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九五章 先下一城(后续)

第二九五章 先下一城(后续)

    为什么?

    为什么?!!!

    明明我对制作流程的把控,原料的选择,技艺的运用都那么完美!为什么却是他这碗大街边上随处可见的汤面比自己的好吃?不甘心呀!~~~但是wgo的评审依旧裁定江云枫获胜,自己又能怎么办?

    “纪之国宁宁小姐,现在你应该已经感受的彼此之间的差距了吧?虽然你做的荞麦面淡雅纤细,绵软柔长。搭配上鲜味突出樱花虾炸什锦,一淡一浓之间的相互转换能让食客品尝到两个极端碰撞擦出的火花,而你为了让自己的料理给食客带来最极致的味觉享受,所以选择了全部暴露在空气中。这样一来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室温的影响。你一定在想会场的中央空调把室温恒定在摄氏二十六度,的确这个温度对人体来说是很舒适的温度和湿度,但摄氏二十六度对于荞麦面来说已经凉了。”

    弯曲起纤细的手指,轻轻敲击厚实的海碗发出钟磬之音。主评审wgo一级执行官安妮微微一笑接着说“相比于眼里只有料理,脑海中只想着如何将手上的原料发挥到极致的纪之国宁宁小姐。注意到周围环境的江云枫同学更多的是关心如何保证荞麦面在离开热源后如何让自身能保持一个相对恒定的温度,所以他特地煮完面条之后还用热油爆炒,使得面条表面产生一层焦黄的硬壳,使其长时间浸泡在热汤中不至于松散。末了还不忘在汤面上添加一层浮油起封锁作用,防止热量散失,至于为什么选用陶碗作为容器想来也是看中陶器良好的保温性。他在想尽一切的办法尽可能的保正客人吃到的荞麦面风味不减。”

    “那只是碰巧而已!什么爆炒……什么热汤……还有三藩粉……全是巧合,对!!全都是巧合!!”纪之国宁宁依旧不能接受有人在自己最擅长的邻域,用自己最拿手的料理将自己毫无悬念的,彻底的击败。情绪波动很大,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歇斯底里。

    看到纪之国宁宁不敢面对现实,不敢正视自己已经败北这个结果,安妮显得有些不大高兴,但还是温和的说“有些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表现形式。不是吗~纪之国宁宁小姐。”

    刚想出声争辩的纪之国宁宁感觉到有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头,耳边传来一个温和而熟悉的男声“不要再质疑评审的决断,无理取闹了~纪之国君。”

    “我无理取闹?这一切明明都是他碰巧……”

    “这并不是碰巧!”一色慧清冷坚定的声音让情绪激动的纪之国宁宁一下就愣住了,“因为江云枫学弟从一开始就注意到天气情况,推算出比赛的发展。对吧?江学弟。”

    “啊~~?哧溜~~咕咚~~”正在偷吃纪之国宁宁剩下荞麦面的江云枫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急忙吞下满嘴的荞麦面回答“一色前辈别把我说的更诸葛孔明似得,料事如神。但基本常识我还是有的,虽然已经是三月份,别的地区已经进入春天,极个别地区例如冲绳可能已经是炎炎夏日。但是我们比赛会场所在地-北海道礼文岛,还是冬天,现在会场外还飘着暴风雪。这个时候给评审端上一碗凉面实在有些太突兀了。至于我为什么会选择三番粉,因为我在国内的时候接触到的荞麦面粉都差不多是这个样子。刚开始看到一番粉和二番粉的时候还以为是假货,心里还在暗爽~远月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呀,集采的原料中被人混入的次品都不知道,现在想想觉得自己真是无知到可笑……”

    “……咳咳。”一色慧尴尬的咳嗽两声缓解一下气氛,心里埋怨江云枫为什么总是会把天聊死。另起一个话题“纪之国君,你作为江云枫学弟对手在和他一起挑选原材料的时候,有没有在提起过或许用二番粉或者三番粉来制作荞麦面的想法?哪怕是一瞬间。”

