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七四章 面,非面 一

第二七四章 面,非面 一

    札幌,是一个位于日本北海道道央地区的都会城市,为全日本人口第五多的城市,也是日本的政令指定都市之一。由于札幌市是北海道政府(道厅)以及石狩支厅办公室所在地,因此也成为北海道的行政中枢。札幌市位于北海道石狩平原西南部,是日本人口过百万的都会区中最北方的一个。除此之外,由于日本是个岛国,主要城市大都临海,札幌遂成为少见的内陆大城,是内陆城市中人口最多的一个。除了是北海道的行政中心外,札幌也是北海道的工商业中心,曾在1972年举办过第11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位于市中心的带状公园大通公园也是每年札幌雪祭的举办场地,因此札幌也是个国际知名的观光都市。

    远月学院的大巴车队在开道警车的指引下穿行在札幌市区,引得无数市民和游客驻足围观。车队中其中一辆大巴上气氛非常沉闷压抑,前排的学生们不时回头去观察聚集在车厢被定性为‘反叛者’的学生。

    一位眼尖的学生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之处,默默清点一下人数,压低声音对身边的好友说道“你又没有注意到,他们少了一个人。”好友闻言特回头仔细查看后答道“没错!是少一个,好像那个叫江云枫的中国留学生不见了。会不会因为害怕临阵脱逃了?”

    “不会吧,人家再怎么样好歹也是秋季选拔赛的冠军。临阵脱逃不太可能吧?”邻座的学生也加入讨论。

    “我认为有可能,毕竟被【中枢美食机关】和总帅重点针对,压力是很大的。与其考核失败被强制退学还不如主动退学保全脸面。”

    前排学生虽然都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但大巴就这么大,人一多议论的话语还是传遍了全车。后排和江云枫相熟的众人神色更为低落,“江君到天亮了都没醒来吗?”吉野悠姬忧伤的开口询问。

    “没有,今早就在我们离开绘里奈大人的专列换乘大巴时,事先联系的国立札幌中央医院的救护车也同时把还处于昏迷状态的江君接走。”身为薙切绘里奈贴身秘书的新户绯沙子答道。

    “缺席等同于晋级考核失败……”榊凉子哀叹一声“江君被强制退学已经成为定局了……”

    塔克米靠在座椅上,仰天长叹“没想到这么强悍的他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倒下……没能和他好好较量一番还真是遗憾呀。”

    亲眼见到江云枫被医生们抬上救护车,一路上都沉默不语的幸平创真,一直以来被内疚自责折磨着的他此刻忍不住狠狠的锤了一拳面前的座椅靠背,坚固的金属框架把他的手削去一小块皮肤,鲜血哗啦啦的就从伤口涌了出来。

    “呀!!创真君,干嘛要伤害自己呀~~”田所惠大惊失色,连忙捧起幸平创真受伤的右手,仔细的擦去血渍,取下大巴上的医药箱温柔的为他包扎伤口。

    “内讧了呢,看来江云枫的离去引发了他们的内部矛盾。”幸平创真自残式的一拳,再次引起了前排学生们的热议。

    “堡垒向来都是从内部攻破。我听说江云枫并不是临阵脱逃,而是拿了【中枢美食机关】的好处叛变了。”

    “是吗?可是我听到的消息是说江云枫被收买了。”

    听到学生们开始造谣,沉默的薙切绘里奈抬起头,冷冷地说道“如果再让我听到谁在背后恶语中伤他人,就别怪我不客气!”

    前排的学生们纷纷停止议论,在自己的位置上端着做好,噤若寒蝉。

    大巴车队经过十几分钟的车程离开了繁华的市区,在深山中一座占地面积广袤的欧式庄园前停下。学生们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一间宽阔的大厅。里面事先已经布置好料理台和需要用到的厨具。

    “请大家安静,尽快找到自己相应的位置。考核马上就好开始了!!”一名高瘦的中年厨师拍着手催促东张西望的学生们“想要参观这座庄园大家就尽快回到自己的位置,通过考核之后有的是时间!”

