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一二章 2ST BOUT 4

第三一二章 2ST BOUT 4

    伸手握着刀柄的同时一块三层五花肉也摆上案头,久我照纪灵巧的玩了几个刀花就将整块带皮五花肉分割成大小相等的肉块,然后取出一只玉净瓶式样的黑色瓷瓶。翻转菜刀用刀背豪气将瓷瓶沿着瓶颈敲断,一股浓烈火辣的酒浆醇香扩散开来。

    对发酵物最为了解的榊凉子轻轻耸动一下琼鼻,赞叹“好香!这是经过漫长的时间,深度发酵后才会有的甘醇。这味道有黄酒的绵但有柔中带刚,久我学长用的是什么酒?”

    其他人都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正在伸长脖子眺望的江云枫。久我照纪豪爽的将瓶中之物倾倒到五花肉块上,略显浑浊透着淡淡白色的酒液四下飞溅,酒香更为浓郁。就连在附近转播久我照纪料理进度的川岛丽俏脸上也染上了一抹嫣红。

    “单从久我前辈所使用的酒水成色结合香味来看,应该是酱香型的年份老酒。没看到酒瓶上的标识我暂时还猜不出什么牌子。”江云枫换了个角度希望能看的清楚一些。可惜久我照纪手握的地方正好盖住了商标,直到他放下酒瓶开始往五花肉里投掷葱段,姜片的时候才看清酒瓶上的三个繁体汉字,不由得惊呼“我还以为是宜宾五粮液呢……没想到居然是剑南春!!”

    “江云枫学弟还真是识货啊,没错!就是剑南春!”正在搅动肉块的久我照纪很大方的承认。“不对!”薙切绘里奈打岔道“我以前跟随爷爷走访老友的时候见过剑南春,不是这个成色啊?”

    搅拌完让肉块静置稍微腌制一下,久我照纪生火烧水,看着架势一会要汆烫断生期间还抽空回头答道“绘里奈小姐见过的是剑南春精装甚至是特别定制的极品,而我用的是原浆。”

    “原浆?”这回轮到担任评审的夏鲁姆不淡定了,法国人对美酒的渴望促使着他打破评审不主动询问选手的规矩,“久我同学,我听说剑南春的原浆基酒一直都不对外销售,只有一些有名望的社会贤达才有幸能拥有。那么方便透露一下,你今天所使用这瓶原浆基酒的年份吗~15年还是30年?”

    久我照纪瑶瑶手指“啧啧啧~都不是!那些和我这瓶比起来差得远了,三位评审都来至wgo,想必应该听说过剑南春的‘天益老号’吧?”

    “天益老号?”在场的学生们很多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就连江云枫也只是隐隐觉得好像在哪听说过,一时想不起来。幸好还是有识货的人,一等执行官安妮放下手里的红茶杯,转身从身后的书堆中抽出一本厚厚的‘教典’准确无误的翻开自己需要的那一页,朗诵道“白酒的精髓在于酒窖,酒窖使用时间越长,其出产的原浆就越幽香,味道越正,品质越高。‘天益老号’则是剑南春使用时间最悠久的窖池,其酿造的历史可上溯千年前的盛唐时期。”

    “安妮执行官果然见多识广,这瓶原浆正是来至盛唐时期的‘诗仙’李白品鉴过的古老酒窖‘天益老号’!!”久我照纪毫不畏惧的直视对面的司瑛士,“为了今天老爸特地打开保险柜将这瓶爷爷留下的‘传家宝’赋予我,助我一雪前耻!!”

    “能与千年前的大诗人共同品味一样的味道,我等还真是三生有幸啊~”伊斯特轻轻扶正自己的眼镜,微笑说“我非常期待久我同学能端出怎么样的作品,是否能让我们可以与大诗人进行一场超时空的对话。”

    “放心!一定不会让各位失望的!!”久我照纪信心满满的许下承诺。

    “阿拉拉~真不愧是拥有庞大中华料理烹饪技巧和数不甚数的珍贵食材的厨师世家。”司瑛士面对久我照纪咄咄逼人的气势显得异常平淡,甚至还轻松的略带调侃的回答,“像出身在这样世家的久我学弟被从十杰除名,果然还是非常可惜呢。”

