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五五章 狩猎开始

第二五五章 狩猎开始

    “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要放弃呢?更何况绘里奈小姐还对你有意思。”大御堂文绪叼着根烟好奇的面色怪异的江云枫。

    “文绪太太就别再拿我开心了~绘里奈大小姐怎么可能垂青像我这样的家伙。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实在脑补不出理由。”江云枫还在激励辩解,不肯直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小子~不用再狡辩了。”大御堂文绪弹掉烟灰,戏虐道“老太婆我吃过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你跟绘里奈小姐的关系就像一层窗户纸,就看谁主动去捅破。你也不想想,放眼整个远月。能让薙切绘里奈小姐在乎和关注的人,除了你还有谁?”

    “或许是我这个人嘴贫,惹人讨厌吧。”

    “行了~老太婆我也年轻过。如果不是出于绝对的信任,一个正值花季的又如同花儿一样娇艳的妙龄少女会之身跟随一位男生远渡从洋,去往异国他乡。当然,你一定会说,她是护送新户绯沙子去进修。你再想想,既然绯沙子进修入学手续办完,绘里奈小姐为什么不直接返回日本,而是南下两千多公里,到你这家伙家里一住就是几个月。醒醒吧~小子!说出去能羡慕死多少人了?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都不知道文绪太太在说什么~~”江云枫招架不住,落荒而逃。

    刚跑了个男主角,女主角就跟着追进来。薙切绘里奈轻轻推开门,探头探脑的打量着四周,似乎在寻找江云枫的踪迹。坐在沙发上的大御堂文绪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提醒道“别找了,江云枫爬房顶后悔去了。”

    “谁在找他呀!文绪太太别乱说!”被直接点破小心思的薙切绘里奈顿时如炸毛的猫咪,猛然关上门,但很快就传来噔噔快步上楼的脚步声。

    “这帮孩子~没一个让人省心的。”文绪太太笑着摇摇头“青春呀~~”拖着长长的尾音,起身收拾散乱的餐具。

    独自一人坐在极星寮屋顶的江云枫眺望载着薙切蓟的轿车尾灯消失在莽莽夜色中,伸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点开自拍功能。吹着和煦的夜风,直勾勾的注视着屏幕内的自己。

    拍拍~反手就给自己轻轻来几下嘴巴子,江云枫指着手机屏幕里的自己,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叫你装清高,装有原则。现在好了,升职加薪,担任远月十杰,受到薙切蓟总帅的赏识,成为东床快婿,迎娶极品白富美,走上人生颠覆。这样少奋斗几十年的机会都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

    “别装无辜,这世界没有后悔药卖!说出口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江云枫懊悔的脑袋撞击屋顶。咚咚咚的响声自然引来管理员文绪太太的呵斥。

    “臭小子,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猪鼻子插大葱,你装什么蒜呀!要是把屋顶凿出个窟窿,老娘就扒了你的皮来补!!”

    江云枫吓得直哆嗦,翻身平躺在屋顶上,望着头顶的月亮。自己与薙切绘里奈相处这段时间有趣的经历如跑马灯一般,在眼前不断闪过。情不自禁的就开始自言自语。

    而随后赶到阳台,正打算顺着梯子爬上房顶的薙切绘里奈,听到江云枫在对月亮诉说心声,便放弃的上去的打算,转而抱住双腿,蜷缩在阳台一角,静静的倾听。于是寂静的极星寮便呈现出让人蛋疼不已的一幕,不知情的男孩终于鼓起勇气,对着天空中的明月倾述自己对喜欢女孩的仰慕之情。而女孩则蜷缩在阳台角落,面红耳赤的倾听。

    冰雪聪慧的薙切绘里奈早就知道江云枫对自己有想法,不然以他的实力和长相,身边环绕的女生绝对不带重样。可他却选择陪着自己胡闹,包容自己的娇蛮任性,遇到危险就奋不顾身的挡在自己面前。这份无微不至的温柔,是个女生只要不傻都会感觉到。

    “这家伙平时不是胆大包天嘛。为什么就不能勇敢一点点,再冲动一点点。不过三个字,只要你说出口。我就跟你走,呀~~~~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薙切绘里奈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害羞的捂着脸神情扭捏。却不小心碰到一旁用来浇花的水壶,发出清脆的响动。

    “什么人?!!”还在对月抒发仰慕和思念的江云枫大声呼喊,接着纵身从屋顶跳下,单膝跪地落在阳台上。形象请参考《终结者》男主角阿诺出场时的姿势。

    捡起遗落的粉红色拖鞋,江云枫歪着脑袋望向走廊尽头。拐角墙边露出朱红色睡裙的一角和一抹金色秀发。便出言提醒“裙子和头发又露出来了。”

    人影把裙摆和自己的秀发收了回去,任然没有离开的意思。江云枫又好气又好笑,以为薙切绘里奈是来喊自己回去,但因为其父亲惊人的发言而不敢和自己见面。掂量着手里那只粉红色拖鞋调笑道“大小姐还真是喜欢童话故事呢,人家灰姑娘好歹给王子大人留下一只水晶鞋。您倒好~是不是嫌弃我不像王子,就留只拖鞋呀?”

    拐角的人影一怔,意识到自己身份被识破,便不再停留,迅速的下楼离开。“真是的,闹哪出呀?”江云枫无奈的苦笑,准备起身时才发现刚才的坠落震伤了脚踝,站立不稳一个前扑,没拿拖鞋的左手刚好按在薙切绘里奈坐过的地方。

    现在时节虽然已经开春,地处深山的极星寮夜晚气温还是颇低。能把冰凉的瓷砖用体温加热到这种程度,最少也要坐上半个多小时。也就是说自己开始对月亮胡言乱语到刚才响声发出,薙切绘里奈全程都坐在这里倾听。

    “no!!!!!”江云枫再次化身为名画《呐喊》。

    与此同时,总帅办公室内,薙切蓟对着云集于在此精英们下达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