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七三章 第二站,札幌

第二七三章 第二站,札幌

    收起听诊器,指挥护士给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江云枫带上氧气面罩,挂好点滴接通检测设备,随车女医生拿着诊断报告转身离开房间。医疗车厢走廊上,听到江云枫病倒的消息,所有人都赶了过来。

    “他的情况怎么样?”薙切绘里奈焦急的询问江云枫的检查结果。“绘里奈小姐先别激动,好在病人身体强壮,现在各项生理机能还算稳定。但情况不容乐观。”女医生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翻译手上的检查报告严肃的说道。

    幸平创真挤到前面开口问道“白天还好好的,上蹿下跳都不带喘气,晚上怎么说倒就倒了呢?医生,阿枫到底得了什么病呀?”

    “根据幸平同学先前的描述再结合我们的诊断,病人是主要病因是掉进冰水池后吸入污水,后期处理不当由低温症引发上呼吸道感染和急性肺水肿,以及饮食不当引发的急性肠胃炎。”女医生合上手里的诊断报告书接着说“从仪器显示的数据来看病人应该在傍晚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病发,当时如果马上就医的话就不会引起这么严重的并发症。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让病人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以至于拖延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医生,那他还能去参加明天的晋级考核嘛?”田所惠说出了所有人除了江云枫的身体状态之外最关心的的一个问题。

    女医生摇摇头说“不可能了,以现在病人的状态,明天能不能醒过来都还不好说。如果病人明天没有苏醒的迹象,绘里奈小姐的专列医疗条件有限,抵达札幌后就要马上转往当地的大医院进行下一步的治疗,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有控制病情不让其进一步恶化和简单的治疗。”

    “怎么会这样~”榊凉子始终不愿相信这个结果“江君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破坏的蓟总帅想要拆解极星寮的计划。结果当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只能站在这里干看着了无能为力。”

    “都怪我!”幸平创真一锤狠狠的砸在车厢墙壁上,懊恼的说道“要是下午我没有挑起雪仗,阿枫就不会掉进那个水池。这一切都是由我引起的,阿枫明天因为缺席考核而被退学我会和他一起离开远月。”

    众人闻言皆大惊失色,都围上了七嘴八舌的劝说幸平创真不要意气用事。但一根筋的幸平创真认为是自己的原因才会造成江云枫病倒,而缺席晋级考核被退学,死活都要自己承担责任。

    薙切绘里奈阴着脸,推开人群走到幸平创真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幸平创真脸上。清脆的耳光声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平时高贵优雅,气质出尘。经过极星寮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待人接物随和温婉的薙切绘里奈大小姐此刻却变得这么暴力。

    “清醒了没有,如果没有我再来一巴掌。”缓缓抬起头,薙切绘里奈那紫色眼眸中冰冷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要说承担责任,在这的所有人都有责任!按照幸平你的说法,我们大家是不是都要跟着一起退学?这样谁最高兴?中枢美食机关!因为他们可以不废吹灰之力就把所有反抗学生实力最强的团体驱逐出远月,剩下的虾兵蟹将还不随他们揉捏?你再想想,要是江云枫几天后醒来,看到自己拼命守护的同学因为一个可笑的理由,主动放弃抗争的机会,他没病死也会活活被你们气死!”

    众人都羞愧的低着头,幸平创真则捂住被打的脸颊沉默不语。

    薙切绘里奈叹息一声,语气变得平和许多“今晚,我们在街上遇到了同样是来参加考核的女木岛冬辅,久我照纪以及一色慧三位学长,尤其是一色学长来带来一个重要情报。我们要面临的处境已经相当严峻了,像今天这样的考核一共要进行五场,往后一场会比一场更加困难。而且全体十杰和所有听命于【中枢美食机关】的后备十杰和精英士兵们全部云集在北海道,这不是一个巧合,父亲大人已经下定决心,不择手段也不惜一切代价就在北海道把所有反抗他的学生全部解决!

    江云枫离开远月之后,往后的考核甚至是混战都需要幸平你扛起大旗,来带领大家继续前进。所有不要再说这种幼稚的话了,大家也要加油,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料理技术,争取不要拖累幸平同学。”薙切绘里奈的说还没说完就被刺耳的警报声打断。

    一名护士急匆匆的跑出来,焦急的对女医生说道“医生,病人开始喷吐白色泡沫,现在呼吸不顺畅,全身痉挛,血压和心率下降,器官也开始出现衰竭的现象!!”

