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三一章 高级厨师测试开始

第二三一章 高级厨师测试开始

    将腌制好的整猪表皮朝上铺在特制的长方形蒸笼,在助手的协助下摆到蒸锅上。正在调制白斩鸡蘸料的欧阳修回头高声说道“小江,猪皮再用白酒洗一次!蒸半小时后放油,在收一下皮!”

    江云枫答道“知道了,放心吧,欧阳大叔!”抓过桌上的玻璃瓶,均匀的把白酒涂抹在猪皮上,最后给整猪做个spa才盖上蒸笼盖。

    “那就好,蒸猪交给你了,注意把控时间!”

    接过助手递上的湿布,盖到蒸笼上防止蒸汽从间隙中流失,端来一大盆冰水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突然变得无所事事的江云枫只能坐在炉灶前的小板凳上,时不时往炉膛内塞进柴火。在几轮低头沉睡,抬头惊醒后,设定好时间的手机响起。

    刺耳的闹铃声赶走了江云枫的瞌睡虫,揉揉眼睛拍拍脸。起身撤掉已经被蒸汽逼干的湿布,揭开蒸笼盖,聚拢循环的蒸汽失去了束缚,生腾出气浪慢慢消散在傍晚清凉的夜风中。蒸猪的幽香肥美开始弥散,勾起了周围所有人肚子里的馋虫。

    拿着特制的钉耙均匀的在猪皮上打孔的江云枫也被这香味刺激的口舌生津,暗道:均安蒸猪果然名不虚传。清亮的猪油缓缓懂小孔中流出,江云枫用干净的毛巾一遍又一遍的将流出的油脂擦拭干净,待猪皮上的小孔不再有油脂流出才放下手里的毛巾,换成水瓢舀起早就摆在一旁的冰水,泼洒到滚烫的猪皮上。突然降温猪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变得紧致q弹。

    从新盖上蒸笼盖,再往炉膛内塞入一根干柴火。接下来就等蒸气再次凝聚循环把整猪蒸熟。又变得无所事事的江云枫这次没有在打瞌睡,因为不远处的篮球场上有一道倩影吸引了他的目光。

    薙切绘里奈完成了今晚所有炒菜的制作,卸下碎花围裙为了不打搅其他还在忙碌的人,主动离开露天厨房。来到不远处的篮球架下看着放假的初中男生们进行激烈的三对三斗牛。而正处于懵懂年龄的少年们见到美若天仙的大姐姐在场边观战,都想表现自己所以突破和身体对抗更为激烈。

    看的兴趣,薙切绘里奈也走入场内,与几人中最为高大的那个进行一对一斗牛。

    华丽的变向转身。江云枫忍不住拍手称道。

    华丽的跳投。“完美!”

    华丽的突破。“赞!”

    华丽的把腿崴了。“漂亮~个屁呀!!!”江云枫连忙撂下手里的柴火,将挂在脖子上又来擦汗的毛巾在冰水盆中浸湿,包上一些碎冰块提起就往篮球场跑去。

    “怎么样,脚还能动吗?”跑到薙切绘里奈面前,江云枫关切的询问。

    薙切绘里奈跌坐在地上,捂住右脚踝,剧烈的疼痛让俏脸都扭作一团。“让我看一下,严不严重。”江云枫拿开绘里奈的手,白皙的脚踝明显红肿起来。解开扣带,把jimmychoo私人订制的凉鞋脱下。雪白的肌肤上被细小的扣带勒出的红痕让江云枫一阵心疼。

    在冰块的作用下,疼痛得到缓解,薙切绘里奈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江云枫考虑要不要打120急救车。此刻发现这边异样赶来欧阳兴盛见状说道“把绘里奈小姐带到我叔公那去吧,他是镇上最好的跌打医生。”

    “好吧,那麻烦欧阳大哥带路。”江云枫不再犹豫,直接把跌坐在地的薙切绘里奈抱起。

    一行人来到镇上一栋古朴的民居,还没进门欧阳兴盛就急切的喊道“叔公在吗?,有人受伤了!”

