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六九章 倒流的时间 四

第二六九章 倒流的时间 四

    “没想到他们还真是厉害呀,竟然真的用那种品质的大马哈鱼完成料理。单从外观和香味上来说,真是让人想一试究竟。”

    “即使他们做出来又如何,依我看只不过是徒有外在。香味在怎么浓郁,摆盘和造型再怎么吸引眼球。也掩盖不了不是应季的大马哈鱼缺失的肥美。”

    “可是,如果不好吃绘里奈小姐也不会有那样的反应呀?”

    “这你们就不懂了,我得到可靠消息绘里奈小姐在蓟总帅回归远月之前就已经搬离主宅,入住到反抗者的大本营极星寮了。所以据我观察刚才绘里奈小姐的反应多半是装出来的,毕竟相处这么久不想让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就这么被驱离。你们看广井讲师都沉默不语,可见这道料理只是香味浓烈,摆盘新颖而已。”

    江云枫最后点了一把火与主考官广井吃下鱼肉后长久的沉默,引得围观等着看反叛学生们如何出洋相的学生们相互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纷纷说出自己猜测的结局,无一例外都是不被认同。

    牙白~~牙白!!这种鲜美不应该是那种品质的大马哈鱼能拥有的呀,这哪是产完卵筋疲力尽的死鱼,分明是夏末秋初在大海捕食完毕,顺着淡水河流奋力逆流而上雄健而强壮的活鱼。

    把咀嚼碎的鱼肉刚咽下,醇厚的回味就仿佛是一只从满活力的大马哈鱼逆流而上,迎着湍急的水流扭动着强健的身躯,挥舞强而有力的尾鳍拍打的口腔内壁与鼻窍。鱼肉鲜美肥厚的韵味肆意的炸裂开来。

    老迈的躯体被这极富冲击力的美味刺激得抖如筛糠,手里连筷子都握不住,掉落到桌面上。广井讲师虽然之歌见风使舵,趋炎附势的小人,但能被薙切蓟看上,委任为晋级考核的主考官之一必定有她的过人之处。

    双手紧紧纠缠在一起,低着头不让面前的江云枫几人察觉自己的神色。广井开始分析江云枫是如何把品质最低等的鱼肉做出这种突破天际的鲜美。经过刚才的试吃,就基本尝出江云枫是利用大量紫苏叶将品质最差的大马哈鱼为数不多的鲜味全部提了出来,但就算如此也达不到这种逆天的程度。

    粗重呼吸使得口腔中气流速度加快,一股清凉感引起广井的注意。连忙从新捡起筷子沾了一点散落在鱼身旁的酱汁,送入嘴里品尝,清凉感一样,还带有一股很特别的清香,是薄荷!

    原来如此!先以紫苏激发出鱼肉残存的鲜美,再以薄荷刺激食客的口腔,使得味蕾变得异常敏感。这样鲜美程度就会进一步放大,鱼肉中有两种不同程度的酸味,一种酸中带甜有水果的芳香,想必是最先用搅拌腌料时加的柳橙汁。而第二种酸不仅带有乔木类香味还有一丝丝让人愉悦的微辣,进一步刺激味蕾,让鱼肉的鲜美程度再一次放大,本以为那小子只是嘴硬,没想到他真的做到了让时光倒流!

    窗外的太阳已经完全沉入远处山峦的背面,烤鱼身上的火焰也完全熄灭。江云枫双手撑着桌面笑问“广井讲师,现在太阳已经完全下山咯,我们班到底合不合格,您老到是吱个声呀?”

    “这种菜品!这种菜品!!这种菜品!!!”主考官广井愤然起身将手里的筷子重重摔在桌面上,想要违心的说出否决的话但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嘴。痛苦纠结良久才张嘴问道“你为什么没有选择到外面市场去碰碰运气,反而执意要用这种品质的原料?”

