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一六章 远月女王的野望之审讯室小故事

第二一六章 远月女王的野望之审讯室小故事

    出勤组中带队的年长警官脱下身上的警用大衣,给衣冠不整的薙切绘里奈披上,遮挡住因为和江云枫撕扯挣扎露出的肌肤。慈爱的为绘里奈整理弄得乱糟糟的秀发,温柔的说“姑娘,别怕!坏人已经被制服了,没事了。”

    意识逐渐清明的薙切绘里奈打量着四周,自己身处的地方肯定是酒店的豪华套房,江云枫躺在地上不知死活,而房间里挤满从衣服上来看应该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另外还有两位黑色制服的男子,看一眼他们胸前的标识就知道是警察。

    年轻的警员那位单膝压住江云枫的腰部,把他的双手反扣到后背用手铐铐上。年长的警官则是把大衣披在自己身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薙切绘里奈抓住自己的秀发,觉得脑仁疼。难道是日本那些专门整蛊的节目组,跟踪来到北京策划这么大的场面就为了拍下自己失态的画面?如果是,那周围一定有隐藏的摄影机,于是便紧张的扫描四周。

    薙切绘里奈四下观望的举动在老警官看来就是受到惊吓过度,产生的精神恍惚。“多俊的孩子呀,看年龄和咱刚上高中的闺女一般大。哎~~”老警官叹息一声,撇了一眼地上的江云枫冷冷的说道“把这畜生带上,咱们收队!回局里你给我好好‘照顾’他!”带队老警官特地加重了‘照顾’两字的读音。

    “您可瞧好吧,师父!我早就不爽这群‘太子党’跟‘二世祖’很久了!”年轻的警员翻出江云枫的身份证,看了看问道“师父,这人渣姓江,是哪家的小王八蛋呀?”

    “管他是哪家的,这‘北京饭店’的行政套房住一晚要花咱们一个月的薪水,这畜生能随便住肯定大有来头。”

    年轻警员有些担心“师父,会不会有麻烦呀?”

    “怕啥?这次是现场缉拿,人赃并获。而且大家都看见了,就算这畜生后台再硬也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你难道忘了以前那些因为找不到证据这些畜生嚣张的样子和那些被欺负的女娃绝望的眼神吗?”

    “一辈子都忘不掉!”年轻警员从牙缝里挤出一点声音。

    “那还等啥?收队!这次没准咱俩还拽到一只大老虎的尾巴呢。”老警官帮薙切绘里奈穿上鞋子,温柔的笑道“女娃娃,跟叔叔回局里留一份笔录,再联系你的家人好吗?”换来的却是绘里奈疑惑的眼神。

    尴尬的咳嗽一声,警官打量着绘里奈一头金发,认为她是外国人,听不懂中文。便用一口地道的伦敦腔英语复述一遍。“这整蛊剧组为了整蛊一下自己可真舍得下血本呀。”拜那些毫无节操可言的日本整蛊节目所赐,到现在薙切绘里奈还认为这一切都是策划好的,就为了抓拍自己失态的样子。心态转变,不像以前那么冰冷不近人情的薙切绘里奈决定配合一下他们的节目,毕竟跟着自己跑到中国来,还在首都布置这一切也不容易。

    幸平创真用套房内的电脑玩了好久的游戏都没见江云枫回来,不禁纳闷“阿枫搞什么鬼,送绘里奈酱回房间这么久还没回来,难道他真的乘人之危……”很快幸平创真就否定了自己那荒诞的想法“不可能,阿枫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是那种卑鄙小人。估计是迷路了,毕竟着酒店还真大。”想了想,幸平创真决定去接江云枫,顺道探险一下这号称全中国规格最高的酒店。

    刚打开房门,迎面就撞见披着警用大衣被警官护送的薙切绘里奈,与被警员像扛麻袋一样扛在肩上的江云枫,幸平创真忍不住爆出江云枫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哎哟我去!”连忙退回房间关上门。靠在门上一边用猫眼观察外面的情况,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陆明的电话。

    “什么事呀,幸平小哥?难道想体验北京的夜生活,不行!你们还未成年,老老实实在酒店待着玩游戏吧。”

    “不是,陆明前辈。我刚才看到绘里奈酱和阿枫被警察带走了!”

    “什么?!幸平你确定吗?”

