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二九章 台面下的暗流 中

第三二九章 台面下的暗流 中

    堂岛银惬意的靠在温泉浴池边,捞起飘在身前的毛巾拧干盖到脸上。带有淡淡硫磺味的热气从毛巾直灌鼻腔加上包裹全是的温泉,洗去了例行锻炼后的疲惫肌肉得以放松,舒服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

    伴随着什么物体入水的声音,平静的浴池惊起一阵波澜,微弱的浪花惊扰了安宁的惬意。堂岛银拉下覆盖在脸上的毛巾,心下不禁要问~这个时间段还会有谁来浴池泡澡呢?氤氲朦胧的雾气干扰了视线只能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是一个身材修长的男性。堂岛银心下苦笑,因为来者他再熟悉不过。

    终于两人接近到彼此都能清晰的的看到对方的相貌。不出所料半夜特地追到浴池都要见自己的果然是薙切蓟,不过看他阴郁的神情恐是来者不善,兴师问罪来了。于是堂岛银抢先说道“哎哟~稀客稀客啊,总帅大人日理万机居然还挤出宝贵的时间屈尊驾临这穷乡僻壤,不会只是想找我叙叙旧吧?”

    薙切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走到堂岛银不远处坐下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姿势后才说“堂岛学长言重了,礼文岛上雪风花度假酒店不论硬件设施还输服务人员的素质都是北海道地区首屈一指的,说成穷乡僻壤实在是太过谦虚!或者是说这里还是依旧没有达到堂岛学长心目中的标准,您的要求还是一如既往的苛刻呢~远月度假村集团能有学长您来掌舵我就放心了。”

    “呵呵,应该的~远月学园培养了我,我当然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为远月铺平前进的道路。”

    “铺平道路吗?可是至从我接任总帅开始,您就一直对我颇有微词。借着这个机会我有什么做得不到位的,还请您不吝指正。”薙切蓟对于堂岛银态度大体上还是很尊敬的,只是望向他的目光不是那么友善。

    堂岛银疑惑不解的说“总帅大人的意思是?”

    看到堂岛银装傻充楞,薙切蓟暗自咬咬牙直截了当的说,“学长也是远月董事会的一员,现在有人未经董事会同意就擅自将集团内部资料转交给外人。如此恶劣的行为学长认为应该将那个人如何处置?”

    堂岛银大惊哗啦一声从浴池中站起,急忙说道“彻查!一定要彻查!将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揪出来给予最严厉的处罚,总帅需要什么样的协助?调取任何的资料与记录我都会尽全力帮您!”

    薙切蓟抹去被溅一脸的温泉,示意堂岛银坐下不要激动,说道“远月内部调查科已经开始全面搜证,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那就好。”场面一下就安静下来,两个男人都各怀鬼胎的注视着对方,就在此时温和的敲门声打破了浴场的宁静。

    “进来!”

    亲信快步走来先附身在薙切蓟耳边低语几句,然后对堂岛银微微鞠躬致敬后退到一边转身背对浴场。薙切蓟站起身对堂岛银有感而发“才这个时间段居然就感觉困了,想当初大家一起在极星寮的时候夜生活才刚开始。哎~或许我们真的老了,学长你也要注意休息啊,失陪了。”说完披上浴袍带着亲信离开浴场。

    “谢谢总帅关心,希望您今晚有个好梦!”堂岛银说话再次把毛巾拧干盖到自己脸上,惬意的哼起小曲。

    雪风花度假酒店的走廊上,前方的薙切蓟边走边问“有没有在中央数据库搜索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亲信恭敬回答“暂时没有,不过有一个很可疑的地方就是蓟大人您与首相会面当天,远月度假村旗下所有的酒店不论是监控视频还是柜台录音全部从数据库内消失,日志上备注的是当天系统出现故障。”

    “不可能!”薙切蓟突然转过身,语气坚定的说道“远月度假村所用的是世界上最为全面而先进的安保系统,即使是出现故障也不会波及全部酒店。肯定是有人从后台人提取资料后为了销毁证据而人为删除,至于删除其他酒店的记录那只不过是掩饰而已。”

    “技术部的首席工程师通过逆向追查手段查询到当天的备注是后来添加的,具体的时间是今天上午。而被删除的记录因为服务器都被更换过了,已经没有任何还原的可能性。”

    薙切蓟沉重的深呼吸几下,平复内心的怒火深深的朝浴池放下望了一眼后一言不发的继续向前走……

    初升的朝阳羞涩的从海平面上探出头来,阳光照亮了这座被冰雪覆盖的小岛。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空旷的停车场,一身黑色风衣的薙切蓟走下汽车,几名黑衣保镖也跟着下车。

