黄的香气,还有那股长时间腌制后的咸鲜风味。无不让德拉克将矛头指向一种古时被称为席上珍品近代之后就逐渐没落消失在美食家视野里的食材,于是急切的向江云枫追问“这花心的莲蓬不会用的是那个吧?大甜和大咸的搭配……呵呵~那你还正是一如既往的大胆啊!”

    “呵呵,纪之国学姐的六线鱼汤已经把突显食材本味的技法运用懂啊了极致,我如果再不做些修改另辟蹊径,那么~等待我的只有失败的命运。”江云枫从料理去拿来一把菜刀,将攥在左手心里的东西放到评委们面前的桌上。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和媒体的镜头都聚焦于那个物品,那个让整道点心一波三折峰回路转,让评审们流连忘返的必杀食材是一枚蛋,不!确切的说是一枚熟透的鸭蛋。

    但桌面上这个鸭蛋与普通新鲜的鸭蛋色泽上略有不同,新鲜鸭蛋外壳隐隐透着翠绿的藏青色,而这枚鸭蛋则是灰青中透着苍白。表层的蛋壳上还有明显的火焰留下的微微焦灼痕迹,说明这枚鸭蛋的烹饪方式并非是通常的水煮,而是明火的逼烤。

    江云枫手起刀落,鸭蛋被纵向一分为二朝两侧倾倒与白瓷盘中。洁净如玉的蛋白和素雅的白瓷遥相呼应,不同的是这枚鸭蛋有两个紧紧挨着的蛋黄,琥珀色的液体油脂顺着切面流出而滴落。蛋黄的颜色和糕点馅芯大致一样,只不过刚刚切开的蛋黄是暗金色中透着一丝棕红。馅芯被蒸汽二次加热后棕红色泽消失褪去,只留下暗金底色。

    江云枫请推桌上的白瓷盘笑着说“这就是我针对纪之国学姐的六线鱼汤临时对自己的料理做出修改,用来替换原先定下的红枣馅芯的食材——咸鸭蛋。说道咸鸭蛋相比大家都会有些陌生,我绝对有必要科普一下。咸鸭蛋是我们中国特有的佳肴,与另一种同样是用鸭蛋为主要原料腌制的佳肴——皮蛋,松花蛋。并称为中餐黑暗料理的极品。在欧美地区甚至还有着‘恶魔双星’的雅称。”

    江云枫抠出一颗完整的咸蛋黄塞到自己嘴里吞下,并且嘬去手指上的油脂接着说“我用的可不是普通的咸鸭蛋,大家也看到了这是一枚有这两个蛋黄。这是一枚产至江苏省高邮地区的双黄咸鸭蛋,是咸鸭蛋中的劳斯莱斯!!一碗白粥搭配上一枚咸鸭蛋,我们炎炎夏日最佳的打开方式,自古中国民间就流传着这样一句名言:咸蛋滚三滚,神仙也站不稳……”入戏太深的江云枫已经无法自拔,完全沉浸在推销员的臆想中。不断的想三位满脸尴尬的WGO评审,一脸懵懂的纪之国宁宁和场下不明觉厉的观众以及完全不清楚情况的媒体们推销高邮咸鸭蛋,那张嘴就像决了堤的洪水更本停不下来……

    “噗嗤……呵呵……”仍然在世界上最繁华的大都市环城立交桥上缓缓前行的加长轿车内,薙切绘里奈被电视里江云枫各式各样夸张但是意思传到到位的表情,绵延不绝的珠玑妙语逗得实在忍不住了,噗呲一下笑出声来“他真是一名天生的推销员,可惜被厨师这份职业给耽误了。如果他不来远月插班入学,转而去当真正的推销员没准会续写美国人的乔·吉拉德的传奇,成为下一任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

    “是啊~我也为拥有如此口才的江君赶到惋惜,不过不得惊奇江君会开车,料理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身手矫健了得。心思缜密诡计多端,这个世界上好像还真找不出江君不会做也做不好的事情。”新户绯沙子也被逗得前仰后合。

    “有!比如他不会生孩子!”反正周围也没有外人,情绪高涨的薙切绘里奈也开始放飞自我。

    新户绯沙子难以置信的望着开玩笑的薙切绘里奈,同样也有所察觉的薙切绘里奈望着新户绯沙子,两人默默对视都不再言语。至从联队食戟结束后从获新生的新户绯沙子与拯救者薙切绘里奈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二人之间的感情比以前更加亲密,

    打铁要趁热!想要借助这个机会推到那道横亘在两者之间的主仆之墙的薙切绘里奈轻咳几声说“咳咳……绯沙子……?”

