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四八章 一只有理想的鸡 上

第二四八章 一只有理想的鸡 上

    一番闹腾之后,鸡飞狗跳的厨房最终归于平静。江云枫许诺用好吃的作为补偿,才把小林龙胆请到评委席就坐。活动着还生生发疼的脖子,龇牙咧嘴的问“怎么样?睿山枝津也学长。我接替幸平创真和您的食戟,您是打算直接判我输,还是要好好较量一番?”

    此时,睿山枝津也没有先前的离奇恼怒,反而是一脸冷静淡然,因为他把江云枫那故意说得像胡言乱语一般的威胁言论,在脑海中细细梳理,毕竟兼任众多美食公司的顾问,对局势的分析能力还是有的,很快就抓住的漏洞,也摸清了含义。

    “真是的,白白浪费我这么多精力和资源去收买拉拢评委,编排出这么精密的剧情。接过被你一搅和全部成了一场可笑的闹剧!”睿山枝津也摘掉自己的眼镜,说道“既然手段已经没用,那就用实力说话!”

    “求之不得,请出招吧!”

    睿山枝津也拍拍手,一位黑衣警卫推着小推车来到其身边。附身拿起一只被保鲜膜包裹好的整鸡,说道“今天食戟的主题食材就是这个!鹿儿岛的特产【萨摩土鸡】。萨摩土鸡是与【名古屋鸡】、【比内土鸡】一起并成为日本三大土鸡。这三种土鸡本身脂肪含量较少,肉质紧实富有嚼劲,风味鲜美超群。高级的品种从江户时代开始就被当做供奉之物进行饲养。繁殖期也要精挑细选甄别出最优良的种鸡进行交配。这样的严苛的筛选和培育方式一直延续至今,才得以确保优良的品质延绵不断。想来学弟你在中国没见过这么高端纯净的食材吧,不知道想学弟你这样平凡的厨师能不能驾驭?”

    “材质是不错呀。”江云枫也举起一只整鸡仔细端详,闻言顿时不乐意了“什么叫在中国没有这么高级的食材。海南的文昌鸡、江西的三黄鸡、广东的阳山鸡,杏花鸡、云南独龙族特有的独龙鸡。不论哪一种都不比日本三大土鸡质量差,甚至极个别还有过之而不及。就这小土鸡,分分钟搞定!我**可是专业的!!”

    睿山枝津也不屑的笑了笑。指着另一边的配料架问“那边是配菜调料,要不要去检查一下,以防我作弊。”

    “不需要,睿山学长原先压根就没打算公平的和我们进行食戟,所以也没必要大费周章的对这些配菜和调料动手脚。”江云枫拎起一个新鲜洋葱,颠了颠后又从新丢回货架,拍去手上沾染的泥土,和声询问“这些配料我都用不上,来到时候太匆忙。料理所需的材料还落在极星寮,能拜托一位同学代替回去取来吗?”

    “可以。”睿山枝津也付思一下后说“但为了彰显公平,要当众接受检查。”

    “没问题,只是一锅汤而已,想尝尝也行。”江云枫大度的点头同意,走到幸平创真身边“创真,要麻烦你跑一趟了,回去帮我拿一锅老汤来。”

    “要哪一锅?”

    “最老的。”

    “哦~”幸平创真的笑容变得戏虐而玩味,手指着江云枫调侃道“有你的,等着!”说罢转身离去。

    极星寮客厅,一直在关注直播的丸井善二疑惑的说“江君对幸平君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什么最老的?”其他人更是不知说云。薙切绘里奈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就是想不起来。还是田所惠最先反应过来,一拍脑门便急匆匆的朝着厨房跑去。

    “小惠,你跑什么呀,难道你听明白那两个家伙的暗语?”吉野悠姬和榊凉子紧跟着也跑进厨房。田所惠打开保鲜柜大门,将整齐码放的食材朝两侧和上下层移动,不一会就露出四个体积硕大的密封保温罐。

    吉野悠姬好似发现什么不得了的宝藏一样,惊讶的说道“保鲜柜里什么时候存放着四个这么大的罐子。”

    “江君说的东西应该是这些了。最老的……最老的……”田所惠查看着每个罐子上贴着的标签,虽然不认识太多中文,但‘道口’两个汉字和‘67’两个数字还是认识的。喜道“找到了,就是它!悠姬、凉子帮帮忙,我们把它取出来。”

    当三女协力将保温罐搬回客厅,幸平创真乘着小摩托也刚好赶到。薙切绘里奈站在台阶上对正在把保温罐固定在货架上的幸平创真说道“幸平,给那个家伙带句话,用这种规则外的东西还输的话,就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幸平创真咧嘴一下,竖起大拇指后便骑着小摩托狂飙返回食戟会场。

    “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幸平创真费力的将保温罐放到台面上,插着腰喘息道。

    “辛苦了。”江云枫拧开一瓶饮料送上。

    幸平创真接过直接牛饮而尽,良久才缓过劲来。转述薙切绘里奈让带的话“绘里奈酱发话咯,要是输了……你懂的,我就不多言了。”

    江云枫正色的点点头,对摄像机镜头做了个‘安心’的手势。撕掉罐体的签封,按下罐顶上的泄气阀,‘噗嗤’声由强而弱,释放掉罐体内的惰性气体。双手握住顶盖上的轮盘旋钮,用力旋转。咔嚓,咔擦几声响起,像似某种卡笋错开所发出的清脆响声。

    看似厚实沉重,实则的确很厚很重的顶盖被江云枫吃力的搬开。如此严密保护的东西展现在众人眼前,赫然是一罐乌漆墨黑的汤水。乍一眼看去汤水中还有许多絮状的悬浮物,很是浑浊,切散发着一股熬焦后的中药味。

    江云枫拿起一只汤勺,狠狠搅动着保温罐里的汤汁。然后退后一步,举手示意道“睿山枝津也学长,欢迎检查。”

    睿山枝津也走上前,看着罐子里黑呜呜的汤汁。硬着头皮用品味碟承上一点饮下。苦、涩、咸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该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下水道里的污水带淤泥搅浑后烧开加油和盐然后放凉的味道,总之非常恶心。连忙吐掉嘴里的汤汁,经过几轮清水涮洗后嘴里的味道才消散,然后招招手。

    早就恭候多时的远月食材监察部门的技术人员立刻蜂拥而上,用先进的的仪器设备检查一遍后得出结论“这是一锅和泔水差不多的汤汁。”

    “学弟打算用这个来进行食戟?”睿山枝津也有点不敢相信,江云枫费这么大劲,甚至不惜背上勾结黑道的负面名声也要搅黄这场结果已经内定的食戟。可是要公平竞争的时候,他却又端出泔水作为自己的食戟食材,看不懂,这回是真的看不懂了。

    江云枫却点点头。

    睿山枝津也感觉自己被耍了,用手捂住脸,发出桀骜的冷笑“好吧,学弟高兴就好……”

    充当司仪的黑衣警卫示意双方就位,然后举起右手,高声说道“食戟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