    “喊什么,喊什么!你小子总是这么火急火燎的!”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木门后传来,字面上是呵斥但语境却满是溺爱。

    “太好了,叔公回来啦,我们进去吧。”欧阳兴盛先一步推门而入,身后的江云枫只觉得着老者的声音很是耳熟,已是又想不起来,只得跟上去。天井中走出一位身着葛布衣服的老者,正是江云枫等人早上在路边遇到的那位。

    “谁受伤了?”老者背着手问道。

    欧阳兴盛指了指江云枫怀里的薙切绘里奈。老者看了一眼薙切绘里奈红肿的右脚踝,一边挽起衣袖,一边冷静的吩咐“跟我来。”江云枫按照老者的指点,将薙切绘里奈轻轻放在一张躺椅上,站直身体打量四周。屋子面积不大,巨大的药柜就占了一般的使用面积。另一半的墙上挂面了病人送的锦旗‘杏林圣手’,‘药到病除’‘借阁下之手,恢复我脚步’字句全是赞美医生高超的医术。

    “还好只是扭伤,骨头没有错位。”老者用手轻轻捏了捏借薙切绘里奈的脚踝,然后返回药柜端出一坛全部都是毒蛇和名贵药材的药酒。薙切绘里奈看到玻璃坛里狰狞的毒蛇,女孩子的本能驱使她不断的往江云枫身边靠,寻求保护。

    “小丫头,别怕。用这个药酒你只需要几天就又能活蹦乱跳了。”老者见薙切绘里奈害怕便出言安慰,倒出一小碗,用棉花沾满药酒轻轻涂抹在绘里奈红肿的脚踝。把碗里剩下的药酒用小瓶装好,交给江云枫末了还吩咐道“这些你们带回去,每隔两小时上一次药酒。六个小时后可以轻轻按摩以助于淤血散去,涂完药酒记得要洗手。”

    江云枫接过小瓶,点头表示明白。这时,悠扬的粤剧飘荡到小院中,欧阳兴盛扶着老者,说道“叔公,开席了!我们赶紧过去吧。”

    “哎呀,你小子都读大学了,为什么就是改不到这毛毛躁躁的坏习惯呢?”老者架不住规劝,只得让他扶着出门。“我们也回去吧。”江云枫将装有药酒的小瓶装到裤子口袋里,举起手里拎着的女士凉鞋,问道“大小姐,你的鞋子怎么办,要带回广州到专卖店去修理吗?”

    薙切绘里奈撇了一眼断根的凉鞋,淡淡说道“私人订制的鞋子专卖店修不了,扔了。”

    “这可是jimmychoo大师亲手做的,只是断根而已,修修还能继续穿呀。”

    “我不想再看见让我受伤的鞋子。”

    “……”无语的江云枫随手把凉鞋丢进墙角的垃圾桶。暗自腹诽:明知道会受伤还穿凉鞋去打篮球。

    明月当空,村宴正是开席。作为本次宴会的主角,陆氏家族今天大寿的长辈们围坐在会场正中央的主桌上,后辈们排队递上红包,表达对于长辈大寿的敬意和祝福。江云枫也代替不能到场的陆明递上红包,安顿好受伤的薙切绘里奈。便返回厨房帮忙。

    正在分割蒸猪的欧阳修见江云枫回来,便问“那丫头伤的重吗?”

    “轻微扭伤,没有伤到骨头。修养几天就好了。”江云枫仔细洗干净双手,操起菜刀将欧阳修分割好的猪肉全部剁成小块,装到一旁的大铁盆里。欧阳修撒上炒香的芝麻,淋上香油。搅拌均匀后装盘,让传菜的帮手们送出去。解下围裙欧阳修擦掉满头大汗,开心道“多亏了你们帮忙,才能这么快就完成所有才菜品,走吧~!我们也入席吃饭。”

    夜深人静,韩菲缓缓打开自家大门,客厅没有了开灯,只有儿子的房间门缝里透着亮光。摄手摄脚的上楼在儿子房间门前蹲下,把手里的空玻璃杯贴在门上,自己的耳朵也贴在玻璃杯上,倾听着房间内的对话。

    “大小姐,你动来动去的我怎么擦呀”

    “不要,很疼的。”

    “忍着点,一会就舒服了!”然后屋内就传来女孩子痛苦中再有愉悦的呻吟呵呵和男子略微粗重的喘息。

    就在韩菲掩嘴轻笑之际,房门突然打开。江云枫眼角直跳的看着在偷听墙根的老妈,说道“老妈,您真是好有雅兴呀,这么晚回来就为了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