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八八章 江云枫 VS 纪之国宁宁 青石煅烧

第二八八章 江云枫 VS 纪之国宁宁 青石煅烧

    舍弃高筋小麦粉和其他淀粉类增加粘性和可塑性的添加剂,江云枫要想把粘性极差的荞麦面从面糊变成面团,只能从用来和面的水上下功夫。可是他到底想怎么办呢?这个问题不止困扰着反抗者阵营的幸平创真和薙切绘里奈以及其他队友,同样也困扰着对立面的远月十杰。

    和正在仔细一遍遍换着不同孔径大小的漏筛过滤荞麦面的纪之国宁宁不同,江云枫一开始并没有马上处理荞麦面,而是先接了一大锅水来清洗整理出来的台面,一遍又一遍不留死角。洗完取来洁净的白毛巾擦去水渍。撒一把荞麦面粉用手在桌面上揉搓,用荞麦面粉极强的吸水性将桌面的残存的水分吸取赶干净,最后均匀的抹上一层植物油,使得桌面在赛场的灯光下闪闪发亮。

    看着反光的桌面,江云枫满意的擦去额头的汗水。重新接上一锅清水费力的搬到灶眼上开大火,锅内丢入一副两根敲断的牛大腿骨,一整根羊脊骨。一方牛肉和羊肋条,将干姜片,草果,胡椒,山奈肉桂,肉豆蔻,良姜,荜拨,晒干的香茅草,大红袍花椒捣成碎末用纱布袋装起来扎紧袋口,防止在煮汤的过程中袋口松脱,内里的香料渣滓扩散到汤水中。

    仔细检查几遍反复确认香料袋已经扎紧,江云枫才放下的投入汤锅。然后端起一个托盘跑到摆放各种辅材的展示架,选取了大量蔬菜回来。白萝卜一分四成薄片,小根水嫩的胡萝卜只是稍微清洗一下。洋葱剥去最外层的老皮从中一刀劈开连同前面两样蔬菜一起倒进汤锅,江云枫搅拌一下觉得还是欠缺一点什么。低头付思一下后灵光一闪,抓来一株西芹和一把打了一个结的小葱稍加洗净也塞入锅内,此时那口汤锅里已满是各种蔬菜和牛羊肉,原先的液面早已不知去向。

    盖上锅盖后江云枫终于抱起那袋荞麦面粉走向那张闪闪反光的案台,也如同纪之国宁宁那般经过几道过滤,摒除面粉中的粗大颗粒与荞麦的谷壳。与之不同的是纪之国宁宁是将过滤好的荞麦面粉装在一个巨大的木盆里,而江云枫则是直接堆砌在台面上,并且在面堆中央挖出一个坑,看这架势是打算将和面用的水直接倒在这个坑中。

    就在全场的观众以为江云枫要倒水和面之时,他却抛下面粉袋跑到开场时被铁锤砸碎的地面处蹲下,捏起一块碎裂的小石块仔细端详其断面。反复确认后大喜过望,捡取几块如同手掌般大小的碎块跑回料理区,全部投入另一个灶眼起火,并且还将鼓风机调到最大,让变成亮蓝色的火焰煅烧石块。空余的火力江云枫也不打算浪费,端上一锅清水准备一会煮面条。做完这一切之后便搬来一张凳子坐在炉灶前,注视着两个熊熊燃烧的灶眼似乎在等待某一个时刻的来临。

    打从荞麦面粉装入特制的大木盆的那一刻,纪之国宁宁就不再去观察江云枫的动向,转而集中自己全部的精力开始和面,在此之前纪之国宁宁先往大木盆中倒入一小部分高筋小麦粉,从量上来看应该和木盆内的荞麦面的比率是九比一。

    “阿勒~荞麦面与小麦粉的王道配比不应该是八比二吗?宁宁学姐这样的配比粘性还是不够的……”幸平创真突然指着纪之国宁宁手里一小撮灰白色棉絮状的物体问“那是什么?绘里奈酱,你看宁宁学姐把一团很像棉花的东西和木盆里的荞麦面混合了。”

    “这种东西我好像在哪见过,想不起来了……”

    一色慧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那是干燥的雄山火口纤维,混合再荞麦面粉中被水浸湿后能为荞麦面增加爽滑劲道的口感,同时其本身的粘性正好弥补了因为小麦粉不足而空缺的粘度。”

    “雄山火口?那是什么……”

    一色慧刚想要接着说时,薙切蓟却抢先向全场师生解说“各位同学请大家注意观察纪之国的手势。”经他这么一提醒,全场的观众才留意到纪之国宁宁此刻正在缓缓往木盆里混合好的荞麦面粉中倒水,然后用她那双纤细白净的手轻柔的揉捏着。干燥的面粉经过纪之国宁宁双手来回不断的顺时针揉搓,变成一粒粒分明的小面疙瘩,聚拢成更大的面疙瘩,最后汇聚成一整个大面团。

    认真的神情,坚定的眼神,轻轻抿着的小嘴这些聚集在纪之国宁宁那张精致的脸蛋上显得格外有魅力,平时的纪之国宁宁一向给人一种大和抚子般含蓄内敛的静美。性格喜欢安静的她总是跟随在第一席司瑛士的身后,在相较于其他十杰显得默默无闻。广大的远月普通学生除了知道纪之国宁宁出身与传统日料的名门望族,是远月十杰第六席之外鲜少听闻她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事。但是今天在场的学生们将从新定义一个观念,谁说男人在全身心工作时特别有魅力,女人也一样!