    江云枫笑了笑“讲师说的没错,凭借爱丽丝小姐的财力找到比这条品质要好的大马哈鱼的确不是什么难事。但这样会消耗大量的时间,我们很有可能因为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料理而被淘汰。另外既然有一条还能吃的鱼摆在面前,干嘛还有浪费现成的去舍近求远,决定一道菜好不好吃食材的品质固然站很大比重,但更多的因素还取决于烹调厨师自己本身的技艺。”

    广井深深的看了江云枫一眼,从他身上好像看到年轻时的自己。傻乎乎的愣头青一个,对料理抱有极大的热情敢于去挑战去探索。做自己想做的菜,走自己想走的路。随着年龄的增长,岁月磨去棱角把自己打磨的无比圆润光滑,为了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也学会了趋炎附势,见风使舵。苦笑着摇摇头朗声道“江云枫班组合计五人,第一场考核及格。料理时间到!还没完成自己班组料理的学生全部判定为不及格!自行回房间去取行李办理退学手续吧。”……

    “大家都安全通过第一次考核,真的太好了!”有些兴奋的薙切绘里奈挥舞着小拳头独自一人,穿着浴衣端着装有自己专属沐浴用具的小木盆离开温泉浴池,温润的泉水让她白皙的细嫩的肌肤染上一次薄薄的粉红,显得格外可爱诱人。

    刚进入走廊,浴室隔壁洗衣房内一个熟悉的背影引起了薙切绘里奈的注意。虽然酒店中央空调系统把室温控制在舒适的26度,但大晚上还穿着远月秋季制服的男子,在本次晋级考核中自己认识的只有一位,于是便轻轻靠上前去。

    江云枫从烘干机里取出自己掉进冰水池弄脏的那套冬装,放到鼻子前闻了闻不禁眉头直皱“都洗了三遍了,洗衣液和除臭剂也快用光了为什么还有那股子难闻的烂泥巴味呀?”

    “你在干什么!”

    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声着实把江云枫吓了一跳,连忙转身辩解“我只是来洗自己的衣服,并没有对其他女生的衣物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哟~这么快就坦白了,看来你原先是打算做些过分的事情咯?”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以及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紫罗兰香水味。江云枫抬头一看,却是一袭浴衣的薙切绘里奈抱着小木盆站在自己面前,当即松了口气嘟囔道“原来是大小姐呀,我还以为是酒店的安保人员呢。”说完准备将冬装再次投入洗衣机进行第四次清洗,不料被薙切绘里奈劈手夺去。

    琼鼻轻嗅之后,薙切绘里奈直接把衣物丢到一旁的垃圾通道中。“别呀~我就这么一套冬装,多洗几次或许还有救。就算不行将就将就也也没问题呀!”江云枫扑到垃圾通道的入口,试图抢救自己坠落的冬装,显然没有成功只能眼看着羽绒服消失在漆黑的通道中。

    “都臭成那样了还洗来干嘛?到酒店大堂等我。”说完薙切绘里奈转身离去。

    “干嘛这是?大小姐要去哪吗?”没有得到回应的江云枫只是悻悻的摸摸鼻子,前往酒店大堂。

    一辆出租车行驶在夜间繁华的函馆街头,车内江云枫好奇的询问身边化稍加化妆一眼看不出本来面目,只是一位很漂亮的金发美少女的薙切绘里奈“大小姐,我们这是去哪呀,而且您出门怎么不带上绯沙子呢?难道是私奔!哎呀~我还没做好准备。”

    “你如果不想被扔出去最好闭上你那张臭嘴!”薙切绘里奈不厌其烦的别过头冷冷说道“绯沙子正在酒店里给其他人继续北海道知识讲座。至于去哪,你不要喋喋不休的问,到了自然会知道!”

    为了不让自己在零下十度的气温下,一袭远月秋装上演跑步追车大戏。江云枫老实的闭上嘴,乖乖的如小学生一样坐好,双手放在膝盖上。出租车最终在函馆市中心停下。

    江云枫冒着零下的严寒先一步下车,绕过后备箱来到另一侧打开车门,一手垫在门框上。付完车费的薙切绘里奈迈出黑丝秀足踩在铺着积雪的街道上,离开出租车,朝面前的大厦走去。

    单薄的羊毛呢子外套和衬衫根本阻挡不了零下的严寒,江云枫搓着自己的双臂也跟着进入那栋招牌上写着‘优衣库’的大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