    “你们都在车上等我。”薙切蓟摆摆手吩咐道。

    亲信担心的问“蓟大人您独自一人赴约太危险了!依我看还是让保镖冲进去把接头的人抓起来吧?”车上的保镖都抽出腰间的手枪打开保险,就等薙切蓟点头便冲下车抓人。

    “把枪收起来,我们不是黑道!你们都在这等我,有什么问题我会叫你们的。”薙切蓟对一车的保镖说完带上座位上的绅士礼帽,紧了紧风衣立领独自朝碰头地点【一兰拉面】走去。

    小小的店内每个隔间都坐有人,不对!还有一个空位,可是店外的液晶看板上显示客满。很显然这是对方特地买下预留给自己的,薙切蓟径直走到空位上坐下,刚刚脱下风衣和礼帽还没来得及挂上衣帽勾,面前的竹帘升起一半,一名店员将一碗热气腾腾的猪大骨拉面加糖心蛋摆到自己面前,说了一句请慢用便放下竹帘离开。

    这时右侧隔板被人推开,薙切蓟看到一位穿着天蓝色套头衫带着兜帽的年轻男子在大口吃着飘着红红辣椒油的拉面,时不时还往自己的面碗里添醋。抽空伸手按了一下桌面上手机的播放键,一串毫无感情的电子合成声音传来。

    “不知阁下的喜好,擅自点了一份店内的推荐套餐,权当早点望不要嫌弃。”

    薙切蓟将拉面推离自己,十指交叉摆在桌面上不悦道“朋友,我都亲自一个人前来赴约,你却不已真面目示人,这未免也太没有诚意了吧?看来你我之间没必要在谈下去了。”说完起身就要离去,却被男子拉住。

    “果然,这套在电视剧里好使,现实还是行不通啊。”年轻男子揭开自己的兜帽,却不是江云枫还会是谁?

    “呵呵……”薙切蓟看清约自己碰面的人后,重新坐回位子语气变得轻蔑而嘲弄,“我想了很多可能的人选,唯独没想到尽然会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你不在联队食戟会场做垂死挣扎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当然是想和蓟总帅您谈谈。”

    “谈谈?”薙切蓟拿出手机调出昨天的联队食戟战况说道“经过昨天,你们反抗者能出战的只剩下你和我那个不听话的女儿了,你认为你还有谈谈的资格吗?”

    江云枫没有回答,只是街上耳机递给薙切蓟示意他听听。薙切蓟接过耳机带上听完播放的录音后指着江云枫半天说不出话来。为何薙切蓟会如此震惊,该应江云枫播放的是精心编辑过的版本,只是调换了说话的顺序,隐去了些许词汇就让整段录音意境大变。原先是亲切友好的会谈想朋友拉家常,现在变为薙切蓟仗着自己的计划胁迫首相和议长,官商勾结攫取利益。

    “怎么样?现在我有资格谈谈了吧~蓟总帅?”

    薙切蓟沉默许久后沉声道“单凭一段录音曝光了又能怎么样?当时候只要我出面澄清说这是合成的,政府再出面压一压,事件很快就会过去。”

    “蓟总帅听说过‘水门事件’吗?”江云枫收起手机接着说道“当初‘水门事件’刚爆发的时候,全美国也没几个人在意,但是经过精密的操作和媒体的炒作宣传,不仅让因为结束越战如日中天的尼克松总统下台,还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不光彩的政治丑闻和其他国家或者地区政治丑闻的代名词。”

    薙切蓟再次陷入沉默。江云枫笑了笑接着说“不可否认,蓟总帅您那份宏大的计划要是成功,整合完全日本的餐饮业的确能提振日本的经济甚至还能再次腾飞。就连我这个毛头小子都能预见未来,更别说那些精于算计的政客。首相在竞选时提出振奋经济的政策已经全部失败,自己无能的形象也暴露在民众面前,执政党的民意支持度已经快要下跌到个位数。就在这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蓟总帅您携带着这份计划回到日本,立刻就成为了执政党的最后救命稻草。”

    “无能首相为了保住自己的宝座,执政党也为了保住政权所以他们一定会全力为这份计划保驾护航。这就是为什么蓟总帅您肆无忌惮的恶性竞争和打压同行而政府默许的原因。您一定想说为什么在野党不反对,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们也在可预见未来看到您的计划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加之在国会执政党握有多数席次,就算他们提出异议也会被执政党运用多数暴力直接投票否决,所以~在野党的政客们在等待一个能把真正在垂死挣扎的执政党赶下台,自己上位,顺带为那些被您打压的商家发声的机会。”

    江云枫摇了摇手上的手机,笑道“而……这就是那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