    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名单,中年厨师接着说“在此知我介绍一下,我是负责第二场考试审查的主考官远藤。既然大家都找到各自的位置了那么下面开始点名核对一下考试学生人数。请念到名字的回答一声到。”

    远藤翻开名单,按照排序逐一点着学生们的名字,被点名的学生也配合的高声回答。当点到江云枫的名字是无人回答,远藤以为自己的声音太小于是又提高声调再喊两次。

    依旧无人应答。

    “看来已经出现第一位临阵脱逃者了呀,虽然老师我对这种弱者的行为非常鄙视。但还是不得不佩服这位江云枫同学识时务,有自知之明选择了一个相对体面的退出方式,也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远藤合上手上的花名册“那么我宣布江云枫同学因为缺席考核,成绩将按不合格论处,给予退学……”话还没说完,会场四周的音响系统就播放出一段让人血脉喷张的交响乐。正是时下很红的动漫《甲铁城》的一首插曲,出自无脑燃的配音泽野大神之手,被尊称为上吊神曲。

    神情低落的极星寮众人听到音乐响起后,都振奋的抬起头注视着大门口。会用这么骚包出场方式的全远月也就只有江云枫这个死宅。远藤被突然响起的音乐搞得有些措手不及,急忙询问身边的工作人员“怎么回事,总控室出了什么问题吗?”

    黑衣人立刻抓起对讲机呼叫总控室,很快回复远藤“远藤讲师,总控室没有回应!”

    “那还都楞着干嘛!!赶紧去看看怎么回事呀!!!”

    这时音乐来到最高点的人声歌部分,女歌手高亢的演唱着“heartsburieseasily

    心碎就是那么简单

    homuchstrengthourbodieshaveachieved

    我们的体内又隐含着多少力量

    on-tyoupleaseforgiveyouself

    你就原谅你自己吧好吗

    andthetearsillgoabovethesky

    泪水会就此化作云烟

    so,sobbitterlyinmyarms

    那就在我的怀里尽情地哭泣

    justletgoselfishly

    对自己自私一回。”

    紧闭的大门被人用极强的力道撞开,连带把涌到门口打算前往总控室查看情况的黑衣警卫也全部弹飞,倒在不远处。一位身穿病号服的年轻男子冲进会场。把右手拎着的一根挂有点滴药瓶的输液架往地上一杵,从拎着的印有肯德基标准的塑料袋中取出一只炸鸡腿咬上一口含糊不清的说“我听到刚才有人喊我的名字。”

    被惊吓的手里的东西都掉到地上的远藤讲师附身捡起花名册,厉声责问“你是何人?为何强行闯入远月晋级考核的会场!难道就不怕承担法律责任吗?”

    “啊?法律责任?我怎么没听过远月的学生来参加学园举办的晋级考核还犯法的,讲师我读书少您别诓我呀。”少年继续啃咬着手里的鸡腿。

    “你就是江云枫!你把总控室里的人怎么了?”

    “没怎么样,我先前好声好气的拜托他们帮忙放一下这首曲子,但他们死活不同意,所以我只能自己动手咯。”江云枫把吃干净的鸡腿骨丢进塑料袋,再取出一只咬上一口。

    “自己动手,你……杀了他们?”远藤惊恐的指着江云枫。

    “讲师您黑帮电影看多了吧?怎么可能。我只是把他们捆在椅子上而已……不过,讲师既然考核还没开始,我现在来不算迟到吧?”

    “你已经没有资格参加考核了,马上报警把这个捣乱的危险分子逮捕!!”在远藤大声疾呼中,从地上爬起来的黑衣警卫和后面赶来的警卫一起把江云枫团团围住。

    “干嘛?还想动粗不成!来呀~躺了这么久正好活动一下身体!”江云枫穿着拖鞋的右脚一踢输液架的底座,摆出一副架枪的姿势。用被咬了一口的炸鸡腿指着周围的黑衣警卫。

    “都给我住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