    “嗯,我开门正好撞见。”

    “damn!!(该死)”手机里传来陆明高八度的声音。

    一个漆黑的小房间内,台灯的光线直接照在江云枫的脸上。双手被铐在铁座椅扶手上不能移动,所以江云枫只能偏过头躲避刺眼的亮光。一只大手搭在台灯上让灯光跟随江云枫的脸移动。

    “老实交代吧,你也知道我们的政策。”大手的主人提问。

    “警察同志呀,这真的只是一场由多个误会组成的巨大的误会呀。”江云枫欲哭无泪

    “现场抓获,你还打算抵赖吗?”提问者的声调提高了八度。

    “我真的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呀。”

    ‘嘭’提问者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发出一声巨响,关掉台灯,打开一个开关。灯光全部亮起,江云枫才看清自己是被锁在公安局的审讯室内,对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位年轻警察。男的正是在‘北京饭店’不由分说用电棍将自己撂倒的那位。女警员则带着一份无边框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纤细的十指飞快的敲击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显然是在记录刚才的问话。

    “我真傻,居然希望你这种人渣会主动坦白。”男警员单手捂脸自嘲的笑了笑,对着一面占据整面墙体的镜子做了个手势。江云枫根据前世无数和动漫的经验不难推断出那面镜子是单面镜,后面一定有人。果不其然,审讯室四周墙角上的监视摄像头上的红点慢慢熄灭。这样接下来发生在审讯室内的事除了面前的这一男一女两位警察和镜子后面的人,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

    “警察同志,刑讯逼供可是违法,您不会知法犯法吧?”江云枫有些弱气的发问。

    “怎么?知道怕了?”男警员不屑的撇撇嘴“瞧你那怂样!那就坦白交代你的犯罪动机和实施过程,有没有同伙,要详细!”

    “可是这真的只是一场误会,我没办法交代出警察同志你想要的供词呀。”

    “还敢狡辩!你这人渣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多久!”

    “你要是对我刑讯逼供,我就起诉你们!!”

    “只要不留下伤痕不就行了。为了你这种人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可是费尽了心机。”男警员阴冷的笑道“上家伙,让我们嘴硬的人渣君好好体验一下人民警察的热情!”

    一旁的女警花合上笔记本电脑,缓缓摘下眼镜。原先文质彬彬的气质荡然无存,活动着白皙的手腕,警花的俏脸上洋溢着女王般的笑容“这么俊,这么强壮的小哥。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小哥,希望你坚持久一点哟。不要三两下就什么都招了,那样太没意思了。哦-呵呵呵呵呵!!”

    “不……不要……不要过来!!”两道阴影逐渐逼近,江云枫发出惊恐的呼喊。

    “这审讯室经过特殊的隔音处理,你喊吧!就算你喊破喉咙门外的人也听不到。哈哈哈!”

    “师兄,你这句台词怎么让我们正义的人民警察变得跟反派大魔头一样呀。”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与此同时,另一间审讯室的气氛就显得温暖许多。老警官特地找来几名年轻的女警察陪伴薙切绘里奈,希望通过此举能稳定‘受惊过度’的薙切绘里奈的情绪,更好的套出自己需要的笔录。这群畜生已经胆大包天到敢对外国妙龄少女下手,老警官想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坐实江云枫犯罪的事实,把他丢到牢里去,享受一下菊花残是什么感觉。

    进过几轮询问之后,薙切绘里奈终于认清情况。这不是那些没节操的整蛊剧组的安排,而是江云枫真的被抓了,起因就是自己太累在车上睡着,他不忍心叫醒,打算抱起自己送回酒店房间的过程中引发的一系列误会。

    薙切绘里奈极力想为江云枫澄清,解释这一切都只是误会。但老警官认为自己一定是怕江云枫后续的‘报复’。也极力的劝说希望薙切绘里奈配合说出他想要的证词。这让薙切绘里奈感到很是无奈。终于理解江云枫以前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跳进黄河洗也不清”是什么意思。

    于此同时,陆明通过人脉关系,得知江云枫的扣押地点,载着幸平创真马不停蹄的赶往东长安街分局。进门亮明身份,直接向分局长说明情况,引起分局长的重视。一其赶到薙切绘里奈所在的审讯室,详细的说明情况之后,老警官这才相信,一切原来都是一场误会。微笑的对薙切绘里奈道歉之后,老警官突然想起还在另一个审讯室被自己交代‘照顾’的江云枫,大喊一声“不好!”立马夺门而出。众人一惊也急忙跟上去。

    当众人感到扣押江云枫的审讯室是,被单面镜呈现出来的场面惊呆了。只见江云枫被脱光上衣和鞋子仰面绑在一张桌子上。女警察手持两只点燃的蜡烛,倾斜着把融化的蜡烛水滴在江云枫的胸膛上。男警察则拿着羽毛不停的挠着江云枫的脚板心。墙上的音响传来江云枫如泣如诉的呼喊。

    “欧耶!!警察姐姐,两根太激烈!!我有点受不了!对!!对!!就是这个眼神,在厌恶一些,别把我当人!!哦~烫!烫!!烫!!但是莫名觉得好爽!!!”

    “怎么样,有没有对你所做的一切做出反省?”

    “透明黑丝是王道,我才不会反省呢!”

    “看来你还是冥顽不灵!!”女警察加大了蜡烛的切斜角度。

    江云枫的呼喊更加激烈,痛并快乐着。好似觉醒了某些特殊的癖好。

    老警官看不下去了,抓过麦克风,说道“住手!这一切都是误会!”

    一脸愉悦表情朝江云枫滴着蜡烛的女警被突如其来的一吼吓得双手一抖,两只燃烧的蜡烛头朝下正好落直直的落在江云枫胸前的两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