    整盘用原浆基酒稍加腌制的五花肉连带着葱段和姜片全部倒进翻腾的沸水锅中,久我照纪随手将铁盘丢入水槽,手持炒勺撇除漂浮的血沫和杂质后指着司瑛士说“司瑛士学长,你这种毫无感情的恭维我不接受!明明目空一切,眼里只有自己……”

    断生的肉块被捞出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炒锅刷洗干净重新返回炉火上烧干水分淋入食用油润锅。控干多余水分的五花肉转移进炒锅与热油一经接触,立刻劈啪作响锅内瞬间燃起熊熊烈火,久我照纪不畏惧火焰,添加几味大料开始翻炒,“曾经的你根本就没把我当一回事!今天通过这场对决我要想你证明,我已经成长成一个让你不能忽视的存在!!”

    司瑛士只是微微一笑,便转身挑选茶叶专心构思自己的菜品,不再搭理久我照纪,气质变得让人高山仰止。这边久我照纪也将五花肉翻炒入味,就在大家还在猜测他打算如何将清淡的绿茶融入风味浓烈的肉类料理中时,他却做出了一个让全场人大跌眼镜的举动,铁笼中的伊武崎峻难得嘴角翘起一丝丝角度。

    炒锅换成平底锅内部铺上锡箔,久我照纪用菜刀挑断红色丝带去除朴实的黄纸外包装,几个小纸袋展现在大家面前。撕开封口将翠绿色的茶叶倾倒在锡箔纸上均匀铺开,架上铁丝网组成一个临时的熏制器。五花肉一块挨一块的整齐摆放在铁丝网上盖上锅盖。

    江云枫心疼的嘴角直抽,痛心疾首道“龙井茶中最顶级的当属明前龙井(清明节前采收的茶叶),其中最顶级的要属狮峰。狮峰山茶园产量有限,一直只接受预定,不对外销售可谓是有价无市。久我前辈所用的正是狮峰龙井,这么一整套私底下交易的价格都在十几万rmb左右。如此极品他竟然用来当做熏制的原料,真是暴敛天物啊!!这烧的那是茶叶啊,分明是钱啊!!”

    “学弟想要?早说啊~我这还有一份,送给你!”手上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的久我照纪听到江云枫的叹息,从桌下取出一袋和自己刚才用来熏烤一样的茶叶抛过去。

    “哎哟~这怎么好意思呢,让学长破费了。”江云枫接住飞来的茶叶,牢牢抱在怀里深怕久我照纪变卦反悔。

    见江云枫像防贼一样提防着自己,久我照纪有些哭笑不得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这种茶叶我家里多得是,学弟想要多少都可以……”话还没说完,另一侧小林龙胆料理区域传来一阵女生惊慌的呼喊,川岛丽边跑边发出凄凉的呼救,一条两米多长的短吻鳄此刻正咧嘴露出雪亮的牙齿紧追不舍。鳄鱼身后跟着气喘吁吁的小林龙胆。

    川岛丽被紧急赶到的警卫拉到一边,短吻鳄失去了追猎目标,面对警卫的包围网这畜生出于野兽明锐的洞察力和强健的身体突破了包围,朝着一个落单的目标扑去。

    薙切绘里奈看见短吻鳄张开血盆大口草自己扑来整个人呆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新户绯沙子,只见她正在发了疯似的捶打着鸡蛋粗细的牢笼栏杆。新户绯沙子见鳄鱼的利齿距离薙切绘里奈粉嫩的脖子只差分毫,顷刻间自己发誓要用毕生守护的绘里奈大人就要在自己面前香消玉殒,目眦欲裂喊得声嘶力竭。就在这生死一线之间,薙切绘里奈被人撞倒堪堪避开了短吻鳄那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击,耳边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大小姐,你没事吧?”

    薙切绘里奈木楞的抬起头,原来撞倒自己的是江云枫,此刻他的右手握住一包茶叶塞在短吻鳄嘴里。一缕液体顺着手臂流下在手肘尖端汇集成滴状,滴落在薙切绘里奈的脸颊上。

    温温的。

    抬手一抹,满手殷红。

    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