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二八章 台面下的暗流 上

第三二八章 台面下的暗流 上

    寂静的通道拐角一件杂物房,江云枫探头确认无人跟踪才把门关上。一屁股坐在空出来的货架上,接上耳机点开堂岛银发来音频文件仔细收听。全程总共持续了近三十分钟,内容是几个男人的之间的寒暄和事务性的商谈。

    江云枫听完之后面色有些凝重,因为他听得出音频文件中对话的几位男子都是在有着巨大权柄的决策者——远月总帅薙切蓟,日本首相,众议院议长。不过想不明白的是堂岛银把这段录音发给自己用意何为?还特别叮嘱不要让自己之外的人知道,抱着这样的疑问拨通了他的私人电话。

    雪月花度假酒店顶层的专属办公室内,堂岛银趁着难得的午后空闲独自一人享受下午茶时光。台面上手机的铃声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堂岛银眉头微微一皱,显然是因为有人打扰自己的而感到很不高兴,但还是抓过手机查看,江云枫的号码打入了自己只对熟悉的朋友才开放的手机卡眉毛一挑按下接听。

    “我就算准你一定会打电话来问个清楚,邮件内容你听过了?有没有第三者知道?”

    “如果第三者耶包括堂岛前辈的话~有!我还不得不佩服您啊,居然能搞到这些大人物私底下的录音,您不去当间谍真是浪费才能了。”

    堂岛银笑骂道“少来这套,这段对话是碰巧测试新设备的时候偶尔录到的。你以为我闲来没事去偷听这些大人物的墙根啊?我还不想被日本国家安全保卫局请去喝茶~”随即话锋一转“怎么样?你从这段对话中听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亦或者是即将到来的危机?”

    “没什么特别有价值的情报啊~我就不明白了,只不过是蓟总帅和那个废物首相之间气氛融洽的会谈,充其量只能认定为他们的私人关系很好罢了,没什么见不到人的勾当。”杂物房里,江云枫一边用外接耳机与堂岛银通话,一边用手机浏览着近几天的重大新闻,越看脸色越凝重。因为日本的三大综合性报纸《朝日新闻》,《产经新闻》,《读卖新闻》几乎同一时间在各自的移动媒体客户端经济版面大篇幅的报道一件大事,一件因为联队食戟而被忽视了的大事件,整个版面之刊登了一张照片。远月总帅薙切蓟亲切的与北海道餐饮协会理事长握手,比起薙切蓟和煦的笑容理事长则显得非常牵强。

    “他已经整合完北海道的餐饮业界,把不听他命令的店铺全部绞杀干净。”同样在用笔记本查看新闻的堂岛银语气凝重的说“他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动,背后必定有政府的支持,不!政府不肯能明面上支持他破坏市场规矩,恶性竞争。应该是获得了某种程度上的默许。”

    “前辈的意思是~就算我们最终获得了联队食戟的胜利,蓟总帅也不会下台,局面也不会有改观?说笑的吧~远月食戟的传统说不遵守就不遵守……”

    “从他当上总帅那天起就,远月就再也没有传统!”堂岛银沉声打断江云枫的话,“当你们获得联队食戟的最终胜利时,那些政治家们为了各自的政治生命着想也会出面调停。因为他的计划能让执政的政党获得巨大利益,所以薙切蓟无论如何都不会下台。我把这段对话录音发给你是希望你能妥善运用,在最后的和解谈判中争取最好的结果,前提是一定要拿下联队食戟的最终胜利才有谈判的资格!”

    “为什么不选择发给仙左卫门老爷子或者是薙切绘里奈大小姐等其他反抗者,给他们不是更好~为什么要发给我?”江云枫平静的问。

    “仙左卫门大人是岳父,绘里奈小姐是女儿,于情于理都不和。至于其他人,他们的家人很容易受到政府的私下胁迫。只有你最合适。”

    江云枫眉毛一挑,说道”就因为我是外国人?塔克米他们几个也是啊~”

    “敢和薙切蓟刚正面并且不虚,让人抓不到任何把柄的全远月只有你。”

    江云枫目光一凝,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和笔记录下手机上薙切蓟留给自己的私人号码,边轻声道“那堂岛前辈打算让我怎么办?”