    “同学们,注意观察。纪之国宁宁她的双手拇指与其他四根手指相互联动,交错搅拌揉捏着荞麦粉。这种纤细的手法使得每一粒荞麦粉都能与水分充分融合,正如大家所看到的,荞麦面粉从如绿豆般大小演变成黄豆最后聚拢成一整个面团然后在弄散,这种【聚拢、揉摊】的工序,一直周而复始直到面团质地均匀劲道,表面洁白光滑。”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用这样的和面方法,将水分控制在最低限。口感将会有多么富有层次和风味。”薙切蓟话锋一转“对了,我想大家一定还在疑惑为什么纪之国宁宁不去遵循荞麦面与小麦粉那八比二的王道搭配。减少小麦粉的含量转而用另一种大家基本没见过的材料进行替代,现在我就向大家揭晓答案!纪之国宁宁用来替代小麦粉的那团棉絮状的东西叫做‘雄山火口’其实就是臭山牛蒡叶子背面的绒毛纤维。产自长野县的富仓山区,当地应为是山地古代交通闭塞,当地居民没有足够的小麦粉来充当荞麦面的增粘添加剂,就地取材用‘雄山火口’混入面粉当中不仅解决荞麦面粘性差的问题,意外的获得了极佳的口感。”

    薙切蓟说到这里,有些无奈的摊摊手“不过这样的应对方式还是带来了一下副作用,毕竟‘雄山火口’取自臭山牛蒡,所以在荞麦面中用量过大之时会使得做出来的荞麦面条带有一股山牛蒡的臭味。在古代粮食短缺,人们为了生存填饱肚子根本无暇去顾及面条臭不臭。如今时代不同了,还继续遵循古法去制作,现代人根本就无法接受。所以出身日料名门纪之国家的纪之国宁宁创造性的将二者融合,今天将会为大家编织出一道梦幻般的荞麦面!!不愧为引领普通学生前进的中枢美食机关成员,让我们为每一步都如同教科书般精确的纪之国宁宁同学鼓掌!!!”

    雷动的掌声和欢呼声响彻会场,完成繁重的和面工作的纪之国宁宁抬起纤细的手腕,用衣袖擦去溢出的汗水,抬头望向对面的江云枫。“怎么了?纪之国宁宁学姐,有何指教?”撇去汤锅浮沫的江云枫回头看到纪之国宁宁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忍不住问道。

    “江云枫学弟,你就这样胡搞瞎弄一路赢过来的吗?”纪之国宁宁眉宇间透着浓浓的失望“料理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你连面团都没有和好。或许以前你能通过奇思妙想,还有你那神鬼莫测的刀工取得胜利。但这次你不会这么走运了!纪之国家历经四百余年无数先祖对于荞麦面倾注了毕生心血,所换取来的历史沉淀让荞麦面绽放出来的美味光芒,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

    深吸一口气后纪之国宁宁冰冷的说“我承认在其他菜系上或许你有和我一战的实力,但是!在荞麦面的领域里,你~不存在任何赢过我的机会!!”

    无视看台上学生们的跟风嘲讽,江云枫无所谓的笑了笑。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后将已经烧开的热水锅端离炉火,拿起铁夹从炙热的炉膛中夹出被好的通红都快要融化的石块,放到一旁早就准备好装满清水的大碗中。‘滋滋滋!~~~’滚烫的石块立刻让冰凉的清水在大碗中沸腾翻滚,剧烈的反应使得厚实的大瓷碗都在台面上抖动,不断有滚烫的液体泼洒到台面上。

    许久~瓷碗沉静下来,原先放进碗里的石块历经了急促且剧烈的冷却过程,受热胀冷缩的原理已经在碗底碎成一摊灰白色的粉末,而原先碗内清澈的冷水此时也变成大半碗浑浊的热水。捧起大瓷碗江云枫用过滤网小心的将石渣碎末与渣滓分离出来,洁净的热水进过多次的调整浓度和温度后用手指沾一点尝尝味道,拍拍手道“宁宁学姐,我的确没有像您纪之国家那样几百年的积累。但请您刚才说的话,我很不高兴!!!因为接下来我要用到的技艺也同样传承了上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