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九九章 关西一色家 二

第二九九章 关西一色家 二

    没等一色慧站定对面十杰阵营中就走出一位留着长长金色马尾辫的男子,深眼窝高鼻梁。想地中海一样蔚蓝的瞳孔还有那硕大的蒜头鼻这一切都预示着来人有着欧洲血统。男子桀骜的看着自己对面的一色慧,狂傲的说“一色!菜品不仅仅是呈现在餐桌上供客人享用的食物,正如蓟总帅所说的那样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而我们烹饪的厨师就是完成这些艺术品的艺术家!为了展现菜品的精美绝伦当然要使用当今世界上最前沿的料理技术,你却还抱着那些老旧落伍,快要被历史淘汰的技巧去完成料理~简直就是对厨师这个身份的玷污!!”

    “额……那个,对不起!”一色慧被男子当面一吼给糊弄蒙圈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还有我们认识吗?”

    “我叫白津树利夫,记不起来也没关系~因为……”白津树利夫双手各拿一个胡椒研磨瓶,花俏的在手指间转圈,“经过这场比试之后,你就会把我的名字深深刻在自己心底!那么就让我们一起上演一场美轮美奂的意大利歌剧吧~”

    “喔哇喔~!!!出现了!!白津学长的个人绝技,【胡椒瓶圆舞曲】亲眼看到这华丽的动作真是太棒了!!”

    “绝技都用出来了,看来胜券在握了!!”

    看台上入学生们发出如山崩般的欢呼声与雷鸣般的掌声,好像已经在提前庆祝【中枢美食机关】的胜利。赛场上的白津树利夫转两个胡椒瓶已经觉得不过瘾,同时方向空中趁着胡椒瓶滞空的时间快速从身后又取出两个,就这样四个胡椒瓶在他手上交替翻飞。

    一色慧看到精彩处也忍不住鼓鼓掌,场边的江云枫擦去额头的冷汗,回头询问薙切绘里奈“大小姐,他真的是十杰成员吗?有这么好的的身手,不去马戏团当小丑,而到远月来学习料理是在是太大材小用了。”

    薙切绘里奈低头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不忍再直视赛场上发生的情况,说道“白津家世世代代都是意大利驻日领事馆的厨师,在日本和意大利都有很大的名声。据说他祖上因为有卓越的功勋被两国都授予爵位,在两国都是名副其实的贵族。”

    “都什么时代了,谁还在乎这些呀,贵族头衔和卫生纸没什么区别~”在红旗下长大的江云枫对那些所谓的贵族带有本能的排斥。薙切绘里奈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也是和卫生纸没有区别的贵族,真是对不起呀~”

    “什么?薙切家也是贵族!我以为只是单纯的有钱而已。”

    观战的学霸丸井善二靠在栅栏上说道“江君你不知道很正常,日本的料理历史从明治维新开始分为两节。维新之前的幕府时代,日本存在有八大料理名门。维新之后西方文明涌入日本,西餐料理技艺得到政府的大力推广,日本又诞生了新八大料理名门,并称为新旧十六贵族。”

    “虽然我的日本料理史考试从来没及格过,但听起来不明觉厉呀!这不就和中餐的‘天下四家,八大龙首’一样咯。”

    “比起中餐的有序传承,日本的新旧十六贵族就差劲很多。明治维新过去已经一百四十多年,期间发生的战乱,各种天灾**让许多料理名门没落,甚至是消失。”丸井善二很睿智的推了推眼镜,接着说“旧名门如今只剩下关东的纪之国家,关西的一色家以及江户前寿司的斋藤家。新名门也好不到哪去。如今也只剩下以法国料理见长的薙切家,意大利菜的白津家,最后就剩下烘焙世家茜久保。”

    “这么说来远月学园还真是厉害呀,居然能把世间仅存的名门之后全部召集在自己麾下,还能向全球吸纳精英,不愧为亚洲区最好的综合性料理学园。”江云枫捏着下巴想了想“不过话说回来,纪之国学姐家擅长荞麦面和传统日料,江户前寿司所指的斋藤家应该就是斋藤综明前辈了。那么问题来啦~关西一色家到底什么来头?”

    薙切绘里奈答道“一色前辈家是京都最大的祗园(qiyuan)。”

    “什么?妓院?!!!”江云枫闻言大吃一惊,随即两眼冒着精光朝赛场上一色慧高声大喊“一色前辈,没想到你也是性情中人!以后我去大保健能不能打个折扣?有没有会员卡制度呀?”

    正走向机器准备抽取对决主题食材的一色慧听到江云枫的呼喊,顿时脚下不稳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好不容易扶着料理台稳住身体,哭笑不得的说道“江学弟误会了,我家是在祗园经营料理亭。而且祗园中全部都是艺伎。”

    “那不还是妓院吗?哦不对~应该叫休闲会所。前辈不用解释了,我懂,我懂!”见到江云枫一脸的坏笑,一色慧立刻反应过来,这家伙是故意大喊大叫引人误会,此刻一色慧想亲手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粗俗!!!”羞红了俏脸的薙切绘里奈大声娇斥“你这个行走的18禁,满脑子都是龌蹉思想的家伙给我闭嘴!!艺伎和你脑子里那些下流的幻想不一样!!”

    丸井善二也看不下去了,提高声调“江君!艺伎是很高雅的女子,只卖艺不卖身!主要的业务就是在酒楼和料理亭陪客人用餐,席间还提供歌舞以及乐器演奏服务。她们都是全才,文化、礼仪、语言、装饰、诗书、琴瑟,直到鞠躬、斟酒无一不精通!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如今想要邀请一位艺伎到席间助兴,没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名声艺伎馆对于邀请根本就不会理睬!”

    原本只是打算报复一下一色慧摆自己一道的江云枫,一不小心侮辱了日本的国粹。引得全场震怒包括反抗者阵营的同伴们也一脸不高兴,得知自己失言后,江云枫果断勇敢的承认错误“对不起!我只是想气一下一色前辈,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大家原谅!!”

    闹剧很快平息,重新调整好心态的一色慧快步走到机器前,伸手一抓将一张纸条从箱子中抽出,展开一看面色有些怪异。随即交给司仪川岛丽,很快大荧幕上就出现这一场对决的主题食材-鳗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