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四五章 雪亮的蒙古弯刀 下

第三四五章 雪亮的蒙古弯刀 下

    上千人聚集的食戟会场在薙切绘里奈用蒙古弯刀划开羊皮后陷入了异样的沉静,就算不用眼睛单用身体来感觉都能猜测现在全场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羊腹里那一摊羊肉上。相比起司瑛士那晶莹剔透有着宝石般光泽的鹿肉,江云枫的煲羊肉主体呈现灰褐色,浸泡在深棕色浑浊的浓汤中。

    奇异而强烈的多种香料和蔬菜肉类混合的复合香味飘荡到会场的每一个角落,会场中终于出现了响动打破了持续的寂静,而且响动越来越多到最后几乎做到了全场人同步在进行——那个响动就是吞咽口水。

    不论是多么华丽的辞藻都不能用来形容赛场周围人们的震惊的心情,用从羊身上剥下的一整张完整羊皮再将分割成小块的羊肉稍加腌制后塞回去,期间分数次加入烧红的鹅卵石。然后捆扎入口让羊肉在人为创造的密封环境下被鹅卵石的热量加热到沸腾的肉汤中煎煮成熟,原理和盐釜相同都是封锁料理过程中流失的水分,让肉质保持鲜嫩。

    “开始吧!赶快开始,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试一下那羊肉的味道了~快点!上肉!!!”羊皮被划开就目瞪口呆的德拉克此刻在也按耐不住心里翻腾的**,拍击着桌面急言催促着。被生牛肉卷激发的野性刺激着她想要撕咬,想要吞噬,想要去征服所见到的一切甚至都顾不得动作过大身上临时穿上的浴袍这挡不住乍现的春光。

    薙切还是一脸平静不过眼尖的人已经观察到此刻的他正用右手死命按住躁动不安的左手,而他身后穿着着白色浴袍的克拉玖眼神同样强烈。上帝于使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评审们看着羊肉的眼神喷射出贪婪的浴火显然也同时在焚烧他们的理智,薙切绘里奈嘴角显露一抹微笑将手里把玩的蒙古弯刀递给跟随而来的江云枫抬手示意上菜。

    细心将刀刃清洁擦拭干净,确保上面没有残留一丝羊肉的残渣和油渍才插回刀鞘包裹好亚麻布捆上细绳小心的收到怀里贴身放好。不小心不行呀,这把刀可是磨破嘴皮子才把堂岛银忽悠瘸了搞到的珍贵私人收藏品。纽约佳士得拍卖行给出的证明上说是成吉思汗当年用来割取羊肉所用的小弯刀,虽说传说的可信度尚且存疑,单按着刀柄所用的材质和做工要是弄坏了都不是江云枫卖了自己所能赔得起的。

    反复确认过万无一失后江云枫才敢放心大胆的将整只羊腿附带羊肋条捡取出来分别放到三位评审面前的页岩石板上,见薙切蓟他们拿着刀叉比划着该怎么切割眼前这巨大的羊腿时,江云枫好心提醒道“蓟总帅还有三位漂亮的小姐姐,如果想要更好的体验这道石头煲羊的味道我建议效仿当年的蒙古先民,直接用手抓取撕咬羊腿上面的肉块。”

    “江云枫同学虽然你这道菜品单单问道香味就已经让我忍不住流口水了,但是直接用手抓起来撕咬是不是太过粗俗野蛮。我们wgo提倡要以文明的方式去享用美食……”对于江云枫提议的粗暴享用方式,安妮表示极大的愤慨认为这是对美食的亵渎可是话还没讲完自己就刹住了,因为她见到自己的前辈,一向以高贵典雅,彬彬有礼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德拉克一等执行官正一手羊腿一手衣袖在不停地交替。具体表现如下:德拉克一口咬下一块自己的樱桃小嘴无法全部容纳的肉块。又不舍得吐出来只能奋力咀嚼咽下,抬起空闲的左手用浴袍擦去嘴角溢出的肉汁与油花。