    看着纪之国宁宁茫然无措的表情,一色慧无奈的摇摇头“果然~你没有。这也难怪,毕竟真绘阿姨(纪之国宁宁的母亲)从小就给你灌输‘只有用最顶级荞麦一番粉才能做出最顶级江户流荞麦面’的理念。所以纪之国君你只不过一个功底扎实,只会把自己所掌握的技艺一样样按部就班的来进行料理制作的女孩子,家族的条条框框限制了你的思想,从小的成长环境又让你失去了‘走自己的路’的勇气。所以你的料理只不过是不断的对家族前辈的复制而已。”

    “不过幸好,纪之国君你今天的对手是江云枫学弟。用心尝尝吧~或许你能从新走上属于自己的路。”一色慧将一份纪之国宁宁自己的荞麦面和江云枫送来的那碗汤面一起对到她面前。

    吃下自己荞麦面,变凉后淡淡的清香营造出来的幻想天堂逐渐变得虚无缥缈,随着面条被咽下而烟消云散。那种美就像天边的浮云,虽然美丽但触摸不到。纪之国宁宁暗自叹息一声,随即抱起大碗,也不顾及自己在远月学生眼中文静端庄的形象。两腿一曲就蹲在会场中央的青石地面上。

    圪蹴~

    搅动平静的汤面,厚厚的油脂层配筷子打散,时隔这么久面汤依旧散着热气。连面带肉大大一夹塞的小嘴满满当当,咀嚼过程中纪之国宁宁恍惚间好似穿越时空回到了北宋的国都-东京汴梁。置身在这座一千年前就已经是常住人口过百万的大都市中,夜幕下,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瓦舍勾栏,酒楼茶坊,笙歌不停。小贩们穿街走巷的叫卖声,食肆酒家店小二的吆喝声。来往商贾讨价还价一切的一切就在自己眼前,行走其间这座千年前的国际性大都会的鲜活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触手可及。

    看到纪之国宁宁手里那只空掉的大碗,评审席上的安妮与左右的伊斯特和夏鲁姆相视一笑,他们知道从此刻起纪之国宁宁对他们做出的判定将再无异议。

    “胜利者!反抗者组,江云枫!!”

    抱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连汤都被自己喝干的空碗,纪之国宁宁喃喃自语“赢不了……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太强了……”望向江云枫那挺拔的背影,挽起衣袖后露出的肌肉粗壮的手臂。踌蹴一下后鼓起勇气咬住下嘴唇走过去。

    虽然周围看台上的学生都投来怨毒的目光,江云枫也毫不在意双手抱拳行礼“雕虫小技,献丑了!!”感觉到背后有人接近,便转身查看。

    “呀~!!”一声低弱的尖叫,显然江云枫的突然转身惊吓到接近的纪之国宁宁。

    “没吓着你吧?纪之国学姐。”

    “为了能制作出极致美味的荞麦面,我每时每刻都在不断的磨炼自己的技艺。可是为什么如此努力的我最终还是比不过你?能告诉我吗?你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

    “这个嘛~说来也很简单,就是……”江云枫看着纪之国宁宁那张精致的脸蛋的神情,秀眉微皱,美眸中隐隐含着点点泪光。主人倔强的把它牢牢控制在眼眶中始终没有滴落。那委屈又倔强的小表情,那略微显得有些唯唯诺诺的姿态。就像一只明知道你很凶但还是想接近撒娇的小兔子。

    好棒的表情!

    超赞的性格!!

    想要调教她!~~狠狠的欺负她!!把她欺负哭了再哄她!!!在这一瞬间江云枫好像打开看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觉醒了一些特殊的癖好。本来俊朗的表情逐渐开始崩坏,“嘿嘿嘿……嘿嘿……”

    “宁宁!”场边传来一声娇喝。纪之国宁宁浑身一颤,回头一看惊呼“母亲大人,您为何会在这里?”

    我去!~学姐的母上大人居来来了!江云枫赶紧转身使劲揉搓自己崩坏的脸部肌肉,让表情变得正经起来顺带擦去嘴角傻笑是流出的口水。再次回身想得体的到招呼是,就见一位和纪之国宁宁八分相像,从外表上猜年龄只有二十七八到三十之间,既有少女的青春活力又有成年御姐的成熟魅力的贵妇人真在用冷冽至极的目光看着自己,就像在看一件没有一丝回收再利用价值的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