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七七章 荷塘月色 七

第三七七章 荷塘月色 七

    站在远月十杰第一席办公室的门口,江云枫深呼吸一下扣响办公室大门。里面的一色慧用他那很有特点的温柔声音说了句请进便顺势推门而入。

    “新送来的文件请放在请放在办公桌的左侧。”坐在办公桌后面右手操作电脑审核各式各样表格报表,左手还不停的在相应的文件上盖章的一色慧头也不抬的说道。江云枫微微一笑默不作声的将一瓶从自动贩卖机里买来的冰镇乌龙茶当做印章盖到一色慧面前的文件上。

    桌面上突然出现的异物自然引起了一色慧的注意,急忙移开乌龙茶抽出文件抖落上面的水滴责备道“真是乱来!文件都被浸湿了……你?~”抬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江云枫,随即话锋一转“我都快忙死了,学弟你能别给我添乱吗?”

    “外人只看到远月十杰第一席的威风凛凛,却从未注意到背后的辛酸。一色前辈请您诉说一下成为第一席后的感想吧?”江云枫将自己手里的饮料瓶当做采访麦克风递过去。

    一色慧没好气的推开饮料瓶,拧开乌龙茶喝一口后一边继续办公一边说“说罢~一大清早来找我不会只是给我送一瓶冰饮吧?”

    “哎~一色前辈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来送饮料的。”

    “那好,饮料我收下了,你可以走了。”一色慧头也不抬的下达逐客令。

    “别别~开玩笑,我开玩笑的。”江云枫搬来一张靠背椅坐在一色慧对面,一边环视办公室内的装潢一边有感而发“才离开两个月,远月从上到下焕然一新,简直就像脱胎换骨了一样。学生们可以随时随地向任何人提出食戟请求而且不需要附加条件,之前被取缔的料理研究会又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出来。让整个远月都沉浸在烹调的气氛中,蓟总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至从北海道联队食戟结束和你离开之后,蓟总帅就逐渐转变了远月的管理方针随后干脆当起了甩手掌柜,现在由我来处理远月的日常运作,绘里奈小姐负责对外的洽谈。睿山枝津也则领导已经蜕变为学生会和风纪委员会的中枢美食机关对校内的各个料理研究会进行核查和资源分配,不能在提供出有建树的研究成果的研究会将会被减缩经费或是取缔。”

    “真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呀……”

    一色慧终于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摘下防辐射眼镜捏捏鼻梁淡然说道“你来找我不会只想和我聊聊天,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果然还是瞒不过一色前辈的眼睛。”江云枫一改懒散瘫软的样子,正襟危坐郑重其事的说道“前几天我和代表关东料理协会出战的宁宁学姐进行了一场食戟想必前辈应该知道吧?”

    “知道,虽然我没到现场但是有看直播。你赢得的很精彩啊。”

    江云枫苦笑一声说“拉倒吧~还精彩,我能赢全靠横县鱼生的新鲜感侥幸而已。真正要比起烘托菜品的季节性我目前还不是宁宁学姐的对手,第二次食戟的日期又临近了,我迫切需要找到应对的办法。”

    “所以你就想到来找我这个和宁宁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帮忙,想要从侧面迂回挖一点有用的情报?”一色慧手掌交叉拖着下巴,是笑非笑的说“那么你要失望了,因为真绘阿姨已经明确警告过我不能向你透露任何有关纪之国家族的事情以保证食戟的公正性,不然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很清楚。”

    见识过纪之国真绘强悍作风的江云枫顿时不寒而栗,但是没能从一色慧这里得到情报神情显得有点沮丧。

    “你也不用摆出那副马上就要世界末日的表情,虽然不能告诉你有用的情报但是可以给一点线索。你去远月图书馆翻阅一下古籍没准会有所收获,行了!我还有成堆的事情没处理,你就不要再在这里打扰哦了,该干啥干啥去吧~”一色慧说完就下达逐客令。

    被驱赶出来的江云枫只能悻悻的摸摸鼻子,按照一色慧的指点前往图书馆还真的在翻阅那些珍贵中国古代孤本食谱和随园笔记中发现了蛛丝马迹。成书南北朝的《食珍录》和《食经》同时以了了几句晦涩难懂的文言文记录了一道点心,随后由北宋科学家沈括的修著的《梦溪笔谈》中也提及并且标注了产地是如今的江浙一带。

    备受鼓舞的江云枫继续进行针对性的搜索,遍查所有古籍中有关江浙一带点心的记录。最终在南宋的《山家清供》和《本心斋食谱》的文言文描写中得知点心的形制是夏季的荷花,而清代的《随园食单》中更是用大量华丽的辞藻来赞扬那道点心的神器,通过细细评味字里行间所蕴含的情感江云枫能够体会当年作者袁枚亲眼见到这道会自己绽放花瓣的点心是的激动心情。

    可惜的是袁枚是一位清代的美食家却不是烹饪专家,他以大量辞藻用盛行于唐宋的骈俪文体大肆吹捧点心的神器和美味,却对所用材料、制作方法和烹饪所要注意的事项等等这些关键性的信息都是用只言片语带过,有的甚至只用一个字来表达意思。

    江云枫汇总所有古籍上的描绘,进行信息截取逐条梳理和拼接发现它们所描绘的那道点心很想是如今浙江杭州的一道传统小吃——荷花酥。这倒是非常映衬时下的季节性,只是如今的荷花酥都是低温油炸而成,且花瓣层数虽多但是因为沿着由刀切开的裂口绽放,所以方向一致整齐,没有书里描绘的那种错落交叠的感觉,而且花瓣每一层的颜色也是固定的。

    袁枚在其所著的《随园食单》中对那道传说中的荷花酥还用了‘足以假乱真也。’这句话作为结尾总结。遍查百度都一无所获的江云枫望着窗外图书馆门前荷塘里恰好盛开的荷花久久出神,究竟该用什么配方和手法才能让面粉呈现出像真荷花那样错落有致,相互交叠,洁白中透露着粉红还要能烹调完毕后上桌后当着客人的面自己慢慢盛开?

    浪一下我超开心了,又可以去医院肆无忌惮的看小护士,夏天到了医院的护士小姐姐们也换夏装了,短袖开领的护士服,弯腰或者蹲下帮我清洗手术伤口的时候,不论我的视线平行还是俯视,都能毫无阻碍的深入衣领里面,风景这边独好~你们懂得……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