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四四章 谁是鸡,谁是猴 二

第二四四章 谁是鸡,谁是猴 二

    远月茶寮一间庄严的小厨房内,薙切蓟担任总帅,推行全面改革废除后第一层场食戟对决正在紧张的筹备着。这是一场先锋之战,也是远月所有面临被解散命运的社团反抗【中枢美食机关】的揭幕之战。对阵双方分别是第九席睿山枝津也和烤串研究会主将,甲山铁次。

    甲山铁次双手抱胸面色凝重的盯着自己对面一身白色厨师服的睿山枝津也,沉声道“睿山,只要我还是主将一天,就绝对不能坐视你搞垮几代前辈学长费尽心血建立起来的烤串研究会。”

    “我知道了,主题是太刀鱼。”睿山枝津也有些不耐烦的摇摇头,厨房中灯光让他的眼镜反光,看到不后面的眼神,指着一旁的直播摄像机,说道“我们食戟的全过程会全远月直播。那么我来说明一下规则,烹饪过程必须使用串烤技巧,时间为两小时。我要是输了【中枢美食机关】将撤销解散烤串研究会的决定,要是你输了可是要退学的哟。这么公平你没意见吧?”

    “没问题!”甲山铁次握住沙煲大的拳头,自信满满的回答“我会让你体验得到江云枫学弟提点后探索出全新烧烤方法,这份我每天辛苦锻炼出来的技术,分量之重不是你这个满脑子只想着赚钱的家伙能理解的……”

    “罗里吧嗦的,烦死了!!!!”睿山枝津也发出低沉的咆哮,打断甲山铁次的发言。江云枫!江云枫!!江云枫!!!睿山枝津也现在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来气,最近总帅下达的的指令,自己去执行总会被他搅黄。【中枢美食机关】内部已经开始流传对自己不利的声音,幸好自己深得总帅薙切蓟的信任,才得以保全中枢指令执行总指挥的位置。如果这次摧毁极星寮的任务再失败,失去总帅的信任和依重,【中枢美食机关】内那些早就野心勃勃,窥视总指挥与十杰席位,想在总帅面前表现家伙们,肯定会群起而攻之,把自己撕扯得粉碎。远月有江云枫的存在对自己的地位来说就像一颗会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必须尽快剪除,从此远月茶寮,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深呼吸几下,压抑住内心狂躁的无名怒火。睿山枝津也抬起头注视着甲山铁次“别在那叽叽歪歪,我会彻底击败你今天所能端出的最好的一道料理,你最好拼经全力。尽管放马过来吧!!”

    睿山枝津也犹如地狱恶鬼般的目光和修罗之音,让甲山铁次如坠冰窟,周身生寒,不自觉的瑟瑟发抖。竟一时忘记还击。

    从当司仪的黑衣警卫与睿山枝津也交还了眼神后,举起手宣布食戟开始……

    远月校园内,其他社团活动室内大家都在关注这场悠关社团生死存亡的揭幕战,双手握拳,向老天乞求烤串研究会能获胜。一场开门红实在是太重要了,能很好的激励接下来代表各自社团出战的勇士。

    极星寮同样也在关注。客厅内吉野悠姬紧握双拳,朝着宽大到有些离谱的液晶电视加油打气“加油呀,烤串研究会!!大家都在注视你,都在为你祈祷。旗开得胜呀!!”

    “悠姬,别喊了。隔着电视甲山学长听不见的。还有别在电视面前晃来晃去的,挡着大家了。”榊凉子拽住在液晶电视面前蹦蹦跳跳,欢脱无比吉野悠姬,一把拉到自己怀里。一记势大力沉的洗面奶让吉野悠姬剧烈挣扎一段时间后,四肢无意识的下垂,失去的刚才的元气和活力。

    “睿山学长的实力其实完全能挤进十杰前五席。”薙切绘里奈看着直播,秀眉紧锁,愁肠百结的述说着辛密。

    “什么?那为什么睿山枝津也学长有想绘里奈小姐所说的那样的实力,却一直屈居在第九席?”

    “因为在一年级成为十杰后,睿山学长一直醉心于给全日本的各大餐饮公司当顾问,从而赚取巨额利润。料理方面的技术相对的就落下很多。”

    江云枫捏着下巴道“按照大小姐的说法,睿山枝津也学长在平时没有多少时间练习料理技术的情况下,还能稳稳的锁定一个十杰的席位,由此可见其实力的强悍。创真,这次食戟对决恐怕凶多吉少,要不换我上吧。”

    “不行!”幸平创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难得有和现任十杰进行食戟的机会,我怎么可能让给你。想都别想!”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哟。这可是悠关极星寮的废存,还有你自己的学业。输了可是要被退学的,创真你要认真考虑,切勿意气用事呀。”江云枫苦口婆心的劝说。

    幸平创真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神情。语气中充满一贯的迷之自信“阿枫,你不必担心。我在广州‘阳泉酒家’交流学习了三个月。对粤菜的料理技术有了个深入的了解。难道你忘了,我们回日本的前一天,在绘里奈酱的见证下,我还用食戟对决战胜了掌勺一灶。那个是仅次于厨师长和行政总厨的高手呀。”

    江云枫张开嘴刚想说些什么,就被田所惠的话音打断“大家快看,进入评审阶段了。”于是,大家的注意力又全部集中到液晶电视上。屏幕中,睿山枝津也端着自己的料理,缓缓走向三名评审。与此同时,甲山铁次也完成了自己的料理。刚端起来就看见比分显示屏上已经出现了三比零的比分。

    “机器好像出现故障了,评委们都还没品尝怎么就出现比分……”

    全场所有人,包括摄像师嘴角都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甲山铁次立刻明白过来,愤怒的指向睿山枝津也“睿山,你!!难道!!!连评审员都……”

    “哼哼~~”睿山枝津也面带冷笑转过身,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一脸错愕的甲山铁次,伸出大拇指猛然朝下,吐着舌头“深表遗憾哟~~”

    “本场食戟胜负已分,解散烤串研究会的决定不变,全体部员退学!!”

    “等一下!!睿山枝津也!!你居然拉拢评审员!!”甲山铁次愤然暴起,想要上前争论但被场边的黑衣警卫给按倒在地,动弹不得。只能嘶声咆哮“这根本就不公平!!评审员和食戟一方串通一气。开什么玩笑,这样的食戟根本就是无效的,管理局也不会承认!!!”

    睿山枝津也缓步走过来,蹲下身捡起甲山铁次散落一地的烤串料理,抽出里面的铁签,双手握住两头。讥讽道“我就是收买拉拢评审员,你能怎么样?我就是暗箱操作食戟胜负,你又能怎么样?现在远月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只有你这种傻乎乎的家伙还去遵循那些过时的传统。再见咯~甲山,退学决定!!!”手上用力把铁签全部掰弯,随意丢弃在瘫倒在地的甲山铁次面前。然后站起身,对着摄像机镜头,张狂的说道“看见没没有,你们根本就没有一分一毫的胜算!!!最好老老实实的执行我们【中枢美食机关】的决定,只要乖乖听话就能安然的读完三年,带着一身本领从远月毕业,不然……”

    睿山枝津也睁着大小眼,突出舌头。用右手拇指慢慢滑过自己的脖子,冲着摄像机镜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而摄像机也把这个极具挑衅意味的动作直播到远月的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