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九五章 特训开始

第二九五章 特训开始

    还是那辆薙切绘里奈的专属列车,只不过乘客又多了几名。对于长达8节的内部装潢豪华到极致的私人专列来说,多不多几名乘客没什么区别。最后一节的酒吧车厢幸平创真父子真在进行促膝长谈。

    而在位于专列中央的休闲车厢内,江云枫给薙切仙左卫门奉上一杯香茶后,瞟了一眼乖乖坐在他身边的薙切绘里奈,低声问道“总帅,您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晋级考核现场?难不成只是为了来看一眼自己可爱的孙女有没有被人欺负?”

    “你小子的嘴还是这么喜欢信口开河。”薙切仙左卫门捧起茶杯抿了一口,“堂岛,你来解释吧。”

    “是,仙左卫门大人。”堂岛银领命“江云枫同学,你知道go吗?”

    江云枫木讷的摇摇头“最近一直忙于考核,很久都没有关注过新闻。”

    “go前身是世界米其林星级评定机构,只不过今年与蓝带联盟还有海外的唐人街中餐厨师还有世界上其他的地方菜系进行整合,形成的一个庞大的世界厨艺联合会。宗旨是促进全球各大料理流派的交流与发展。”

    “海外的中餐厨师不都是听从中华厨师理事会的领导吗?为什么会加入go?”江云枫被堂岛银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薙切仙左卫门放下茶杯平静说道“其实海外的唐人街早就对理事会的理事选拔机制颇有微词,他们一直寻求在理事会决策层中能拥有更大的话语权。但是每一届的十三位理事中总有七位是被官方派遣具有政府背景的人物,而对于剩下六个席位的争夺又敌不过菜系龙首。所以就在去年年底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同时宣布不再服从中华厨师理事会的领导,转而全数倒向go。”

    “这么说来。理事会岂不是名存实亡?”

    “也不尽然。”堂岛银接着说“王占元理事长召开了紧急会议,制定出了应对方案。奈何各地唐人街已经离心离德导致收效甚微,理事会现在只能号令大陆本土的厨师,而海外唯有横滨中华街表示观望。但是联合会得势不饶人,已经开始对理事会发起全面性的挑战,港台地区的厨师系数归顺联合会。澳门地区也摇摇欲坠,就算中华厨师理事会现在的实力处于历史最低点,但是王占元理事长任然召集四家八龙首,依托大陆地区与国家烹饪学院作为后盾,组织反击力量力图先稳定澳门地区,再出师远征收复港台以及全球的唐人街。”

    “厨师界出来这么大的事,政府就不管吗?”

    “各国的政府都表示这是良好的交流行为,全都是乐见其成。”

    江云枫不由得发出由衷的感叹“官僚体制呀~~只要不危险他们的统治就对这些事不闻不问。想想也是,厨师嘛~有一个世界性的组织统一管理能给各国政府省不少麻烦事。不过还是不清楚,这些与蓟总帅好像没太大关系吧?”

    “中村是新任蓝带联盟首席,同时也是他促成了go的整合。所以现在他的身份除了远月新总帅之外,还是联合会最高决策者之一。”车厢门自动打开,幸平诚一郎带着幸平创真与田所惠走走进来,“哟~小绘里奈,你还没休息呀。哎?总帅和阿银你们也在呀。”

    “诚一郎!!!”堂岛银看见幸平诚一郎突然出现,莫名怒火就涌上心头。抱起揪住他的衣领使劲摇晃“我还没来得及找你算账,你居然还敢摆着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出现!!我已经受够你这种性格了!!不论是以前在远月的学生时代,还是现在每一次都要我出面帮你收拾残局!!你又没有设身处地的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只……只不过是一件小事……阿银,你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小事?!!!”堂岛银咆哮道“随随便便就发动联队食戟,用他们现在的实力去对阵十杰全员这还叫小事?那你告诉我,什么是大事?!!!”

    “……”幸平诚一郎尴尬的笑了笑“那个……如果你有怨言的话,就在特训的时候我们顺便来一场较量吧,如何?”

    “好呀!正合我意!!”堂岛银转头对薙切绘里奈说道“绘里奈小姐,情况紧急!关于联队食戟的特性,今晚,不!!~~马上开始!!!”

    “唉?~~”薙切绘里奈傻眼了“现在开始?”

    江云枫一听马上又要进行料理对决。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堂岛前辈,我们大家都累了一天了。能不能今晚先休息,明天再开始关于联队食戟的特训……”话还没说完,就在堂岛银的威逼下又吞回肚子里。

    “那好,就参照联队食戟的模式,先来一场3对3的特别训练。我担任评委!”薙切仙左卫门拍案而起,伸出拽有六根纸条的右手说道“你们每个人抽一个。按照末端的颜色分组。”

    堂岛银与幸平城一郎身为带队主厨,率先各种抽取一根,其余的人跟进。

    “分组完成!红队,堂岛银,江云枫,田所惠!白队幸平城一郎,队员幸平创真,薙切绘里奈!!两队的主厨分别是银和诚一郎,其他两位只能辅助主厨完成料理!”薙切仙左卫门将手收回和服衣袖里,沉身道“双方的料理菜品相同,都是【土豆泥焗绞肉】这是一道传统的法国菜。就是把土豆泥,肉泥,芝士按照一定的排练顺序,分层堆叠起来,然后送入烤箱烤制的菜品。做法上与意大利千层面类似,不过在此我要附加一个额外的条件,那就是在料理过程中必须保持沉默!”

    堂岛银朝面前的幸平城一郎撇撇嘴“我劝你最好认真点,我可已经不再是学生时代的那个我了,诚一郎……”

    “哟~~哟~~~还真是气势汹汹呀~~”幸平城一郎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伸手冲着堂岛银勾了勾手指“我好怕怕哟~阿银,尽管放马过来吧!!”

    “你这个混蛋!!我果然不能忍呀!!!”堂岛银立刻爆炸,就想上前用拳头告诉幸平城一郎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但是被江云枫与幸平创真合力拦住。

    “堂岛前辈,何必更诚一郎大叔一般见识呢。反正你也忍受了这么多年了,多忍一次又何妨?”江云枫死命顶着堂岛银的腰部,不让其上前。

    “是呀,是呀。堂岛学长。别和我老爹一般见识。”

    对面不断朝堂岛银做着鬼脸的幸平城一郎听到自己儿子幸平创真的话,就不乐意了“喂喂喂~创真,你小子胳膊肘怎么朝外拐呀?哪有儿子帮外人挤兑自己父亲的呀?”

    幸平创真回头答道“老爹,你少说两句行吗?!!!”

    经过几次深呼吸,压抑住心中怒火后,堂岛银挣脱二人的控制。脱下身上的西装,解开衬衫的一颗扣子。露出壮实的胸膛,挽起衣袖不屑道“幸平你快回去吧,我不会和他一般见识的!”

    幸平幸平诚一郎同样也挽起自己的衣袖,不同的是还不忘朝堂岛银挑衅似的瞟一眼,惹得对方额头浮起青筋。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薙切仙左卫门用洪钟般的声音宣布“料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