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八一章 荷塘月色 十一

第三八一章 荷塘月色 十一

    “嗯?什么事,说来听听。”符华捏起一个流沙包啃了一口,正忙着伸舌头舔舐附着在嘴唇周围色泽金黄的液态内馅。江云枫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弹起来,拍拍裤子上的褶皱走到客厅的陈列柜。

    符华以为他指的是那枚全国武术冠军的金牌和证书,便无能为力的说“抱歉啊~那些都是我老爸的奖牌。我虽然从小跟着他习练武术但是从来没学过表演的套路。”

    “哎呀~我说的帮忙不是表演武术套路,而是这个!”江云枫见符华误会自己的意思急忙用手敲击陈列柜的玻璃标明所指向的目标,那是在奖牌和证书旁边用专门的琴架托举起来的一把做工精美的琵琶。

    符华总算明白江云枫想请自己帮的是什么忙了,连忙不好意思的说“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在食戟的时候演奏琵琶吧?”

    “对!因为今晚食戟我要用到的菜品是江浙一带很有历史的点心,古籍上说这道点心出场在客人品尝之前必须要请专门的乐伶演奏与之相陪衬的古曲,这是古人定下的传统我不想破坏。”江云枫双手合十拜托“我这也是为了弘扬中华饮食文化,班长大人拜托了!”

    “不行~不行!这把琵琶是我妈妈的,她以前是民乐团的琵琶首席。我小时候虽然也学过一段时间琵琶但是后来改为专心学习自己更加感兴趣的武术,那些琵琶的演奏技巧早就忘光了!”符华想都没想急忙挥手拒绝。

    “可是,前几天晚上班长不是还又在弹吗,而且弹得很优美啊。”

    “那只是闲着没事干玩玩而已了,就我那几三脚猫的功夫到现场去演奏只会出丑而已。”符华的态度还是很坚决。江云枫知道光靠一个假大空的愿景是不足以让符华动心的,所以要增加筹码。

    “班长,要是你答应出场演奏琵琶,食戟的结果不管如何我都给你做好吃的如何?”

    符华不屑的撇了他一眼说“不要把我说成一个吃货,我可是很有原则的。”

    “每天早餐都供应锅边糊配油条,三角糕!”

    “呵呵~这一点就像收买我,你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

    “福州鱼丸,海蛎煎!”

    符华发出一阵可爱的吞咽唾沫的声音,没有回话而是抓起一个鲜肉包狠狠咬一口。江云枫知道身为一名舌尖上的民族,又是吃货属性是不可能抵御得了自己家乡美食的诱惑。现在的她内心已经动摇了,嘴角浮现一丝阴谋得逞的阴笑决定再加把火。

    “如果这些班长大人觉得还不够那也没关系,我可以在加码!漳州卤面,莆田卤面,闽南咸饭,兴化米粉,长汀豆腐干什么的,只要班长你想吃我都可以做,或者托人弄来!”

    符华加快的吞噬肉包的速度,似乎是想用鲜肉包的美味来冲淡自己对家美味的回忆。但是至从妈妈跟随老爸去非洲赴任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到家乡的味道了,江云枫每说出一道福建菜的名字深藏在骨髓中的吃货基因就让符华的娇躯颤抖一分。

    江云枫也很无奈因为上述这些美食的成本不算贵自己还能勉强承受,只是见都不能让符华从根本上动摇于是只能咬咬牙上最后的杀手锏,“班长,我先把话撂下!只要你肯出面演奏热场,我……我……我就给你做佛跳墙!!!”

    佛跳墙三个字铿锵有力的在客厅和餐厅之间回荡,符华的娇躯也不再颤动,优雅的吃下最后一点鲜肉包抿一口豆浆咽下后长舒一口气,淡然说道“把琵琶拿过来。”

    连佛跳墙这种超级必杀菜品都没办法让符华屈从,江云枫已经有点心灰意冷了可是突然听到符华让自己把琵琶拿给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江云枫反问“班长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听见就算了。”晨跑出了一身汗的符华也不想和这家伙纠缠,起身就要上楼去洗澡换衣服。江云枫怎么可能让她跑了,立刻上前拦下将其轻按到沙发上赔笑着说“听清了,我刚才听清楚了只是班长你答应的这么爽快一时不敢相信而已。”说完转身就跑回陈列柜。

    打开玻璃门伸手握住那把琵琶的时候目光一凝,上手的第一感觉好重,比一般市面上的琵琶都要重上百来克。梨型背板只刷有一层亮油,紫黑色的紧密的木质纹理显露无疑没有一丝拼接的痕迹。江云枫对手里这把琵琶发出赞叹之声,都说紫檀无大料能用这么一整块紫檀木斫成的背板可见这把琵琶的名贵。

    双手捧着送到符华面前,符华拿起琵琶抱在怀里右手拨动琴弦,左手扭动琴头相对应的弦轴调整琴弦的张紧力度。定弦调音完毕符华抬头问江云枫“你想在上菜的时候让我演奏什么古曲,事先申明啊~太难的我可不会。”

    江云枫捏着下巴思索一下说“现在虽然已经是春末夏初,不过我想也没有太大的关系,那就用《春江花月夜》吧。”……

    华灯初上,东京都台东区上野公园的路灯全部点亮,当中还包括平时不会轻易点亮的95座石灯笼和195座青铜灯笼。过了今天樱花的花期就算结束,枝头的花朵会快速凋谢。所以今晚是上野公园一年一度樱花最美的日子‘夜樱祭’,人们纷纷涌入夜晚的公园欣赏樱花最绚烂的时光。

    朦胧的灯光照映着粉白的花朵,在漆黑的夜空的背景下给人一种恍惚而迷离的美。关东料理协会把食戟定在这个时间段也是别有用心,似乎是想借着即将凋零的樱花来抒发自己的不满。

    会场的周围聚集了比前一次更多的观众,媒体的转播车也都事先架好机位等待着双方入场。东京警视厅特地派出警察来维持会场次序,工作人员将所有的设备都调试完毕后通报主持食戟的关东料理协会的会长。

    短暂的开场白后会长就示意食戟的主角们入场。还是与上次一样纪之国宁宁从象征着东道主的右侧进入食戟会场江云枫则是左侧,现场的媒体们一开始就将镜头全部聚集到江云枫出场的位置,希望能第一时间捕捉到最有价值的镜头可惜结果让他们大失所望。薙切绘里奈因为行程的关系并没有出现,而江云枫助威亲友团带队的是幸平创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