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九七章 先下一城(厚脸皮再续一章)

第二九七章 先下一城(厚脸皮再续一章)

    不过转念一想,刚才不是说还有两次机会吗?下次纪之国宁宁发动复仇食戟的时候放水认输不就行了。面子这种东西除了用来丢还真没想出其他的用法。我真是太特么的聪明了~~心下已有应对之策的江云枫忍不住为自己的智商点赞。

    “母亲大人,您突然出现在这里所为何事?”误会解开之后,纪之国宁宁适时的提醒自己的母亲。还在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光上下左右,里里外外打量着江云枫的真绘太太楞了一下,经女儿纪之国宁宁提醒才想起自己从东京都浅草区的纪之国本家千里迢迢赶到北海道是为了什么。惊讶的用手掩住小嘴,歉意的说“哎呀,真是失礼!妈妈这次和爸爸这次是收到蓟总帅的邀请,特地从东京赶来和蓟总帅会面商讨关于今后全日本餐饮界的改革和未来的规划。顺便也来看看你,结果结果刚刚赶到会场就看到宁宁你食戟败北,一时心急就将总要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此时,一直以来跟随在薙切蓟身边的金发帅哥秘书带着一队黑衣警卫急匆匆赶来,走到真绘太太身边,微微欠身表达敬意,谦和的说道“真绘夫人,总帅得知您接受邀请不辞辛劳从东京赶来会面,感到万分荣幸已经亲自下厨设下宴席,为真绘夫人以及先生接风洗尘。请随我来~”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先行带路。

    “和哉,起来了~别让蓟总帅久等。”真绘太太扶起还土下座匍匐在地的丈夫,温柔的为其拂去西服上的灰尘,整理凌乱的领带和衣领,完全是无可挑剔的大和抚子全然没有刚才的强势。

    纪之国和哉(纪之国宁宁父亲的名字)站起身,同样为爱妻扶正和服的腰带和黄花梨发簪,微微翘起右边手肘柔声细语“这么多年了,真绘你还是那么美**人~”

    “讨厌啦~o(*////▽////*)qo(*////▽////*)q和哉你在我心目中依旧是最帅哒~”真绘太太娇嗔的用小拳头捶打着丈夫的胸口,然后娇羞的环住自己丈夫伸出来的手臂,一拍小鸟依人的样子。在纪之国和哉爽朗的笑声中,这对伉俪情深的夫妇狠狠的给全场的学生们塞了一嘴狗粮后,自带着粉红色的背景随脸上温和笑容都快要挂不住了的金发帅哥秘书前往薙切蓟设宴的会面地点。

    “嗝~~~~~”狗粮吃撑的江云枫打了一个饱嗝,很不雅的用小拇指指甲剔着牙看着发粮的夫妻在一众黑衣警卫的簇拥下消失在过道里之后,回头问“纪之国学姐,没想到您父母的感情这么好,您的家庭一定和睦吧?”

    “由于父亲是入赘进纪之国家的上门女婿,所以母亲大人在家的时候经常欺负父亲。”纪之国宁宁摘下自己眼镜,从口袋中取出一块绒布边细细擦拭,边为自己的父亲抱不平,对于自己严厉的母亲,纪之国宁宁更倾向于慈爱的父亲。

    家暴?~

    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江云枫开始追根究底“可是您父母看上去夫妻关系很恩爱呀,为什么会像学姐说那样~到底是怎么欺负?”

    纪之国宁宁将眼镜擦拭干净,并没有重新带回去而是收到一个精致的眼镜盒里装入口袋,仔细收好后淡淡的说道“小时候,我晚上路过母亲的房间经常听到鞭子抽打的声音每一下都伴随着父亲的呼喊,有几次透过没有关严实的门缝看到母亲像一位得胜的将军一样骑在父亲身上,还有几次是母亲用穿着透明黑丝的脚去踩踏父亲的身体……嗯~~嗯!!”

    意识到车速过快的江云枫及时用手堵住纪之国宁宁的嘴,踩下刹车。

    尼玛呀!!!

