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一二章 拜见大佬 中

第二一二章 拜见大佬 中

    “爷爷!您怎么会在这?”薙切绘里奈快步跑到薙切仙左卫门身边,因为角度问题,没有看到仙左卫门怀里的玻璃瓶。但是却看到了手上装满液体的茶杯,小琼鼻微微嗅了嗅。眉头一皱“您又不听的劝告了,医生不是再三强调不能喝酒了吗?”

    “绘里奈,我没有喝酒,只是和老朋友们聚一聚。”薙切仙左卫门完美的展示了什么叫面不改色的睁眼说瞎话。

    “那爷爷手里这杯是什么?”

    “凉白开。”

    “我不信!”

    “你看。”薙切仙左卫门抬手仰头,将一整个茶杯的液体豪饮而尽,另外两位老者见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江云枫目瞪口呆的看着总帅手里那只土陶茶杯,装满怎么也有二两红星二锅头。56度就这样一口闷了。江云枫当即表示,自己不扶墙就服总帅。壮士能复饮乎!

    “哎……”薙切绘里奈知道劝不动,自己也不可能24小时一直盯着,只得妥协“爷爷要控制酒量呀。”

    “我知道,绘里奈你难得来一趟中国,玩的开心点,别一天老盯着我。”见孙女被自己的豪饮镇住了,薙切仙左卫门便光明正大的从怀里把那瓶二锅头‘咚’一声摆回八仙桌上,说道“那么,继续吧。”

    对坐的王占元也抿了一口小酒,捏起一粒花生米丢进嘴里压压酒劲说道“哇喔~这二锅头劲真大,和我们平常和的牛栏山不太一样呀。”

    “那当然,这可是红星二锅头。”居中就坐的老者也抿一口后吧唧着嘴说道。

    “行了,程老。这花生米就小酒我们两也陪你了,唠也嗑了。是不是该谈点正事了?”王占元把手上的酒杯放下,笑眯眯的看着居中的老者。

    “小王呀,都这么多年了,你真的一点都没变。反正我退休了,也舞不动炒勺,那几锅老卤就给你吧。”老者缓缓起身,端起桌上的花生米,笑道“走吧,我带你们去看看,也让小辈们开开眼。”

    看着前面三个一路走还一路喝酒的老头,江云枫不禁问身边的陆明“陆师傅,那个程老是什么来头,王大师和总帅都对他执弟子礼,还特别恭敬?”

    “嘘嘘嘘~~”陆明刚想让江云枫禁声,可是为时已晚。前面的程老回头笑道“这小辈不知道我是谁呀,看来老头子我还不出名嘛。小陆呀,就给小辈们介绍一下也无妨。”

    “是。”陆明恭敬的应答完回头说道“前面那位程老可是和厨神一个时代的大师,解放前就已经和厨神一道跟随太祖转战南北了。建国后,程老主内,执掌‘御膳房’。厨神主外负责国宴和频繁往返于各个国家的大使馆事厨,奈何厨神师祖英年早逝,当时中国厨艺界正值青黄不接的尴尬处境。程老只能一人挑起全部重担,既执掌‘御膳房’还要接过国宴的担子,这一扛就是近50年。历经五朝(太祖,总设计师,江局,胡总,大大)。直到前两年才卸下肩头的担子。”

    “红墙御厨呀!失敬,失敬。”江云枫恭敬的作揖。

    “呵呵,不用客套。你们这么紧张,搞得老头我丢紧张了。”程老笑呵呵的调侃。

    王占元也调侃道“听到您的事迹后,别说他们了,就连我和仙左卫门都紧张。”

    “是呀。”薙切仙左卫门也接过话头“您可是中海那边最有权威的人,历届的最高七人团都不敢开罪与您呢。”

    江云枫等人闻言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便开怀大笑。紧张的气氛在三位老者互相调侃过程中消弭于无形。其实想想就明白了,某种意义上说程老是的确是最有权威的人,领导人也是人,既然是人就要吃饭。把程老得罪了生气撂挑子不干了,那领导人就要啃干粮咯。

    众人回到后厨,此刻用餐高峰结束。厨房内的只有学徒在打扫卫生,掌勺的师父则聚在一起五黑。见程老到来,所有人立刻抛下手里的事情,飞快的站作一排,齐声问好。

    “行了,都说多少遍了。别搞这种形式主义,你们就这么想给我举办告别会吗?”经历过战争,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程老很自然的拿死亡开着玩笑,摆摆手道“忙完了就赶紧去休息吧,你们几个还不赶紧回去,人家都快推到你们家高地了。”

    排队的厨师们顿时作鸟兽散,继续各种手头上的事情。

    “这些小年轻呀~年轻真好呢。”程老自顾自的摇头叹息,带领大家来到宽阔后厨的一角。指着并排摆在特制大灶台上加热的四口大锅说道“小王,这就是你老惦记,千方百计想搬回学院的四锅陈年老卤。分别是‘符离集烧鸡’,‘德州扒鸡’,‘沟帮子熏鸡’的卤汤,每一锅都不间断的熬煮了30年以上。”拍拍第四口锅。程老语气透着浓浓的不舍与回忆“尤其是这一锅‘道口烧鸡’的卤料。还是开国大典完当天晚上第一次国宴时我调制的,已经熬了68年了,从来没断过火。现在全部归你了,都拿走吧。”

    不擅长中餐卤菜的幸平创真也深刻的明白这四锅卤汤的价值。这锅里翻滚着的墨黑色的汤汁,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了。“提问!”江云枫举手说道“既然程老前辈打算将这四锅卤汤转赠给王大师,那可以分晚辈一小锅吗?”

