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七四章 荷塘月色 三

第三七四章 荷塘月色 三

    清爽的微风抚动岸边的低垂的青松那正在享受和煦晨光的嫩芽,裹挟着小石板路上几片青黄的落叶在宽阔的湖面上激起层层细微的波纹。早起觅食的锦鲤们被凌波惊扰四下逃散,落叶挣脱了风的怀抱飘零到湖面上随着凌凌波光滑向远方,而惊扰了锦鲤的清风像是一名活泼的顽童,翻越窗台闯入纪之国本家院内一间邻水的茶室。

    朴实素雅的茶室内除了矮茶几上的一盆每天必换的插花,和面向正门的墙上悬挂着的那副出自纪之国家初代家主亲笔书写的‘和静清寂’茶道宗旨的书法卷轴之外别无他物。茶室内出奇的宁静纪之国真绘与关东料理协会的会长面对面跪坐在榻榻米上四目相对相视无言,上首位置则空无一人只有土陶立炉上铁釜中沸腾的清泉成为茶室内唯一的声音来源。

    轻微但穿透力极强的扣门声响起,纪之国真绘打破宁静轻声说了一句请进。纸门被拉开老管家村雨铃音佝偻的身躯略显颤巍,但端着茶器呈盘的双手却异常平稳。来到上首位置落座后将呈盘放在自己身前村雨铃音先低声赔罪“让夫人与贵客久等了,真是失礼。”

    纪之国真绘微笑摇摇头伸手朝对坐的会长做了个请的手势,关东料理协会会长也配合着露出微笑。把纪之国真绘从小拉扯大并且传授全套礼仪村雨铃音自然明白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于是轻声说了句请稍等便小心翼翼的打开身前的一个素雅的方形黑漆木盒,两件旷世神品出现在三人眼前分别是一件明代官窑斗彩鸡缸杯和一个宋代吉州窑黑釉银兔毫茶盏。

    会长看到着两件瓷器的时候眼睛都直了,目光中并没有贪婪反而充满了对艺术欣赏和终于目睹真容的满足。这两件茶器是纪之国初代家主游历华夏大陆交流比拼厨艺时有幸获得华夏大师的馈赠,小心翼翼的带回日本成为纪之国家传承近五百年传家宝只有在本家招待最尊贵的客人是才拿出来使用。斗彩鸡缸杯存世量虽然稀少,但是日本半数的博物馆都有收藏。黒釉银兔毫茶盏就不一样了全日本只有两盏,一盏被精心收藏在东京国立博物馆还是碗口有残缺的,而另一盏完美无缺的一直保存在纪之国家族手里,如今近距离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让对中华文化颇有研究的会长怎么能不激动?

    村雨铃音轻柔的将两件瓷器从木盒里丝绸底座取出放置在面前的矮几上,放稳当后取出和服袖口里的手绢擦拭手心冒出的汗水。虽然这样的动作村雨铃音已经进行过无数次,但是每一次双手捧住这两件传家宝是都会不由得紧张。拎起铁釜的盖子袅袅的水蒸气就从开缝里冒出弥散在茶室里。

    铁盖放到一边,村雨铃音换成一把细柄长竹勺,舀取铁釜内沸腾的山泉浇灌到两件瓷器中提升瓷器本身的温度。稍稍降温的山泉被倒掉用干净的丝绸擦拭掉茶器身上的水渍。村雨铃音扭开一个红漆用金粉描绘出仙鹤图案的木罐,竹制茶勺舀出两勺碧绿的抹茶粉倒入兔毫盏勺子轻轻敲击茶器边缘震落勺子内残留的抹茶粉。

    少量沸水被注入兔毫盏,村雨铃音手捏茶筅(日本茶道中那个竹子做的毛刷)轻柔的将抹茶粉与山泉水搅拌成绿色粘稠液体,这一步在日本茶道叫做‘调膏’。斗彩鸡缸杯中剩余的山泉水杯全部倒进兔毫盏内,村雨铃音手腕抖动茶筅也随之飞速搅动粘稠的液体被稀释打散,绿色的茶汤上漂浮着一层泡沫,这一步叫做‘点茶’,村雨铃音将茶筅放到专门的托架上捧起茶碗放到纪之国真绘面前。

    纪之国真绘轻轻捧起有绿茶的兔毫盏递送给会长,谦逊得体的说“会长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特此备下薄茶一盏不成敬意还望会长阁下莫要嫌弃,请慢用!”

    “真绘夫人言重了,我等不请自来打搅了真绘夫人清晨的修行才是失礼。”会长掏出自己的手绢细细擦拭双手,防止手上的汗水和油脂污染损伤茶器釉面。恭敬的接过兔毫盏致谢后在手掌上旋转三圈轻品一小口,随即慢慢饮完仔细端详手里的茶器后奉还给纪之国真绘感慨道“纪之国家的家传茶道果然名不虚传,能用北宋吉州窑银兔毫盏饮用宇治小山园特制五十铃,我此生无憾了~”

    “会长阁下谬赞了,请用茶点。”纪之国真绘接过兔毫盏转交给上首位置的村雨铃音,将一小碟传统和式点心摆放到会长面前动作轻盈而优雅。

    会长用竹签切下一部分点心送入口中,一边大加赞赏纪之国家的料理,一边在寒暄交谈的过程中有意或无意的带起上次食戟失败的话题,还旁敲侧击的试探失败的原因。言下之意就是在指责纪之国宁宁心不在焉,敷衍了事。

    传统的日本茶室是严格禁止谈论一切与金钱、政治、世俗利益关系之类的话题,协会会长不断的破坏规则挑战底线惹得纪之国真绘非常不高兴,正欲下逐客令拂袖而去之时村雨铃音用眼神提醒她,即使再不高兴也要保持主家礼仪莫要怠慢了客人。