    不只是德拉克就连薙切蓟也摘掉一直带在手上的黑色手套,用常年不接触阳光而显得苍白的修长手指捏住羊腿。见薙切蓟都用手抓取,安妮也认命了先用刀叉将羊腿分成两份其中一份分给可怜巴巴望着自己的克拉玖,取出随身携带的湿巾擦拭过双手后捏去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薙切蓟并没有想德拉克那样马上开始撕咬,而是反复翻转观察遗憾的说道“本来我以为能品尝到自己爱女精心准备的套餐,没想到端上桌的全是不纯的污秽物。前菜就算了~你看这样羊肉又柴又老,灰褐的色泽让人根本就内有半点品尝的**。”

    “别在嘴硬了,父亲大人。菜品的好坏不是应该交给舌头去评断吗?”薙切绘里奈转头瞥了一眼旁边的司瑛士和小林龙胆后直言不讳的回怼,“还是说只有能体现父亲大人您理念的那两位厨师,他们漂亮的美味才能稍微堵上您的嘴?”

    薙切蓟默默无语的望着自己的女儿,淡淡说道“这短短一年的时间,你的厨艺精进了多少我现在还不得而知~毒舌损人能力到是见涨呀。”

    “喔吼~这可是挑选呀!”小林龙胆叫嚷着跳起来,“怎么办呀?司~学弟学妹发起的挑战我们到底接还是不接?”

    征得薙切蓟的首肯后,司瑛士淡定的回答“我也非常期待两位能端出什么样的菜品。所以绘里奈小姐不介意让我们尝尝吧?”

    “啊,当然!毕竟是套餐,就请先从前菜开始吧。”

    江云枫很机灵的端来最后一盘【鞑靼生牛肉卷】说道“只剩下这一份了,不介意的话~司学长和龙胆学姐就分着吃吧。”

    “当然!”小林龙胆先声夺人,一刀切下近四分之三叉起来就往嘴里塞,完全不给司瑛士抗议的机会。“嗯~~~~这柔软细嫩生牛肉与香脆的芝士碎之间的搭配处理的这么和谐,口感和味道都接近完美!果然是能和司的主菜相抗衡的菜品,我对主菜更加好奇了!!”说完直接跑到羊肉面前蹲下。

    挑选到自己认为好吃的部位,小林龙胆切下一分为二叉起来分别吃进自己嘴里和塞给后来的司瑛士。紧接着就是金属餐具掉落地面的清脆响声,多么震撼人心的美味呀!香料、蔬菜和羊肉有机的结合在一起。抛弃了用锅的烹饪方式使得菜品没有了铁器的味道,让美食非常自然的回归到最淳朴最原始的状态。

    司瑛士恍惚间觉得自己身着纯白色的铠甲,骑着高头大马率领着麾下的【餐桌的白骑士团】在东欧平原上与人对峙。一箭之地外是望不到边际,黑压压一片的蒙古铁骑。他们个个身着精致的鱼鳞甲手执雪亮的弯刀,整齐的排列成一个个方阵,安静像一片片树林。突然一匹鬃毛飘逸的白马驮着一名身披白狐披风的绝色女可汗来到阵前。

    化身成吉思汗的薙切绘里奈高傲的派出使者宣读最后通牒,臣服就能活着反抗只能带来毁灭!同样高傲的司瑛士拔出了腰间的骑士长剑。薙切绘里奈嘴角浮现一抹残忍的冷笑,玉手一挥身后的铁骑方阵同时发出震天战吼从不动如山的安定瞬间变成汹涌的野火如潮水般向着对面涌去。

    缺口的骑士长剑杵在地上,浑身浴血的司瑛士单膝跪倒喘着粗气。原先漂亮的纯白盔甲现在已经布满利刃的砍痕,有些地方甚至出现破损。司瑛士试图站起来但插在膝盖上的羽箭又让他重新跪了回去,麾下的同袍们全部阵亡【餐桌的白骑士团】只剩下自己一人。精锐的近卫铁骑簇拥着骑着白马的薙切绘里奈再次出现,俯视的眼神中透着怜悯不过更多的是对于不自量力的嘲弄,留下一句无知之后便转身离去。

    司瑛士虚弱的抬起头,看到的最后景象是急速朝自己挥下,反射着寒光的蒙古弯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