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五零章 残酷的真想 下

第三五零章 残酷的真想 下

    结束完新学期第一次十杰评议会返回极星寮的薙切绘里奈的内心愤恨难平,明明只差最后一点就能帮爷爷拿回属于他的远月总帅职位,可偏偏江云枫却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候叛变。越想越气愤的薙切绘里奈抓起书桌上的一个玻璃罐朝墙壁砸去,轻薄的玻璃外罩在猛烈的撞击中碎成数不清的小块,罐内真空保存的赫然是江云枫当初在横滨用土豆雕刻的薙切绘里奈手办,此刻咕噜咕噜的滚回到正主脚边。

    薙切绘里奈抬脚不断的猛踩将土豆手办,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发泄自己的心头之恨。直到土豆被踩成泥浆和名贵的土耳其地毯混成一滩薙切绘里奈才肯停下践踏的修足,转身扑到大床上将自己的脑袋深深埋进柔软的枕头里。

    反抗者们陆续回到极星寮,大厅中气氛异常沉重。大家都不愿意相信那个和自己一路风雨兼程,不离不弃。在联队食戟上拼尽全力艰难的夺得最终胜利的战友会背叛大家,倒向中枢美食机关。

    气愤不过的青木和佐藤叫嚷着把江云枫拉出来问个明白,他和薙切蓟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全部摊开来说清楚。走廊上的响动吵醒了沉睡的薙切绘里奈,打开房门对着聚集在113室门外的众人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打扰绘里奈小姐休息了,不好意思。我们正想把江云枫揪出来问个明白!”脾气暴躁的青木大吾粗暴的撞开房门,闪身而入随即大吼,“江云枫!!你给我出来……奇怪,人去哪了?”其他人也鱼贯而入本就不宽敞的房间显得更为拥挤。

    顺着让出的缝隙薙切绘里奈也进入房间,只是看到空无一物的床铺心头暗叫一声不好当即打开衣柜大门,果然自己帮他买的所有衣物外带远月的制服都整整齐齐的悬挂在内,唯独不见了那只宽大的军用背包还有几套他从国内带来的换洗衣物。

    幸平创真扫了一眼房间内的情况,最后将目光停留在电脑桌上那只空掉的面杯,捡起来惊奇的说道“这不是阿枫他宝贝到不行的合味道杯面吗?说什么他都不舍得吃,现在都过期半年了……”

    薙切绘里奈望着那杯合味道久久不语……

    “别找了,他一早就走了!”大御堂文绪左手提着水桶,右手提溜着各种清洁工具驱赶愣在房间里的众人,“出去!都给我滚出去!!谁还敢站在这里妨碍我打扫卫生,我就把他和不可回收垃圾一起塞进垃圾桶!!”

    迫于文绪太太的威严大家只得展示终止寻找有关江云枫去向的蛛丝马迹的收集行动,再次汇聚在极星寮大厅真好碰上了刚刚推门进入的新户绯沙子。薙切绘里奈直接劈头盖脸有些生气的质问道“绯沙子你去那了?!!散会后就没看见你,知道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吗?!!”

    “对不起,绘里奈大人……”

    薙切绘里奈见她神情低落,瞬间就心软了把刚到嘴边的训斥语句全部又吞回肚子里。上前轻抚着新户绯沙子的肩膀软语安慰“是不我好,我不该用那样的语气吼你。”

    “是我不对在先,让绘里奈大人和大家为我担心了。我先谢过大家~另外我希望绘里奈大人还有大家看看这些东西。”新户绯沙子退后一步对大厅中的同伴们微微鞠躬,随后取出自己的手机连接到极星寮客厅的巨幅液晶电视,稍作调整很快图像和声音就从电视中播放出来。正是江云枫与薙切仙左卫门、堂岛银三人再山顶凉亭之中的对话过程。

    观看完视频文件,反抗者们这才明白原来是自己错怪江云枫了,这一切都是薙切蓟预先布置好的陷阱,其目的就是让自己内部出现裂痕以方便日后各个击破。薙切绘里奈更是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一切的起因都是源于自己的一时冲动。如果当初能和他事先商量一下应该就不会出现后续这一大串情况,自己也不会稀里糊涂的把他赶走。

    薙切绘里奈咬咬牙沉声问道“几点的飞机?”

    “下午3点成田机场直飞广州白云,距离起飞还有两个小时。”回答她的并不是新户绯沙子,而是锻炼归来的薙切仙左卫门。抓起肩头的毛巾擦去汗水薙切仙左卫门用调笑的语气说“绘里奈,如果你打算把江云枫留下的话,现在马上赶往机场兴许还来得及。”

    “他想走就走!谁会去留住他呀。我只想想告诉他,我薙切绘里奈未来会怎么样不需要他来帮我决定!!”薙切绘里奈就像炸毛的小猫咪一样蹦起三尺高,幽怨的瞪了自己爷爷一眼便拔腿跑出室外。

    望着急匆匆跟着涌出去的学生们,薙切仙左卫门摇摇喃呢“哎呀呀~扭曲的性格是得到了纠正,但还是那么不坦率……”……

    一辆雄伟的悍马车停在成田机场地下停车场,驾驶座上走下的堂岛银问江云枫“真的不考虑到远月度假村帮我吗?”

    正奋力将大背包从车厢中抱下来的江云枫只觉得一阵岔气,咳嗽许久后苦笑着回答“堂岛前辈,一路上这个问题您已经问了我不下20遍了。如果您真的看得起我的话,那就等我在国内读完大学到时候我亲自登门求职,不论是洗碗拖地,翻台掀桌都可以。”

    “这可是你说的哦,那就这么定咯。”

    “是是是~只要到时候堂岛前辈您还要我,只要不违法干什么都行!”

    堂岛银不再调笑打趣,从怀里取出一张金灿灿的名片夹在登机牌连同机票一起递给江云枫祝福道“赶紧拿好,一路顺风。”

    背上背包的江云枫接过后同样神色凝重的回答“樱花飘落的时节我来到远月,同样的还是樱花飘落的时节,不同的这次是离开。哎~也算是有始有终了。那么我走了,谢谢这一年来的照顾。有缘再会!”说完便走进一旁的电梯直接前往航站楼。

    顺利通过安检,行李也办理了托运手续只带着一些随身物品的江云枫刚在候机区坐下就察觉到一丝不对,肚子突然翻腾的非常厉害几次都快要夺门而出。“都过期半年了……真是作呀……”享受着冬阴功汤给自己带来的翻江倒海的美妙感觉,江云枫紧紧的夹住臀部撇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电子屏显示距离登机还有三十分钟,时间还很充裕便按照路牌的指引朝洗手间跑去。殊不知他前脚刚离开几名机场的工作人员就扛着人字梯前来修理那块电子屏,原先的三十分钟在修理好后变成了不到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