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二四章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上

第三二四章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上

    江云枫微笑的点点头答道“安妮小姐说得没错,就是女巫汤。三位请慢用~”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尝试一下,这道传说中吉普赛人传女不传男的神秘料理了!”安妮拿起汤勺拨开覆盖在汤面上的草莓碎颗粒,浸泡在紫红色汤中色泽金黄的面条格外扎眼,疑惑的换成叉子一挑一缕卷曲而富有弹性的面条带着汤汁在空中跃动。

    安妮举起叉子朝江云枫问“江云枫同学,这个不会是速食面吧?”

    “呵呵呵……”江云枫尴尬的干笑片刻,最终还是挠挠脸非常不好意思的承认了,“对……就是速食面……”

    全场所有人除了提供泡面与支援的幸平创真和田所惠二人之外无不为之哗然,反抗者们更是惊讶道合不拢嘴,开什么玩笑?难道江云枫打算用一碗泡面去挑战睿山枝津也的整块西冷牛排?各种嘲笑声从四周的看台上传来,睿山枝津也捂着脸摇头苦笑,似乎觉得自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精心缜密的推算每一步,经过无数次推敲和猜想制定出来的复仇计划才刚刚铺展开了,对手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投降了~无趣啊,真是无趣!

    伊斯特和夏鲁姆搅动着汤里的面条因为刚才睿山枝津也那道料理肉量台太充足以至于现在没有食欲,况且这紫红色的汤还散发着很浓郁的草药味,更加不愿意下嘴。“既然厨师已经勇敢的把自己的菜品摆到我们面前,即使外表看起来再恶心我们也要仔细的去品鉴,这是wgo的宗旨也是对食材本身和辛苦完成料理的厨师最基本的尊敬。”安妮复述了一遍wgo‘教典’的序言,叉子在女巫汤里旋转一圈将为数不多的泡面尽数俘获,带着紫红色的汤汁送进檀口之中。

    夏鲁姆与伊斯特对视一眼,相互无奈的笑了笑也一口面条吃下。所有人都在等待,期待着三名评审的反应。不同的是看台上的观众们期待的是评审们毫不留情的批判江云枫这道上不了台面的料理,反抗者们则是期盼着奇迹的出现。

    “一旦品尝含有朝鲜蓟酸的菜品,那么蓟酸会附着在品尝者的舌头抑制对甜味的感知能力,但是随着品尝者的拒绝和吞咽附着的蓟酸会逐渐的剥落或是被唾液稀释,这样一来味觉感官就会恢复正常。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被压抑的甜味会凶猛的反弹,这种情况下就连和白开水都会觉得特别甜。”薙切爱丽丝解释完朝鲜蓟酸的化学性质和作用之后,担忧的说道“江君刚才在料理过程中有了一整颗甜菜头,又加了不少于300毫升的朗姆酒。这样的含糖量对于现在的评审们来说,太浓了……”

    “爱丽丝你说的没错但那是通常情况下,现在你们看评审们的反应。”不管外界如何诋毁和猜疑,始终都对江云枫抱有迷之信心的薙切绘里奈朝评审席指了指。

    三名wgo的执行官咽下嘴里的泡面后脸上并没有如逾期般那样露出厌恶和忍耐的表情,而是满面红光神态间透露着幸福感。相互间没有多言但都动作统一的拿起盘边的烤饼,掰开浸泡到汤里蓬松的烤饼吸满汤汁后一口吃下,直到吸干盘里最后一滴紫红色的汤汁才意犹未尽的罢手。

    睿山枝津也已经隐隐觉得不妙,自己的料理评审们只是吃了一半而他的料理则被吃光而且还把餐盘刮得干干净净。安妮放下手里的汤勺鼓起掌来,伊斯特和夏鲁姆也同时给予掌声。

    “精彩,真是太精彩了~!”安妮鼓掌称赞道“这么小小的一碗汤里,我品尝出充满勇气的百里香、留住回忆的迷迭香、异香扑鼻的肉豆蔻、神清气爽的柠檬、热情洋溢的朗姆、成熟饱满的西红柿、激情四溢的甜菜、清冷坚韧的西芹、充满活力的香茅。如此繁多的材料你居然精妙的找到了平衡,尤其是柠檬搭配花椒,这对麻与酸的组合真是前所未闻!”

    伊斯特接着评价“香茅草的加入改变了整道菜春夏秋冬四季更迭速度,我仿佛在初夏的清风中离开西欧的乡间田野慢慢流浪到灯红酒绿的繁华都会时已是严冬,但这汤中所用的热红酒曼妙香气带有可可、香草、甜烟草和热带水果的复杂香味……”

    “不是红酒,伊斯特。江云枫同学用哈瓦那俱乐部朗姆酒打破了地域限制,把我们一下从西亚转进欧洲平原最后拉到了加勒比海,完成了地域三级跳!跟随着舌尖我完成了环球一周的旅行。”

    “三位评审难道你们就没有发觉太甜了吗?”评审们的反应让睿山枝津也更为不安。

    “太甜了?……没有啊。”夏鲁姆特地抿了一下嘴巴,回甘恰到好处,并没有让人觉得腻烦。“怎么会这样?按照时间推断附着在舌头上的蓟酸现在应该完全脱离了啊~他的汤里用了朗姆酒和甜菜头,烤饼里有又牛奶和苹果泥。怎么可能会不甜呢?!!我不相信!!”

    江云枫适时的端上一份女巫汤配烤饼递给睿山枝津也,说道“睿山学长不相信那就自己去尝试一下吧,不过为了让我的料理能有更好的味道,我建议您还是先吃自己的料理。”

    睿山枝津也翩翩不信江云枫的建议,而是直接喝了一口女巫汤,好麻!这浓烈得和火锅底料一样的麻味不应该是刚开始那几粒花椒能做到的。突然睿山枝津也明白了什么,难以置信的问“你尽然在菜品快要上桌时还往里添加花椒,难道不怕破坏按照菜谱构建起来的平衡吗?”

    “当初教我做吉普赛女巫汤的人对我说,女巫汤是吉普赛人冬天在路边夹起锅就地取材创作出来的一道菜,本来就没有菜谱想放什么放多少完全随厨师自己的心情。这还要多谢睿山学长提前告诉我朝鲜蓟的作用,这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做准备。”江云枫笑呵呵的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纸包展开,一堆棕褐色的粉末出现在大家面前。

    “花椒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