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六九章 脍炙人口 五

第三六九章 脍炙人口 五

    被割掉鱼鳃的乌鳢疯狂的在水族箱里翻腾,剧烈的运动让鱼血喷涌而出让整箱清冽的山泉水染上了淡淡的红色。江云枫骂骂咧咧的擦去自己左手虎口位置被乌鳢尖利的牙齿划破而渗出的血丝。抓过一把剥好的大蒜捡出一粒左手压在砧板上,右手握住被磨到锋利之际,吹毛断发的菜刀横着快速挥动。每挥出一刀左手就配合着往前推动一点,砧板上就留下一片平整透光的大蒜横切片。

    一粒一厘米厚度的大蒜被江云枫一推一削之间在砧板上铺出十几层切片,平均下来每一片大蒜切片厚度不足一个毫米。精湛的刀功炫了在场的观众们一脸,飞快片完大蒜的江云枫又把那些大蒜片聚拢起来,在急促清脆的敲击砧板的声响中变成一根根细如头发的大蒜丝。菜刀铲起装到横县鱼生专门用来盛放配料的多格大盘里。

    短短三分钟的时间原本空空如也的白色瓷盘如今已经摆满了各种色彩艳丽的配菜,紫苏叶、薄荷叶、泡嫩姜、青木瓜、洋葱、横县特有的头菜,吃鱼生必备的鱼生草等等几十种配菜全都切成头发丝粗细的细丝。切完鲜红的小米椒江云枫有抓来一大把炸的酥脆的花生和炒香的白芝麻,装在小碗里用操起菜刀把手捣成碎末这样所有的配料才算基本准备完毕。

    另一边在江云枫动手的时候纪之国宁宁也同步开始料理,打开桌面上那只金丝楠木精心制作的箱子,箱盖被掀开时内部精巧设计的机构也将箱子内装着的菜刀错开呈阶梯状布置,从上到下按照长短依次是最短的专门处理鱼类的出刃,其次的万能三德牛刀,接着是切菜的薄刃菜切,最后是最长的刺身刀柳刃。

    纪之国宁宁从怀里取出一根白色丝带,咬住一头拎着另一头围着身体绕一圈拉紧然后在左肩处将丝带的两头打上一个结,日式料理服宽大的衣袖就被捆在躯干上方便行动,同时也露出了雪白的臂膊。

    捞出水族箱里鲜活的真鲷,纪之国宁宁取下出刃照着真鲷的尾部一剁,下刀的力度把握得非常好刚好切开一面鱼肉斩断真鲷的脊椎骨而没有将整个鱼尾给剁下来。放下刀换上一根坚韧的细钢丝顺着真鲷的脊髓捅进去,来回几下本来还跳动的真鲷就像被接上高压电一样剧烈的抖几下便瘫倒不动,只剩下鱼嘴还在那一张一合。

    “嘶~~~~”江云枫看着纪之国宁宁的操作不住的抽着凉气。纪之国宁宁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玉手捏着那根细钢丝眼神在江云枫身上来回扫视,言外之意就是问他想不想在自己身上试一试?吓得他捂住背脊面色惊恐的快步后退不小心还从赛台边缘掉了下去,幸好场下的幸平创真等几位男生舍生托举才让他免于摔个四仰八叉。

    “起来!难道你不知道自己重的像头猪吗?!!”幸平创真使出了平生最大的力气把压在自己身上的江云枫推开,然后躺在地上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充实干瘪的肺部。

    在丸井善二和伊武崎峻的搀扶着站起身的江云枫正纳闷自己从着离地最少也有1米高的赛台上摔下来这么一点疼痛感都没有,回头一看就乐了感情自己是把幸平创真当做缓冲垫压在身下难怪软绵绵的,连忙伸手把镶嵌进沙地里的幸平创真拉起来帮他拍落衣服上的沙粒感激涕零般说道“果然是能将后背安心托付的好兄弟,关键时刻舍身相救~人家超感动的说,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唯有蒲柳之姿望公子不嫌弃~”

    “滚一边去!!还蒲柳之姿?你有姿色吗?!!”

    江云枫做害羞状单手捂脸,羞涩的回答“有吧~”

    幸平创真懒得跟眼前这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几分颜色就敢开染坊的家伙废话,转而对丸井善二和伊武崎峻抱怨“说好一起上的,这么你们中途就闪一边去了,让我一个人扛着重的跟头猪一样的家伙?”

