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二二章 逐渐分裂的远月

第二二二章 逐渐分裂的远月

    飘零的鹅毛大雪让现代大都会北京平添了几分童话世界的意味。外出一天的少男少女们带着大堆‘战利品’乘坐地铁在北京饭店附近的站点下车,漫步于雪夜的长安街上。领队的薙切绘里奈抱着一张大纸袋江云枫买给自己的糖炒栗子。捏出一颗,沿着破口剥开。一枚鹅黄色的板栗仁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还冒着微微的热气。明显是刚出炉不久。

    板栗壳丢进挂在手臂上的垃圾袋,薙切绘里奈将整颗投入口中。香甜软糯的口感让少女忍不住在大街上欢呼雀跃。连吃数颗之后虽说依旧是软糯,但板栗吸收了过多口腔中的唾液,使得薙切绘里奈感觉到口干难忍,摸变全身口袋都没有能的东西。便转头求助身后的江云枫。

    一杯热腾腾的奶茶递上,适时缓解了少女的‘燃眉之急’。薙切绘里奈饮一口热奶茶,舒缓的说道“这甘栗(日本称板栗为‘甘栗’)的味道很棒,你要是在日本也开一家专门卖这个的,我估计不出十年一定能有一番成就。”

    “大小姐真会说笑。日本现在满大街不都是卖糖炒栗子的小摊吗?竞争很激烈的。”江云枫耸耸肩,否决了薙切绘里奈男不靠谱的‘投资指导’。

    “那些粗制滥造的糖炒栗子和这个根本没有可比性!”薙切绘里奈对日本街头贩卖的炒栗子深恶痛绝,说道“无论是甘栗的饱满程度还是炒制出来的效果都不存在可比性。”说着纤纤玉指捏着一颗板栗,稍稍用力,板栗壳应声破裂。

    “板栗分为生栗和油栗两种。生栗果实较为硕大,种皮难以剥离,含糖量偏低,果肉粉质地偏粳性。日本街头经常出现的糖炒栗子的原料大都是这种,毕竟这种板栗日本可以自产,小商家也要考虑成本问题嘛。”

    “你的意思是,我手里这一包用的是油栗?”

    “没错,油栗只产与中国。以怀柔地区出产的油栗为最佳。果形略小,种皮易剥离,肉黏质糯性,含糖量高。因为外壳较薄最为适合用来制作糖炒栗子。还有一点恐怕是日本的糖炒栗子不好吃的原因之一,那就是他们除了选材不对之外,与栗子一同炒制的材料也选错了,他们用粗铁砂而北京的糖炒栗子则使用小粒石子,相较于铁砂,石子的保温效果更好。所以才能在炒制过程中让油栗充分得到均匀受热,更进一步突显出软糯香甜的风味。”

    “都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薙切绘里奈撇撇嘴,又往自己嘴里投入一颗板栗,登上台阶,步入酒店大堂。

    江云枫无奈的笑了笑“是真的,这些都能在网上查到。还有别吃这么多,会胀气的。”也与幸平创真一道尾随而入。

    此时,已在大堂等候许久的中年男子一眼就认出了乔装打扮的薙切绘里奈,对邻座的女秘书做了个手势,便起身迎上去。

    还在商量明天行程的三人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前的男子为之一愣,薙切绘里奈试探性的询问“这位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绘里奈小姐不必如此客气。”男子面带和煦的微笑,言谈举止大方得体。

    江云枫一惊,他看一眼就识破薙切绘里奈的身份,不会是鬼父派来的人吧?在远月不好强行将绘里奈带走,居然跟到北京来。还真佩服鬼父的勇气,敢在天之脚下上演抢人的戏码?

    上前一步,挡在薙切绘里奈与男子之间,江云枫冷然说道“这位先生,您认错人了。薙切绘里奈小姐很忙,试菜的行程都排到明年去了,那有空出现在北京呢。”

    男子整理一下西服与领带,面对江云枫咄咄逼人的语气依旧展示出极好的涵养“这位同学好像误会了什么。先知我介绍一下,我叫景蒲久宏。”

    “喔~~”薙切绘里奈终于想起眼前这位男子身份“您是食戟管理局景蒲局长的弟弟,久宏先生。您怎么会出现在北京呢?”

    “呵呵,绘里奈小姐还记得在下真是荣幸。”景蒲久宏微笑一下,表情随即变得严肃,正色道“在下此次前来是有求与绘里奈小姐,这里不方便说话,请移步。”

    北京饭店的私密小会谈室内,薙切绘里奈平静的问道“久宏先生,有什么事说吧。”景蒲久宏这才娓娓道来“绘里奈小姐,在下现在的身份是远月集团大中华区的执行总裁,希望您能将您手上掌握的股权转移到大中华区名下,在下好整合资源应对那个人的挑战。”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薙切蓟的人?”江云枫对鬼父直接指名道姓。

    景蒲久宏先是一愣,随即莞尔对身边的女秘书做了个手势。一台平板电脑摆在桌子中央,连接画面跳跃几下后显示出薙切仙左卫门半身像。麦克风中传出慈爱的声音“绘里奈,在北京玩的开心吗?你用这台平板和我通话说明你们已经见到景蒲久宏了。久宏君,我在飞机上不方便长时间通信,有什么问题你来和他们说明吧。”说完,平板电脑视讯就显示中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爷爷这是要去哪?回日本吗?”短暂的视频通话都没来得及插嘴的薙切绘里奈不解的问道。

    “仙左卫门大人今早启程前往马来西亚了。”景蒲久宏斟酌一下语句后解说道“那个人的回归很强势。由于十杰的背叛大人失去了远月总帅的席位,但江君的胡搅蛮缠为大人争取到一晚上的时间,在堂岛银料理长的帮助下,完成人事调整。把那个人的触角斩断,把远月度假村牢牢掌握在手里。在日本本土有了与远月茶寮相抗衡的实力。但远月在海外的产业就没这么乐观了,欧洲分部和北美分部从上到下全部都是蓟的人。非洲分部和南美分部处于观望状态。大中华区因为有王占元大师暗中帮忙才得以保全。远月外表上还是一个大集团,但内部实质上已经分裂。而且仙左卫门大人实力相对较弱。”

    “按景蒲先生的分析,我们的情势不容乐观呀。”江云枫捏着下巴说道“难怪总帅会在这种关键时刻离开远月到中国来。”

    “没错。”景蒲久宏点点头“兄长在远月顶不了多久,食戟管理局局长的位置相信很快就会被撤换。所以仙左卫门大人把我抽调过来接手大中华区执行总裁的位置,只要我们能稳稳掌握住亚洲区市场,就还有与那人对抗的资本。所以希望绘里奈小姐转让手上持握的股权,让在下整合资源应对来至欧洲区和北美区的挤压与对抗。拜托了!”

    薙切绘里奈没有犹豫,直接在股权转让书上签下自己的大名。景蒲久宏带着股权转让书起身道谢后匆匆离开,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江云枫能感受到他肩上那种孤立无援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