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四零章 前菜 四

第三四零章 前菜 四

    “哎哟~我去!早知道我就还身衣服在来了。”江云枫奋力控制住羊头,任凭热热的羊血浸湿衣衫。呼伦贝尔羊挣扎和悲鸣都慢慢变弱直到归于平静,放开双手松了口气的江云枫捏起浸透羊血而黏到上身的真丝衬衫,看到洁白的真丝衬衫染上了大片的鲜红不仅疼惜的摇头“多少的衣服啊~就这样废了……偷懒的结果~哎。”

    “好了没有?!!”站在料理区外背对着江云枫的薙切绘里奈有些焦急的大声询问。

    “好了,大小姐可以进来了。”江云枫扯过一张厨房纸粗略的摸了一把飞溅到脸上的血污,顺带把滴血的尖刀擦拭干净低头准备替换一个干净的金属盆时发现羊血喷溅的到处都是,连忙朝小林龙胆所蹲的方向却发现早已空无一人,台阶边缘露出一截酒红色的马尾。

    江云枫不由得苦笑“龙胆学姐,你躲的可真快啊……”那段露出的马尾轻轻晃动一下,小林龙胆俏丽的容颜就冲台阶下面露出来,咧嘴一笑。听到宰杀完毕的答复才敢回身走进料理区的薙切绘里奈一眼就看到倒挂着的公羊脖子上血淋淋的伤口和浑身血污的江云枫,不禁眉头直皱一股呕吐的冲动直冲脑门。强迫自己一开目光却正好和在台阶下偷瞄的小林龙胆眼神交汇。

    “小林学姐……请您回到自己的料理区去完成自己的前菜,不要来打搅我们好吗?”

    “阿拉~不就是看一眼吗,绘里奈酱这么绝情,学姐我好伤心哟~哭泣……哭泣……”被抓个正着的小林龙胆企图装哭来蒙混过关,正好被撂下单独准备两人配料的司瑛士弱弱的呼唤着她回去。立刻眼泪一抹小脸一蹦朝气的都快七窍生烟的薙切绘里奈做了鬼脸小跑着折返回去。

    望着小林龙胆远去的背影,薙切绘里奈气的咬牙切齿转脸恼怒的质问江云枫“明明是敌对立场,你为什么不赶她走?”

    江云枫这一下觉得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苦笑“大小姐,联队食戟规则里没有不能围观对手料理过程这一项呀,而且龙胆学姐只不过是蹲在一旁看着而已,并没有妨碍到我的工作。”

    “是呀~小林龙胆这么漂亮,身材有这么好,有这样的野性美人在侧,你怎么舍得驱赶呢……”

    “大小姐瞧您着话说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属相是泰迪呢,全年都是春天,脑袋里全是那玩意……”

    “噢~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我……”江云枫的狡辩在薙切绘里奈看穿一切的眼神威逼下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摸摸鼻子默不作声的开始操刀给死透的公羊剥皮。

    得胜后心情愉快许多的薙切绘里奈轻哼一声,走向案台开始追赶拉下的进度。江云枫手持尖刀划开公羊臀部的皮肤,手指撑开刀尖伸入精准的割开皮下脂肪和肌肉的连接处,动作精细很快就把另一条后腿从膝关节出切断抽出羊皮。一刀切开肌腱部位挂上吊架的挂钩,取下先前卡在卡槽中的后腿。

    得益于锋利的剔骨刀,让江云枫很轻松的将整张羊皮完好无损的与羊肉剥离,更换成斩骨刀斩断羊颈椎使得整张羊皮带着羊脖子一躯干分离。将羊皮先放在一旁,又换回尖刀的江云枫切开羊腹把肠肝腰心肚等等羊下水一股脑的掏出来,全部丢到地上的装有羊血的金属盆里,叹息道“都是好东西啊~就是没时间拾到,不然也是难得的美味呀,可惜了……”

    叹息归叹息,手里的工作还得要继续。江云枫运刀如风三两下就将整羊驱干分解,所有的肉全部切成拳头般大小,肋条也斩成二指宽的小段。堆砌在一个干净的金属盆里,接下来就是至关重要的腌制时间。

    整个的洋葱剥去枯槁的外皮,对半切开用手揉散洒进肉盆。绍兴的陈年花雕酒足足淋了大半罐,一把八角一抓桂皮一捧花椒一勺肉桂粉。最后少不了羊肉的最佳搭档孜然,茴香丁香拍烂的野葱和老姜也是必不可少。

    几把食盐码足底味,老抽的加入让羊肉块和肋条染上了漂亮的酱色。江云枫徒手将整盆羊肉和各种腌料搅拌均匀就放置在一旁让它静静的腌制入味。正在这时工作人员恰好送来了落下的东西。大量的木材还有一堆页岩一筐紫皮土豆还有一只不知道装着什么的纸箱。

    江云枫向工作人员道谢完后便在食戟赛场空旷的地面铺上几层隔热垫层,撒上泥沙用页岩垒砌的一个灶坑,只留下一块最大最平整的页岩不知道准备干什么。干柴塞进灶膛淋上助燃剂点着,熊熊烈火立刻串天而起。

    那只不知道装有什么的纸箱被搬到火塘边上,虽然大家猜不出纸箱内的物品,但是从刚才江云枫搬运过程中痛苦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会轻。毕竟能双手将85kg的羊拎离地面赶上吊架而面不改色,却被一只不大的纸箱逼出了痛苦的表情,其纸箱的重量可想而知。

    纸箱被打开解开打结的厚塑料袋,江云枫伸手从纸箱中取出一个物体展现在众人面前谜底这才解开——鹅卵石,满满一箱都是洗干净的拳头大的鹅卵石。江云枫粗略的打量一下就将这些鹅卵石全部投入熊熊烈火当中,不断的添加干柴确保火塘内的火势不会减弱。至于那些紫皮土豆江云枫洗都不洗直接摆在火塘边上,任凭火势慢慢逼烤。

    一个小时很快就悄然逝去,板车上的干柴已经消耗过半。江云枫手持火钳扒拉着炽热的火炭,就在大家认为他应该马上就会把那些羊肉用来烧烤的时候,江云枫的举动却跌破除了反抗者之外所有人的眼镜。

    “大小姐,时间到了。帮个忙可以吗?”江云枫将那盆腌制好的羊肉连带整张羊皮一起拖到火塘边,然后双手握住羊皮开口。薙切绘里奈也暂时停下手里的工作走过来问“要我怎么做?”

    江云枫下巴指了一下金属盆然后再点了一下火塘,说道“大小姐你先抓一几块羊肉或者肋排塞进羊皮里,然后在拿火钳加几块烧红的鹅卵石塞进过去。这样不断重复直到羊肉塞完,不过动作一定要快。”

    薙切绘里奈点点头,按照江云枫所说的步骤,在羊皮里塞入羊肉然后抓起火钳夹取火塘中烧的泛红的鹅卵石投入羊皮,刺耳的刺啦声伴随着高温融化的油脂香味立刻弥散开来。几轮重复薙切绘里奈很快就把羊肉塞完,顺带也将金属盆里的腌料全部捣了进去,江云枫立刻合上羊皮切口用铁丝紧紧捆扎,羊皮在热力在作用下迅速膨胀,得益于良好的韧性没有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