    丸井善二和伊武崎峻一个吹口哨一个眺望远方的样子让幸平创真恨的牙直痒痒,转头对江云枫咆哮“还有你!!一根细铁丝就把你吓成这幅怂样,你还好意思笑?!!”

    江云枫小声争辩道“你们没看到,刚才宁宁学姐的表情再配合上那根铁丝别提有多吓人了……”

    “闭嘴!!!”

    “噗~哈哈!!”场边的观众们再也忍不住了爆发出雷霆般的笑声,饶是脸皮如此之厚的江云枫也有点脸红。在与薙切绘里奈攀谈的纪之国真绘掩嘴调侃“江云枫同学,宁宁只不过是开个玩笑,你不必当真的~”

    江云枫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傻笑。

    薙切绘里奈捂着脸发觉坐在这家伙的助阵亲友团位置上是一件超级丢人的事,抬手指向场上的水族箱说道“乌鳢已经不动了,你还想浪费多少时间?”

    江云枫回头一看还真是,连忙撸起t恤衫衣袖几步助跑矫健的翻身越上赛场,先示威式的朝纪之国宁宁炫耀一下自己高高隆起的肱二头肌才跑向自己的料理台。这小孩子气的报复行为让纪之国宁宁有点哭笑不得,心底深处却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和愉悦。纪之国宁宁觉得自己的身体打开了一个什么不得了的开关,好想像母亲‘折磨’父亲一样去‘折磨’江云枫,看他脸上那种不服输的倔强表情。

    我这是怎么了?纪之国宁宁急忙摇晃着脑袋将那些奇怪的想法驱逐出自己的脑海,静下心来握住柳刃将处理干净的真鲷鱼肉切成半厘米厚的肉片搭配几种色彩鲜艳的蔬菜错落有致的摆在一个黑陶深底方形的四边翘起的碗里,碗边放上几朵樱花和一小撮现磨的嫩绿色的山葵泥。材料虽然是简简单单白萝卜丝,桑叶,翠竹叶和粉嫩的真鲷刺身,但经过纪之国宁宁巧妙的色彩运用和布置加上黑色陶碗的衬托,这份怀石料理的应季冷菜拼盘‘八寸’秉承了日本料理的传统,精致华美得像一件艺术品让人不忍动筷子去破坏这一份宁静的美好。

    比起纪之国宁宁这边的静美江云枫那边就显得暴力很多,手机摆在台面上设定好十分钟倒计时。两个青柠檬对半劈开双手各握一半,手臂肌肉隆起奋力将柠檬汁挤到小碗里,然后掏空干瘪的果肉将柠檬皮平铺在砧板上菜刀削去果皮内侧白色的部分,切成极细的细丝放到配菜盘中央空出的圆形空格的一侧。几个鲜红的小米辣椒斩头去尾,滚刀起出辣椒芯和经脉同样也切成细丝放到另一侧与翠绿的青柠檬皮丝形成鲜明对比。

    已经不能动弹的乌鳢被江云枫从染红的山泉水中捞出摆在砧板上,开膛破肚掏出内脏毛巾擦干净腹腔的残存的血水和污物,再取一根干净毛巾包住鱼头防止滑动菜刀沿着鱼鳃的位置划一圈,刀尖撬动一下使得鱼皮与鱼肉分离。江云枫左手握住鱼头右手也拿一根毛巾增加摩擦力捏住鱼皮翘起的部位奋力一撕,撕拉一声轻响鱼皮带着鱼鳞被从乌鳢的身体上整张撕下来,露出鲜红的肌肉组织。

    锋利的菜刀划过乌鳢长长的背鳍再沿着脊椎骨将两片鱼肉切下,深知乌鳢刺少肉厚的特点连同肋骨和鱼腩一起削掉再修正一下边边角角江云枫就得到两片洁白好似羊脂白玉,透亮如同水晶一般的肥美鱼肉。毛巾包裹住轻轻按压汲取多余的水分然后平铺在砧板上菜刀以45度角倾斜切下,第一刀并没有切断而是刀锋划过洁白的鱼肉触及红肌时抽离,第二刀才彻底切断江云枫右手腕一抖鱼生腾空而起,像似一只只在空中飞舞的蝴蝶,煽动着翅膀落到砧板外的竹子编织成的竹娄上,最后一片鱼生落下之时桌面上倒计时的手机也响起了悦耳的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