    纪之国真绘强压下内心的怒火和不悦,脸上淡然和煦的笑容一直没变,优雅的说道“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会长阁下如果担心我纪之国一门实力不济,大可另请高明。”

    协会会长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旁敲侧击,含沙射影惹怒了眼前这位贵妇人。另请高明?谈何容易啊~关东料理协会里都是些什么歪瓜裂枣自己再清楚不过,那些欺软怕硬,见风使舵,只会落井下石的的家伙,让他们来啃江云枫这块硬骨头只会自取其辱。远月学园表明态度置身事外,而在东京有自己餐厅的远月一系毕业生,只是友情站台根本不理会协会的征招。

    无可战之兵的会长也是进退两难呀,既然话题已经挑明那就摆在台面上明说吧,“真绘夫人请不要生气,我也是处于一片好心。毕竟本次食戟是对外全程直播,事关纪之国家百年清誉。”

    “多谢会长阁下关心,食戟对决全凭自身本事。古语云:胜败乃兵家常事,悲喜乃人之常情。我纪之国一门屹立与日本数百年,不会因为一次的失败而倒下。”纪之国真绘的言语间充满了霸气与豁达。

    “如此是在下僭越了,非常感谢真绘夫人盛情款待叨扰多时实在是过意不去,就此告辞了,夫人请留步。”会长跪拜告别。

    “慢走。”身为主人本该热情起身相送的纪之国真绘也借坡下驴,让村雨铃音代替自己相送。会长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的同时茶室内侧的纸门拉开,纪之国宁宁走出来在自己母亲身边坐下,神情低落的说“都怪我实力不够,才让母亲大人被人当面质问。”

    “还是那句话,胜败乃兵家常事。宁宁你别往心里去,不要给自己太过沉重的心理负担。”真绘溺爱的轻抚着女儿的秀发,轻掩朱唇调笑道“其实我挺喜欢江云枫那小伙子的,身强体壮能保护你,性格和脾气都很好。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还风趣幽默,比起一色家的慧君,我个人更倾向于他毕竟小你一岁嘛,根据我独到的眼光和睿智的分析他一定有姐控属性!要是在一起将来你们两的生活必定精彩纷呈,充满激情一点也不会平淡。”

    虽然知道自己母亲对所谓女婿的个人见荒诞离奇让人那叫一个哭笑不得,还是把纪之国宁宁羞得一个大红脸……

    黑色轿车飞驰在远月学园校内宽阔的马路上,江云枫杵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景色,一草一木都一成不变还是那么熟悉。废话!离开的时间总共不到两个月对于幅员辽阔的远月学园来说能起什么变化?

    轿车停在极星寮门前,随行的新户绯沙子有些难为情的说“我去把其他人接回来,江君你就先进屋休息一下……还有……如果……如果要是见到什么奇特的画面请不要惊讶。”

    “奇特的画面?是什么?”

    “没……没什么……”新户绯沙子不清不楚的撂下一句话,忙不迭的钻进轿车离去。

    “怎么回事啊~搞得神神秘秘的。”江云枫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算了~不浪费自己本来就不多的脑细胞了。转身走进极星寮大院铁门。

    还是那熟悉的风景-偏僻。

    还是那熟悉的味道-阴森。

    握住大门把手轻轻一拧,没锁!推门而入的江云枫发现客厅装潢还是和自己离开是一样没有丝毫变动,一阵断断续续的歌声传来,空灵而清幽相似珍珠落入玉盘一样悦耳。

    唱歌的人就在这客厅里,江云枫循声望去只见客厅背对自己长沙发靠背后不时冒出一对白皙的秀足,玉指滑嫩如豆蔻足弓纤细弧度完美。让人忍不住握在手里把玩。江云枫绕到沙发面前一看……简直不敢信自己的眼睛!!

    我去!!太特么奇特了!!!

    一个身段纤细修长的玉人胸前垫着抱枕趴在柔软的沙发上,头带耳机手拿一袋薯片一边看着漫画一边听音乐。上身套着一件宽大的黑色圆领t恤,松垮的领口已经耷拉下来露出了半边香肩玉人也浑然不知,长长的t恤下摆遮住了圆润的翘臀修长笔直白皙的美腿直接从t恤下伸出。如果不是时不时俏皮的曲腿玩耍,露出粉红色的热裤边缘江云枫还以为这位玉人没穿裤子。

    虽然绚烂的金色秀发被皮筋杂乱的捆扎成马尾披散在美背上。

    虽然前额刘海被玉人嫌碍事用发卡夹到一边。

    虽然曼妙的身段被自己从老爸那里搞来的纯棉警用黑色圆领t恤所遮挡。

    江云枫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位背对着自己,尽情享受着闲暇时光的玉人是谁——全远月都要仰视的,至高无上的女王大人,远月十杰第三席薙切绘里奈大人!!

    不过此刻江云枫没有感受到哪怕一丝高贵的女王威仪,反而全部都是颓废的宅女气息……

    谢谢蝎子哥,望海君,夜雾等等几位的关心,我并不在意他们怎么喷我,毕竟自己什么水平还是知道的。只是想不明白既然不想看干嘛还劳心劳力写瞎写评论推测后面的剧情。还有人把我和辰东,土豆,三少这些大神对比,这让我感到十分荣幸了,同时压力也很大呀~文化程度低下的我要更加努力才行了,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先获得为这些大神提鞋的资格。麻药效力过去,右手的手术伤口超疼!我估计和主刀医生那奇差的刀工有脱不开的关系,分筋取肉我左手单刀都比他快。我个人觉得外科医生要加一门刀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