    “喔,小伙子也对这些陈年老汤感兴趣?”程老饶有兴致的对王占元说“小王呀,这小伙子也想分一杯羹。你说该怎么办呢?”

    “呵呵。”王占元轻笑几声,说道“那还不简单。既然小江同学是远月的学生,那我们就按照远月的规矩来办理。小江同学,只要你能做出两道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满意的菜,我就每一锅分你一壶。一道菜换两锅老卤,很值了。”

    “真的?”江云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我王占元说到做到!仙左卫门可以作证。”薙切仙左卫门也配合的点点头。

    “一言为定!前辈们请稍等。”江云枫兴奋的脱掉羽绒服,挂上围裙。对真该打扫卫生的学徒说了声抱歉,点燃风灶,把炒锅架上去先打算烧一锅开水。

    “哎哟。”程老坐在学徒搬来的椅子上,一手搭在桌子上拨弄着盘子中所剩无尽的花生米,说道“小伙子,下酒菜没有咯。”

    “好嘞!”江云枫应了一声,低头思索片刻后便有了腹案。问掌勺厨师要来一只三斤重宰杀干净的兔子和一些香料。兔子摆在案板上,江云枫抽出刀架上的菜刀,干净利落的将兔肉斩成几大块,并且将四肢大骨和脊椎骨剔除但保留肋骨以增加风味。江云枫把处理好的兔肉全部切条剁成1.5厘米见方的小肉丁,然后堆放在大盆中。

    取过石臼,将八角,草果,香叶,桂皮,砂仁。丁香等香料全部捣成粉状,混合着拍碎的大葱老姜一起倒进装有兔肉丁的大盆中淋上料酒,撒盐拌匀,腌制码味。

    把拌好的兔肉丁静置在一旁,腾出手的的江云枫开始翻找调料柜。奇怪的料理方式吸引了后厨所有人员的围观,大家议论纷纷都在猜测江云枫打算做什么料理。

    幸平创真看的晕晕乎乎,转头问身旁的薙切绘里奈“绘里奈酱,你知道阿枫做的是什么料理吗?”薙切绘里奈也茫然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江云枫同学打算做的应该是‘香辣兔’。”薙切仙左卫门抱住双手,说出自己才猜测。

    “香辣兔?四川自贡地区的地方菜,属于川菜小河帮。没想到这小伙子还知道这些比较偏门的菜式。下酒神菜呀,小伙子很上道嘛。”程老有些迫不及待。

    这时,江云枫终于找齐材料,抱着一大碗菜籽油回来。锅内热水已经烧开,端起大盘,将兔肉连带腌料全部倒进沸水之中,汆烫出兔肉丁的血水与杂质。同时也去除异味。待肉丁泛白,不再往外冒血水之时,江云枫用漏勺把兔肉丁捞出,放置在一旁控干水分。倒掉沸水,洗刷干净炒锅,烧干水渍。将整整一大碗菜籽油倒入,大火烧熟,直至菜籽油开始冒烟,将漏勺内的兔肉丁倒进炒锅。

    江云枫一手炒勺一手锅铲,将大火降为中火,左右开弓不停翻炒。兔肉丁由白变为微黄之时,倒入适量老抽提色。经过持续的翻动加热,兔肉丁内所含的水分被热力逼出,原来有些浑浊的菜籽油逐渐变多清亮,锅内的‘噼里啪啦’声也慢慢变大。江云枫就放下手里的锅铲和炒勺,飞快的拿起一旁的花椒和剪成小段的干辣椒,倒进锅中后又开始不停翻炒。虽然后厨有暖气供应,温暖如春。但持续不停的动作和炉灶的火力已经把江云枫逼烤的满头大汗。持续不断的加热和油炸使得花椒和干辣椒的香味得到充分释放。浓郁的麻辣鲜香开始随着江云枫的翻炒动作在厨房里弥漫。

    当香味达到一个峰值时,江云枫舀起一大勺干辣椒粉撒进锅里,补齐因为长时间炒制,干辣椒段流失的辣味,同时也能炸出红油让兔肉丁更加好看。最后翻炒十几下,撒一小撮鸡粉提鲜后出锅装盘。江云枫笑呵呵的把一整盘兔肉丁摆到桌上说道“一盘‘香辣兔’能喝二斤小酒呢,前辈们请品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