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三九章 变化中的远月 上

第二三九章 变化中的远月 上

    四月不知道是谁的谎言,但是春天的尾巴。微风吹拂过樱花树的枝头,粉白色的花瓣缓缓飘落,秒数五厘米。远月宁静宽广到有些过分的校园里,学生们三三两两结伴去参加新学期的开学典礼。青春的气息伴随着追逐嬉戏的欢笑声飘荡了一路。

    极星寮,幸平创真穿好衣服离开自己的房间,下到客厅与大家会和准备一同出发。却意外的发现一身远月制服的薙切绘里奈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一杯快要见底的咖啡,看来早已等候多时。

    和大家打过招呼后幸平创真好奇的问“绘里奈酱,你也要出席开学典礼吗。,会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是呀,绘里奈小姐还是不出席为好,毕竟那个人这么可恶。现在他有成为新总帅,指不定现场就会想出什么坏主意,为难你。”田所惠也在一旁劝说,其他人都点头。纷纷说出自己的担忧。

    饮尽杯中残留的咖啡,将空杯子递给侍立在一旁的新户绯沙子。薙切绘里奈轻巧的站起身,微笑说道“谢谢各位的关心,我身为远月十杰,没有不出席新学期开学典礼的理由。更何况就算父亲大人再怎么强横,也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用强,所以不必过分担心。”似乎觉得少了些什么,薙切绘里奈扫了一圈问道“江云枫人呢,这都几点,难道还睡懒觉?”

    经薙切绘里奈这么一提醒,众人才发觉一大早就没见到江云枫的身影,难怪总觉得少点什么。于是统一把目光集中到和江云枫关系最铁,好到几乎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幸平创真身上。

    “阿枫天还没亮就背着背包挂上单反相机就出门了。说是去会场欣赏隐约美景。”幸平创真挠挠头问道“对了,那隐约美景是什么?”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从何说起。博学的丸井善二推了推眼镜,试着做出解释“单从字面上的意思很好理解,是被人们所忽视的美丽景色,我想江君应该是想去做抓拍黎明时刻远月茶寮的别样景致。”

    “别说的这么文艺,他跟大海一样,浑身上下透着一个字-浪,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会有歧义。你们要不好的方面去理解。”薙切绘里奈毫不留情的否决的丸井善二的解释。

    吉野悠姬眼里闪着星光,直勾勾的盯着薙切绘里奈问道“绘里奈小姐那江君那隐约美景到底指的是什么呢?”

    “我怎么会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薙切绘里奈被众人盯得双颊微微发烫,连忙转身向极星寮外走去。新户绯沙子向大家微微鞠躬表达歉意后也快步跟上去。

    “算了,我们也快走吧。等到了会场让阿枫把照片给大家欣赏一下不就知道那隐约美景到底是什么了嘛。”幸平创真咧嘴一笑“机智如我~”

    开学典礼的会场设在远月后山的,也就是十杰见面会那片被茂密植被包围宽广的半山腰空地。各年级的学生们陆续汇集,空地上已经是人满为患。大家相互交谈的话题基本都和总帅交替有关。在司仪高亢的语音和雄浑的太鼓声中,远月十杰也陆续到场。

    “没有呢,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阿枫到底在哪?”幸平创真见会场高台后勤部的工人在紧锣密鼓的布置的演讲台和麦克风,周围全是摄像机。看这阵势,日本各大主流媒体都悉数到场。毕竟是日本乃至亚洲甚至全世界都算得上名门的远月茶寮历经总帅更迭后新总帅的首次公开演说,阐述自己的治学理念和远月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近几年的目标。可以说通过这次公开演说能左右整个日本料理界。可就是这么重要的场合,江云枫还是没有出现,淡定如幸平创真敢在秋季选拔赛上睡觉的人都着急上火。

    正与其它十杰交流的薙切绘里奈突然一怔,会场一角那堆不起眼的地矮灌木丛中有一个物体反射一下稀薄的晨光。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但正好照在眼角上。礼貌的找个借口离开,绕了一大圈走到灌木丛另一边,起脚就是往里一踹。一个身披吉利服在小本子上记录着什么的人形物体咕噜咕噜的滚了出来,兜帽一撸一个年轻人打量着四周,赫然是天没亮就离开极星寮的江云枫。

    “阿枫,原来你一直躲在这呀。赶紧把这一身烂布条装脱了。新总帅马上就要演讲了。对了,你说的那隐约美景拍到了没?”幸平创真跑过来,帮着把吉利服从江云枫身上脱下来。

    “拍到了,回头我们一起欣赏。”江云枫拍拍挂在胸前的单反,合上笔记本正打算收到裤子口袋里但动作很快就止住了,因为薙切绘里奈白皙的玉手伸到自己面前。

    “让我看一下你天没亮就跑出来拍的隐约美景到底有多美。”

    “没什么,大小姐,真的没什么……”

    “嗯?~”

    薙切绘里奈柳眉竖立,江云枫立马乖乖的把单发和笔记本上交。在新户绯沙子的协助下,薙切绘里奈终于得见那隐约美景的真容,照片全是用仰角拍摄的女生。稀薄的晨光照耀下,女生白皙粉嫩的肌肤透着健康的光泽,与黑色过漆袜形成强烈的对比。短裙下那一抹阴影让人引发无限的遐想,由此还引申出一道世界性的难题-薛定谔的**。她是穿了呢?还是没穿呢?

    这些薙切绘里奈都还能忍受,可最不能忍的是,这些照片里有小林龙胆,有纪之国宁宁,有田所惠,有水户郁魅,有榊凉子而且还是全身照,甚至还茜久保桃这个萝莉体型。可就是没有她薙切绘里奈。将单反交给一旁的新户绯沙子,打开笔记本一看后怒极反笑“没想到你这家伙还做学术研究呀,收集了这么多数据。”

    “那是,我可是打算远月毕业后去报考庆应义塾大学,当然要提前预备毕业论文呀。”

    “《论日本女子高中生的平均腿长和腿型以及几点看法》,可真是难为你了。”薙切绘里奈合上笔记本,交给新户绯沙子,冷然吩咐道“连同那台单反一起烧掉。”

    “是,绘里奈大人。”新户绯沙子应下后转身离去。江云枫一个虎扑,抱住新户绯沙子的脚,朝着薙切绘里奈凄声哀求“别呀!那是我新买的佳能eos5dmarkiv单反相机,两万多软妹币呀,穷三代了~~笔记本更是我的心血呀,大小姐求您高抬贵手,放过它们吧。这辈子我都做牛做马来报答您~~”

    结果显然是显而易见的,最终江云枫生无可恋的看着自己的穷三代单反与心血在熊熊火焰中化为飞灰——

    穷三代分割线——

    急促的太鼓声中,一个身着名贵西装的阴郁男子走上演讲台。全场人的目光都刷一下全部集中到他身上,早已恭候多时的摄像机也开始运转。

    开始了!男子扫视全场一眼,脸上挂着微笑,但让人觉得更加阴暗冰冷。“诸位同学大家好,我是远月茶寮新任总帅薙切蓟。在此我先预祝大家在新的学期里都能有好的成绩,平安度过一个有一个难关!”

    虽说是客套的场面话,但台下的学生大多都出身优渥的家庭,从小就受到良好的社交礼仪教育,所以报以热烈的掌声。薙切蓟抬起双手压一压,示意大家安静,接着说道“下面我要阐述的是远月接下来的目标和未来的愿景,首先必须对远月现有的体制进行改革。第一……”

    江云枫眼角一跳,肉戏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