    “是!怎么了,绘里奈大人?”没有察觉到气氛不对的新户绯沙子习惯性的回答。

    “那个……关于在联队食戟的时候,对我说过的那些话……”

    “呀!”终于察觉到气氛不对的新户绯沙子顿时满脸通红,急忙解释道“之前情绪激动胡乱说了一些关于‘朋友’之类的话,是我唐突了!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所以还请您把那些话忘了吧!!”

    被新户绯沙子感染得薙切绘里奈情绪也有些激动“别这么说!根本没有添麻烦啊~这样吧,你也和其他人一样,用‘小绘里奈’或者是‘绘里奈酱’来称呼我吧。”

    对薙切绘里奈的指令从来没有拒绝选项的新户绯沙子怀着激动的小心情,扭扭捏捏的低声说“绘……绘里……绘里奈酱?”

    轿车内陷入了迷之安静。

    “果……果果果然还是不行啊!还是想以往那样称呼您为‘绘里奈大人’比较习惯!”新户绯沙子双手捧着发烫的脸颊。

    薙切绘里奈用手指挠着同样发烫的脸颊,“也也也……也是噢!总觉得特别变扭……”

    轿车内再次陷入迷之安静。

    这时,电视转播里显示出评委们打出的分数。

    三比零

    江云枫毫无悬念的赢下这一局,总比分二比零,按照三局两胜的赛制。关东料理协会的会长十分不情愿有不得不宣布江云枫战胜了代表关东料理协会出战的纪之国宁宁,通过媒体的全程报道书写下路边快餐战胜料理名门的传奇。

    “快看!绘里奈大人!!江君赢了呢!!”新户绯沙子适时的转移话题化解了车厢内的尴尬。

    薙切绘里奈看着电视转播,欣慰的点点头说道“要是结合了我们这么多人的协助还赢不了他就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

    “可是,我觉得就算江君他输了也会死皮赖脸的活着……不过他临时想出的那一手咸蛋黄换红枣的确非常惊艳。”

    “噗嗤~对对,绯沙子你到时看他看得非常透彻呢,毕竟是说过‘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样名言的人。”薙切绘里奈巧笑嫣然,“我不认为他是临时想出来的。”

    新户绯沙子恍然“您是说……江君其实做了两手准备?”

    薙切绘里奈微微一笑,双颊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红枣泥配莲蓉,甜上加甜赢不了自然要另辟蹊径。我本以为他会用酸味食材,毕竟酸甜也是春夏的味道。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会用咸,中餐一般在炒菜的时候会在出锅之前给料理调入一点点白糖,用甜味来辅佐咸味提取食材的鲜美。今天,他却反其道而行之,用咸味来衬托甜味。将中餐调味中讲究的主次,君臣相互掉了个位置。”

    “不过换个思维想一想,既然甜味能衬托咸味让烹炸炒的食材更为鲜美。相对的以甜味为主的糕点类,适当加入一点咸味自然也能让甜味变得更加惊艳……”

    “绘里奈大人……江君又开始推销了……”新户绯沙子有些无语的指着电视屏幕,画面里获胜的江云枫接受媒体们的集体采访时,有化身推销员滔滔不绝的全方位介绍起咸鸭蛋的各种好处。

    薙切绘里奈一脸漠然的抓起遥控器关闭车载电视,同时加长轿车也驶入了远月学园的大门……

    感谢各位的关心,这几天台风登陆广州内涝严重,水都已经没过台阶涌入酒店大堂。停止营业后无所事事的我慢慢敲打键盘码字,不过就是老断电很烦。大街上有几个趁着内涝冒雨骑摩托艇的大哥真是潇洒,要不是医生嘱咐我不能碰水,我也想去过把瘾。对了!前几天和望海君微信交流下一本秦时明月同人小说的设定。我又有了新想法!原先想让主角和少年嬴政搞好关系,按照《天行九歌》的剧情帮助其逃出登上大位,成为丞相李斯的接班人的设定不够过瘾。先秦的官职是三公九卿制度,丞相是三公之首,另外还有两个啊!所以我想让主角来做三公中的监察百官和政令推行的御史大夫,兼职主管全国军事防务的太尉。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主角就借助六国原来的统治阶级被粉碎出现的权力真空,推行土地改革,义务教育,建立国家公务员考试制度来选拔任用官员等等。为了结束几百年战国乱世,刚刚过上和平日子的天下黎民百姓。主角将率领秦朝国家暴力机器镇压那些反秦同盟和诸子百家。怎么样这个设定带不带感?我现在的心情就像内涝的广州市,就一个浪字了得!越想越激动,等我手好了还想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