    要是有这样一位身材颜值都爆表,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人前高贵,晚上疯狂,家财万贯的美女像这样天天晚上换着法‘欺负’我,要我死心塌地的当入赘当上门女婿一万个愿意呀!!!如果要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对与纪之国宁宁父亲的‘不幸遭遇’江云枫表示:嫉妒使我面目全非!嫉妒使我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嫉妒使我灌注性心律失常;嫉妒使我精神分裂~~~。当然,这些心里话是不能说出来滴~否则‘绅士’这个标签就牢牢贴在自己身上,只要还在远月一天就永远撕不掉。

    掀翻心灵茶几,将茶几上的杯具全部在名为理智的地板上砸的稀烂之后的江云枫深吸一口气,摆出温和的笑容“宁宁学姐,他们夫妻感情很好~您母亲并没有欺负您父亲。”

    “嗯~嗯~~!!你干什么呀!!为什么突然不让我说话!!”奋力扯开江云枫捂着自己嘴的手,纪之国宁宁擦拭着嘴唇不悦道“你怎么知道?事后我隔天悄悄问父亲,他的说法和你一样。”

    大姐!!我能不堵上你的嘴吗?!!

    你知道你一脸正经的飙车杀伤破坏力有多大吗?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您父亲都亲口承认了。好了~这个话题打住,趁我还没有内分泌失调之前结束吧!”见纪之国宁宁还想继续,江云枫果断终止这个有关‘家暴’的话题,开启一个另一个新话题“宁宁学姐,既然对决你已经败北了,那么~就请将你保管的我们同伴的学生证交还给我吧。”说完,伸出右手。

    纪之国宁宁心里虽有不甘但输了就是输了,于是取出分给自己的那本反抗者的学生证递过去。等了很久也没感觉到学生证被从自己手里取走,疑惑的抬头查看只见江云枫退后几步趾高气昂的站定,朝自己勾勾手指说道“学姐还记得我在小站说过的话吗?双手捧住举过头顶送过来~”

    可恶~!!这个混蛋~!!居然想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糗!!!纪之国宁宁委屈到眼眶重新湿润,抬手一挥将学生证砸过去,咬牙切齿道“你爱要不要!!!”说完就转身负气离开食戟赛场。

    “唉~~学姐你这人怎么这样呀!”弹了几下,好不容易才接住飞来的学生证江云枫刚想埋怨几句,就见到司仪川岛丽怒发冲冠的拎着话筒朝自己走来,那‘和善’的眼神想来是要把自己就地正法。周围看台上的学生们又开始冲撞警卫们手拉手筑起的人墙,各种和谐的问候语层出不穷,极个别特别热情同学已经送来‘慰问品’例如矿泉水(喝完的空瓶)、苹果(啃了一半)、香蕉(只剩下皮)、鸡蛋(坏掉的)。

    招架不住同学们的‘热情’,江云枫把学生证抱在怀里,一溜小跑回到反抗者的大本营。躲到薙切绘里奈身边才稍稍舒了一口气,可薙切绘里奈侧颜冷冷的瞥了江云枫一眼,轻哼一声走到一旁,悄悄与他拉开距离。

    看台上的‘热情’的同学们害怕牵连到薙切绘里奈所以在江云枫躲到她身边之后就停止的‘慰问品’的投送。得见薙切绘里奈主动和送温暖对象拉开距离。‘热情’的同学们抓住这一难得的机会,将各种手中的‘慰问品’集中送出。

    还在庆幸自己足够聪明的江云枫,准备嘚瑟的给全场来一个aoe的嘲讽,来呀~来呀~不怕伤到大小姐你们就继续呀!!突然感觉到自己周围一黑。

    “是停电嘛?还是谁把灯关了?”抬头一看,薙切绘里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十米之外,江云枫脸色露出的坦然的笑容~啊~原来没有停电呀,是‘慰问品’遮蔽了会场内的灯光,下一刻江云枫就被堆积成小山的‘慰问品’掩埋,川岛丽表情肃穆的手捧一个净白瓷瓶放在小山旁,往瓷瓶中插上一朵白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