    “你小子比猴子都精明,比狐狸还狡猾。这种事情还需要我指导?不过我要事先申明一点,那间酒店当天所有的会议录音全部被我销毁了并且彻底清除痕迹。换言之这个世上除了你就没人再有录音了,善用!”说完,堂岛银就挂断电话。江云枫再次回拨是发现已经是空号,显然堂岛银把手机号码注销了。

    事不宜迟,江云枫当机立断关掉自己的手机离开联队食戟会场,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礼文岛中央城区,找了一家环境清幽的网吧随便选了一间私密单间付钱包下,便把自己反锁起来。

    从网上下载完声音编成软件,建立影子系统便拔掉连接电脑的网线。不出所料引来柜台店员的询问,早就想好借口的江云枫很顺利的敷衍过去,并没有引起店员的怀疑。排除外界的干预后江云枫接好手机数据线,调出录音资料专心致志的编排起来。只是调整一下对话的顺序处理好录连接部分很容易就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清理干净痕迹江云枫特地重新连上网络玩起游戏。

    与此同时,联队食戟关键一战已经决出结果。江云枫和幸平创真分别放倒各自的对手,田所惠一分之差惜败于茜久保桃,总比数2比1反抗者联盟获胜,依旧保持着人数上和战斗力上的优势。

    可局面在下午开始的单循环淘汰赛上发生逆转,养精蓄锐备战充足的一色慧被满血复活的小林龙胆击败,反抗者的优势荡然无存。第二回合【中枢美食机关】出战的是第一席司瑛士,已经没有人数优势的反抗者联盟决定放手一搏,让仅存的最强战力江云枫出战,可就在这关键时刻他却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手机也关机。反抗者联盟出动所有能出动的人员搜遍了整个食戟会场就连厕所也没放过都不见他的人影。

    赛前等待时间接近尾声,再过五分钟反抗者联盟还没有人出战就会被裁定为失败。万般无奈的主将薙切绘里奈决定亲自上阵却被幸平创真拦住,咧嘴一笑“绘里奈酱,我很早就想和司学长来一场食戟对决了,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让给我吧。”语气虽然平淡但透着一股决别,薙切绘里奈犹豫一下后终于还是点头同意。

    结局不出大家所料,在主题食材为【鸭肉】的对决中名叫司瑛士的男人三比零完封了反抗者联盟的幸平创真。武士握着自己顿口的武士刀拼尽全力最终还是倒在了白骑士面前。至联队食戟开赛以来人数和战力首度发生逆转。面对机关方面的司瑛士、小林龙胆、茜久保桃,反抗者联盟还能出战的只剩下中军主将薙切绘里奈和不知踪影的江云枫陷入了全面被动。

    散场离开会场乘坐大巴返回学生们下榻的度假酒店之时天色早就一片漆黑,天空中还飘着鹅毛大雪。吃过晚反抗者们全体集中在酒店前广场,薙切绘里奈拿着扩音喇叭站在台阶上大声说道“今晚把大家集中在这里的目的相比大家都已经清楚了,我就不多费话了!就算把整个礼文岛翻过来也要把江云枫给我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时田所惠突然指向酒店大楼惊道“大家快看!江君的房间亮灯了!!”众人顺着所指的方向望去还真是,薙切绘里奈立刻丢下扩音器转身就跑进酒店大堂,众人微微愣神后也赶紧跟上去。

    抵达相应的楼层薙切绘里奈一行人涌出电梯跑过走廊,一窝蜂的闯进江云枫的房间。薙切绘里奈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这个混蛋!!……”滔天的怒火把正准备收拾客房的女服务生吓的花容失色瘫倒在地,尴尬的说道“抱歉,我刚才的话不是针对你,先出去吧。”

    女服务生如蒙大赦,起身致谢后带着清洁工具离开客房。薙切绘里奈环视一周,旅行包摆在墙角,洗干净的衣物叠好放在床头柜上,床铺上的毯子推得平平整整,被子还是被叠成棱角分明的豆腐块。房间里的一切还保留住江云枫存在的痕迹和生活习惯,只是他人好像蒸发了一样。

    话分两头,消磨了大半天的江云枫就地解决完晚饭离开网咖,但是他并没有返回酒店而是在路边便利店买了一张临时电话卡抠出原先的电话卡换上临时手机卡,拨通了纸条上的号码。

    人在札幌正和十杰们开视频会议的,并且对他们今天扭转乾坤的漂亮反击战给予肯定的薙切蓟突然听到自己手机响起,拿起一看有个陌生号码打给自己,略微迟疑后还是关闭视频按下接听“你好,请问找谁?”

    对方被没有回话而是播放了一段自己和首相的会谈录音,薙切蓟目光一凝对亲信挥手示意,亲信会意立刻打开电脑追踪信号源末了回应一个ok手势,薙切蓟知道确定位置至少需要一分钟,于是和煦的拖延时间“我并不知道您播放这些有何意义……”还没说完就把手机拿离耳朵,因为对方已经挂断很快发来一条短信,写明了一个地址和时间。

    薙切蓟连忙回拨此刻那个号码已经是空号便对亲信吩咐道“立刻去准备直升机,我要马上赶往礼文岛。”亲信领命离去,薙切蓟起身背着手站在落地窗前用冰冷的目光俯视着繁华的札幌夜景。

    礼文岛防波堤上,江云枫抠出手机中的临时卡用花坛中的一坨泥土包裹起来用力投向波涛汹涌的大海。然后哆哆嗦嗦的走向不远处的胶囊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