    女医生一惊,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跟随护士跑回医务室内,走廊上的众人都聚集到门口向内观望,只见女医生骑在江云枫痉挛的身体,和一名护士奋力的往正在向外不断冒白色泡沫的嘴里插呼吸管,回头对另一名护士喊道“准备强行针和心脏除颤器,马上开始急救!!!”

    “是,医生!马上准备!!”那护士高声回应,从外室的医疗仓库中推出急救小车,顺手把医务室的门关上。“都还愣着干什么?在这等着也没用,还不如回去抓紧时间补习更多向有关北海道的相关知识。”说完薙切绘里奈只留给大家一个慢慢远去的背影。

    幸平创真深深的望了紧闭着门的医务室一眼,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声音“走!我们回去补习,不要辜负了阿枫这么久以来的努力!”带头朝会客车厢走去,众人都关切的望了一眼医务室后也跟随着幸平创真的脚步离开。

    回到自己在专列上的寝室,关上门后薙切绘里奈背靠着门缓缓滑落坐在地上,双手抱头埋在膝盖上。心里不断自责,后悔自己当初在酒店洗衣房见到脸色有些泛白反应迟钝的江云枫时天真的以为他只是自作孽被冻得,还拉着他上街去买衣服,吃拉面,捧回心仪已久的轻。耽搁了太多的时间,以至于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机会。

    不过那个笨蛋也真是的,明明身体已经很不舒服了却要强忍着,还挤出笑容来陪自己。难道就是为了不扫自己的兴致,真的好傻~~呵呵~~好傻……可为什么自己的心好痛?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让江云枫病情拖延到被急救的程度,薙切绘里奈流下了懊悔的泪水。

    “绘里奈大人,您没事吧?江君已经被抢救过来了。”门外传来新户绯沙子关切的声音。

    薙切绘里奈抹去眼眶边的泪水,深呼吸稳定情绪,答道“是吗?我就说那家伙的命硬的跟蟑螂一样拍扁了都死不了,又是个好色之徒。阎罗王怕他搅乱地狱的秩序调戏骚扰女鬼是不敢收他的。绯沙子就麻烦你继续给幸平他们补习,我先休息了。”

    “绘里奈大人言重了,能帮上您的忙是我绯沙子一身的荣幸,那就不打搅您休息了。”

    心中一块大石落定,薙切绘里奈扑到在柔软的天鹅绒大床上,缓缓的沉睡过去……

    列车路过铁轨岔道是发出的车身震动惊醒薙切绘里奈,抬头望了一眼窗外。天际线已经显现一丝鱼肚白,缓缓拉开寝室门探出头去观察,整趟专列除了运行是发出的声响,就没有其他的声音。外间新户绯沙子已经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沉沉熟睡,不时还发出可爱的小呼噜。

    摄手摄脚的走出房间,来到车厢过道上左右眺望,静的出奇看来所有人都已经休息。轻轻拉开医务室的门,坐在病床前小板凳上正揉搓着自己疲惫双眼时不时打瞌睡的值班护士以为是有人来接自己的班了,于是回头望了一眼,见薙切绘里奈站在身后。吓得急忙起身,有些语无伦次“绘里奈小姐~我~~我~我在认真值班,并没有打瞌睡……”

    薙切绘里奈举手打断的小护士的辩解,说道“没事,累了的话就去休息吧,我来替你。”

    “那哪成呀,怎么能让绘里奈小姐值夜班呢。”

    “好了,你也累了一晚上了,现在我命令你去休息!”

    执拗不过小护士只能点头应下,详细的给薙切绘里奈介绍了紧急按钮和屏幕上显示的各种数据的意思后才离开医务室,返回自己的休息间。薙切绘里奈则坐在小护士那张板凳上,看着病床上那个帮自己挡下所有危险的男生,此刻嘴里插着呼吸管躺在病床上,变得脆弱不堪再也没有从前的强悍。电子屏上显示的各项数据都稳定正常,呼吸也平和如果没有插在嘴里那根呼吸管,就只是睡着了而已。

    全身心放松后,积攒的疲惫如潮水般涌来。薙切绘里奈轻轻握住江云枫夹有心电图感应的右手,趴在病床边沉沉睡去。窗外东方天际线大亮,和煦的晨光透过车窗玻璃照射进来,轻柔如水好似深怕重一份都会打破这唯美的画面。专列也伴随着初升的旭日开进了北海道的都会城市-札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