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七八章 荷塘月色 八

第三七八章 荷塘月色 八

    极星寮的厨房长桌后依次就坐着第三席薙切绘里奈,第五席幸平创真,第六席叶山亮,第七席黑木场凉,第八席薙切爱丽丝以及第十席田所惠。远月十杰中的六位汇集在此并不是商议什么决定远月未来的大事,只不过单纯的等待眼前那位少年端出自己的实验作品。

    白面团等量分成三份,江云枫预留下一份白面其余两份分别添加另外两只带有色彩的食物汁液,揉搓成粉红和嫩红色的面团。静置发酵的时间江云枫把新鲜炼制的猪油和面粉按一比一混合揉搓成油酥。

    短暂的发酵结束三个面团被江云枫用手掌压扁,包入一团油酥后收紧口子搓圆。取过擀面杖将这三个包有油酥的面团擀成长条状的面皮,对折三层再次擀长如此往复十几回。最后菜刀切去边边角角修整成大致的圆形按照白色为底,粉红在中间,嫩红色最上面的规律将三份面皮堆砌起来,中心放入一团紫薯泥紧紧包裹不留间隙。

    与刚才包油酥一样收紧口子后朝下,江云枫拿起菜刀在面团背面划出一个米字切口深度直达紫薯内馅。料理台上的恒温油炸锅已经将油加热好并且保持在三成油温(约120度),江云枫把划有切口的面团小心翼翼的用一个漏勺装起来然后慢慢沉入炸锅当中。

    恒定的温度的热油冒着细小的泡泡低温烹炸让面团以一个可控的速度成熟,两分钟过后江云枫把油温提升到五成热,锅内的反应开始剧烈。面皮随着切开的方向朝外扩散就像一朵鲜花在慢慢盛开,见中心露出紫薯的内馅江云枫果断将漏勺抽离油锅。

    “可以试吃了吗?”见识到面团变花朵的幸平创真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迫不及待的就要伸手抢过这朵美丽的鲜花。却被江云枫打掉伸来的手臂,并且被压住肩膀按回椅子。

    “急什么?这才刚刚成型我还没有复炸呢~”江云枫调整着油锅的温度旋钮,等待锅内的热油升温。

    “复炸?意思是再炸一回吗,不是已经成型了吗为何还要进行这样的操作?”

    “这你就不懂了吧~复炸是为了让点心更加松脆可口,同时也能补足欠缺的火候,将口感提升到极限。”江云枫笑了笑把漏勺浸入沸腾的热油中,短短三十秒后立刻提起,原本还有些塌软的花瓣变得苍劲有力。小勺舀起热油淋几下花瓣平添了几分焦黄。

    “完成!我的必杀奥义-荷花酥!!”江云枫控干多余的油份,将荷花按照切口分成六分送给桌子另一侧的六位十杰,“这是我按照古籍上的记录参照江浙一带的点心改进制作而成,尝尝看对季节性的烘托到不到位?”

    薙切绘里奈细细端详着眼前这一瓣荷花酥,从内馅处的紫薯开始颜色由嫩红渐变成粉红最后归于素白。花瓣层层分明光看样子都觉得香脆可口,捏起来轻轻嗅了嗅除了油炸的香酥味和油脂才醇厚之外,还隐隐透着一股荷花的清香,看来他用来和面的水也不是简单的纯净水。

    荷花酥入口松脆的感觉理解填满空虚的口腔,唇齿见敏锐的察觉到花瓣一点点的碎裂,在猪油的脂香和紫薯的甜蜜过后占据全身感官的是晨间沾染着露水的荷花清远悠扬的清香。

    薙切绘里奈细细评味完毕将嘴里的荷花酥咽下,不可否认江云枫的手艺并没有因为离开远月而退步,经过这段时间在社会上的历练反而更加精进。不论是和面的力道和醒面的时间,包馅料的手法油炸时对温度的控制,复炸时精准的时间掌握都无可挑剔。和面用的水应该就是收集来的清晨凝结在荷花花瓣尖端的露珠,这样面团就带上了荷花清幽的香味。

    但是单凭这一点还不足以让料理本身赋予时令感,因为荷花那种淡雅的香味出现在一道口味浓郁的油炸菜品上,怎么看都觉得非常牵强。薙切绘里奈沉默许久后摇摇头说道“味道和口感上我挑不出缺陷,只是季节性我实在品味不出来,因为这道菜品给我的感觉就是为了迎合主题而将两个完全不沾边的属性捏在一起整合出来的混合体,到处都透露着一种非常不自然的感觉。”

    江云枫的神情有些无奈,问其他的几位“你们也是这种感觉吗?”

    幸平创真等人相互对视一眼后都点点头。

    “哎~果然还是不行啊,想要用食物来体现这种春夏交替的季节果然还是太难了。多一分做作少一分又不够……天啊~脑仁都疼了,食戟的日期近在眼前难道我只能眼睁睁接受命运,和纪之国学姐打满三局最后吞下被反杀的苦果?”江云枫大受打击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然后如同液体似得滑落到桌子底下。

    薙切绘里奈看到他情绪低落的样子心里有些担忧,转头问身后的新户绯沙子“明天有什么行程安排?”

    新户绯沙子立刻查询平板电脑后回答“明天早上,绘里奈大人要和供应商就食材和原料的供给问题进行磋商。下午安排了美食周刊记着的专访,以及到东京市内的餐厅进行菜品试吃。”

    “帮我找几个借口把那些行程全部取消了。”

    “绘里奈大人,这样恐怕不太好吧……”新户绯沙子一脸为难,斟酌一会词语后回答“虽然我也非常赞同您留在极星寮帮助江君想食戟对策,但是这些行程都是非常紧急。像是与供应商进行磋商这件事,由于近来推行幸平五席的政策,可以随时随地进行食戟切磋,导致现在远月全校的食材供给都开始出现了问题,已经影响到日常的教学了。”说着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了幸平创真一眼。

    “另外,像是专访和试菜都是去年就预约好的行程,期间因为突发状况已经推迟过很多次了,如果这次再推迟……恐怕……”新户绯沙子的声音越来越低。

    薙切绘里奈当然明白她想要表达的意思,过去的一年远月发生太多的事让她疲于应付预约的行程被推迟对方也能理解。只是现如今所有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再推迟恐怕就要落人口实了,就算她薙切绘里奈再怎么高贵也不能这样连续放人家鸽子呀。

    “大小姐,您可以先去忙要紧的事情,食戟菜单的问题我会自己想办法,没必要为了我而被别人说闲话。”江云枫爬起来把下巴搭在桌面上说。

    “谁说是为了你啊!别自作多情了!我推迟只是因为脚伤还没好,行动不便而已!!绯沙子,等一下你把明天的行程整理出一份详细的报告给我过目。”薙切绘里奈鄙夷的瞥了江云枫一眼,起身一瘸一拐的离开厨房。

    新户绯沙子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只能对江云枫鞠躬道了声抱歉后立马跟随薙切绘里奈离开。

    江云枫苦笑摇摇头,然后对余下的几位说“大家都先去休息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没准能想出点对策来……”

    一不小心又写错标题顺序了,发布了有改不了真是蛋疼。今天六月一号儿童节,晚上下班我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电脑面前一个晚上,不上网也不玩游戏,就这么傻乎乎的坐着品味29岁的最后一天连更新都忘了。明天六月二号,我生日正式迈入三字头的中年人队伍了,以前觉得三十岁好遥远哟,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就到了……人生过去三分之一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