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九六章 先下一城(再续)

第二九六章 先下一城(再续)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纪之国宁宁的母亲就这样突然出现在江云枫面前。一袭水蓝绸缎点缀淡粉色樱花花瓣的名贵和服,一看就知道是大师亲自为纪之国太太量体裁衣一针针手工缝制而成,尽显其高贵大方得体。披肩秀发在脑后挽起一个古朴典雅的发髻,用一根黄花梨木制成的发簪固定。一抹刘海被一只朴实的发卡固定在额前,使得纪之国太太成熟、典雅的气质中多了一丝俏皮。

    纪之国太太走到纪之国宁宁身边,伸手轻轻拉扯将自己的女儿护在身后。隔着透明边框眼镜死死盯着江云枫,左手握拳摆在胸前随时准备提防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用清幽的声线说道“这位同学,宁宁虽然在食戟对决中输了。请身为胜利者的你不要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我们纪之国家虽然算不上什么名门大户,但也不是一枚软柿子任人揉捻。”

    “阿姨~我想您一定是误会了,刚才是宁宁学姐想我请教一个问题而已,并非您想象的那样~”江云枫立刻举起双手作投降状,示意自己没有敌意。

    纪之国太太没有回答,只是用狐疑的望着江云枫。

    从她那冷艳的表情当中江云枫即使不会察言观色也能解读出‘信你有鬼’这四个字。江云枫感到很无奈,换位思考一下也能理解。见到自己的女儿唯唯诺诺的站在一个男生面前,而那个男生脸上还荡漾着坏笑。只要是一位正常的母亲都会第一时间认为自己的女儿被坏小子欺负了。只得接着解释道“阿姨,如果您不相信我,那您女儿您总该相信了吧~问问她是不是。”

    纪之国太太冷冷的剜了江云枫一眼,转身问纪之国宁宁“宁宁,告诉妈妈,他说的是不是事实?”纪之国宁宁弱弱的点点头,答道“他说的没错,我的确是向他请教如何能做出最顶级的荞麦面。”

    纪之国太太眉宇间的冰霜稍有消融,但对于江云枫的提防仍然没有丝毫减少,微微欠身鞠躬说道“既然食戟对决是我们纪之国家败北,那就证明‘江户流荞麦面’不敌阁下的料理。妾身有个不情之请,希望能让妾身见识和品尝阁下的大作。费用方面阁下尽管开口,纪之国家绝对不会怠慢。”

    “那个实在抱歉,没有了~”江云枫尴尬的挠挠脸,“我所准备的材料一共做了四碗汤面,三碗呈现给三位评审,最后一碗送给纪之国宁宁学姐吃掉了。”

    “这样还真是遗憾呐~”纪之国太太神情有些许低落,回想起纪之国宁宁想要请教的问题。“刚才宁宁想向阁下讨教的问题,还请阁下不吝赐教!费用方面……”

    “行行行~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江云枫双手合十,打断纪之国太太的话“阿姨,求您别在提钱了行吗?”没看见旁边的川岛丽看向我的眼神已经从垃圾降级为想一脚踩死的臭虫了吗?

    “咳咳~是妾身失礼了。”

    “刚才纪之国学姐说‘江户流荞麦面’的技艺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想必学姐的技艺是您手把手传授的吧?”

    “没错!是妾身。从宁宁四岁开始,妾身就将家族的技艺逐步的传授给她。”

    江云枫捏着自己的下巴有所明悟,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于是反问“那么我冒昧的请教一下,阿姨或是纪之国宁宁学姐你们有多久没有和食客明对面了?又有多久没有收集过食客的意见?”

    “……”纪之国太太和纪之国宁宁都沉默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诚然纪之国宁宁学姐做的荞麦面的确算得上人间极品,完全能代表‘江户流荞麦面’百年的传承和沉淀出来的底蕴。时代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像你们这样追求用最顶级的原材料沿用代代传承的技艺手工制作出最顶级的荞麦面,这份执着和坚持我十分敬佩。但是!美食是让人开心的东西,四百年前纪之国家出品的荞麦面肯定是!四百年后的今天呢?那些慕名而来的食客品尝过那份带有浓重历史味道的荞麦面后,真的开心吗?”

    “……”

    “就如同学姐在对决中展示的那样,技巧扎实,手法高明,出品精致无可挑剔。但是却忘记了现在还是冬天,在没有任何保温措施的情况下就让娇贵的荞麦面暴露在空气中……”

    “说得好!有道理!真绘~我很多年前就已经跟你提过这个问题,希望你能对家族的技艺进行改良。结果你就是不听祖先技艺不可轻易改变~如果当初你听进我的建议,宁宁也不会有今天的败北了……”一名魅力十足的中年男子边说边走入会场。

    “父亲~”纪之国宁宁委屈的叫了一声。

    “不哭,不哭~宁宁乖,败北就败北了,下回赢回来就行了。”男子急忙从名贵的西装上衣口袋中掏出一根手绢,一边温柔的为纪之国宁宁擦去快要掉落的泪水,一边软语安慰。见女儿精致的脸蛋从新浮现笑容,男子才心满意足的收起手绢,转身对自己的老婆纪之国真绘继续说教。

    “你闭嘴!!”纪之国真绘侧颜一瞪。

    “是。”中年男子就当着全场学生的面,对纪之国真绘摆出土下座赔礼道歉。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的纪之国真绘认真的看着面前的江云枫,将自己的女儿呼唤到跟前“宁宁,你身为纪之国家的继任人,应该知道家规吧?”

    “知道。”

    “那就好,你还有两次机会,如果不能把胜利带回来那就把他带回纪之国家。”

    一旁的江云枫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急忙打断母女的对话“等等!阿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纪之国宁宁解释道“母亲大人的意思是如果我在后两次对决中没有赢过你,那么就要让你像我父亲那样入赘。和我结婚继承纪之国之名。”

    “喂喂喂~纪之国学姐,这么羞人的话你理所应当的说出来真的没问题吗?”江云枫终于忍不住吐槽了,“叔叔,你不赶紧劝劝阿姨!别乱来呀,这样会耽误学姐一身的幸福呀!!”

    男子正坐在地面上,神情麻木仰头用空洞的眼神望向江云枫木讷的说道“喔~一起加油吧~”

    “我去~”江云枫啐了一口,决定自爆一波,企图让纪之国真绘取消这可笑的决定“我是家中独子,父母尚在需要我膝前尽孝。而且我家穷的很,报考远月也而是看上这里有全额奖学金。”心想这样够劲爆了吧,看你还忍心招我做上门女婿。

    事实从来就没有随过江云枫的心愿,纪之国真绘笃定的说道“没关系,阁下刚才不是说了时代无时无刻都在变化嘛。如果宁宁后续的两次复仇都失败,届时妾身会亲自登门与令尊令堂商讨入赘事宜,这一点阁下大可放心。”

    江云枫顿时一阵语塞,这下终于知道为什么一色慧为什么在公开场合一次都不敢胜过纪之国宁宁。美其名曰是‘隐藏实力’其实为了避免像现在的自己一样一次胜利带回一个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