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零六章 寿喜烧 中

第二零六章 寿喜烧 中

    刚走几步,江云枫突然回头刚想问在日本过圣诞节有规定要吃什么特定的料理,却见平时和幸平创真各种不对付的薙切绘里奈居然和平共处,共同享受着一个被炉。

    看着两摊瘫软的‘麦芽糖’。江云枫不经感叹,被炉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可以化敌为友。慵懒的薙切绘里奈想要伸手去拿不远处装在篮子里的蜜桔。但因为不想挪动,纤细的手臂不论伸得多直,始终都是差点。

    白皙的手指几次都触碰到果篮边缘,就是扣不住。气的薙切绘里奈精致的小脸都皱了,冷冷和对面的幸平创真吩咐“幸平!把蜜桔推过来!”

    “自己拿。”幸平创真头也不抬的回答。

    “你!”薙切绘里奈很想狠狠的踢幸平创真一脚,但考虑到自身形象,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不靠谱的想法。转而将目光投向在一旁发呆的江云枫。

    不动声色的将果篮让绘里奈的方向推了推,江云枫笑着发问“那个,日本以往过圣诞通常吃什么?”

    说道吃,幸平创真终于有了点生气,抬起头想了想,语气中充满不确定性“好像是火锅吧?”

    “创真,你是不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呀,连自己从小到大过节吃什么都不清楚。”

    “我们家一般只在传统节日才特地制作相应的料理。”幸平创真单手撑着脑袋解释道“像正月春节,我们会制作御节料理,全套大餐算下来也在四到五万日元左右。”

    “好贵!话说,创真你们的正月是按照中国农历来算的吗?”

    “不是,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就不再沿用中国农历,改为使用西式历法。所以日本的正月并不是指除夕夜过后的十五天,而是元旦过后新一年的开始。”

    “不过除夕夜的正月完全没有新年的感觉,不正宗。”江云枫索然无味的吧唧吧唧嘴。

    “你到底还想不想听了?”

    “呵呵,你继续,继续。呵呵”

    “真是的……”幸平创真狠狠的瞪了一眼,接着说“元月七日的七草日。要喝用芹菜、荠菜、鼠麴草、母子草、芜菁(圆萝卜)白萝卜、田平草、菠菜等七种蔬菜熬成的菜粥。彼岸日分为二月份的春之彼岸和八月的秋之彼岸。春之彼岸当天各种民间活动次第肇始,如参拜神社,探亲访友,郊外踏青。每家每户都会制作牡丹饼、五彩寿司和野菜天妇罗,分发亲友邻居,共庆初春来临。八月份的秋之彼岸则是用最新收获的农作物来制作乡土风味的美食。”

    “这个彼岸日不就和中国的农历的春分,秋分一样吗?”不习惯盘腿的而坐在沙发上的江云枫好奇的反问。

    “没错,按照中国的历法,的确是一样的。”

    第一次听到这么多有趣的习俗,也勾起了江云枫的兴趣,忙不迭的追问“接着说呀,日本还有什么有趣的传统节日?”

    幸平创真想了想,接着说“说完二月份,接下来就到三月份了,这个月最重要的节日绘里奈酱最有发言权。”

    正享受着被炉的温暖品尝蜜桔甘甜的薙切绘里奈随口说“三月三,女儿节。女孩们穿上漂亮的和服到家附近神社参拜完后,提着白酒、精致的点心和菜肴饭盒探望亲朋好友,拜访恩师。白酒是用味淋蒸熟的糯米加上酒麴酿造而成的甜酒,度数很低,色白如牛乳,故又叫“浊酒”。受访者则回赠予锦绣人形、布娃娃,祝愿女孩健康美丽。”

    “三月三,这不是‘上巳节’吗?和五月五端午,七月七乞巧,九月九重阳都是中国的传统岁时节日。都是踏青,巡游,曲水流觞。古代也是大家族被养在深闺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难得的出游机会,也是遇到自己如意良君的天赐良机,哎……随着西式节日的文化入侵,现在中国的年轻人很多人已经不知道这些了……”听着,听着。江云枫不觉有些伤感。

    “大过节的别这么伤感嘛,来!吃个蜜桔。”幸平创真抓起一个蜜桔丢过去,接着说“我就专门挑选那些要吃特定料理的节庆来说吧。四月八灌佛节,这是佛教信徒的节日,各个寺庙在这一天都要举行盛大的佛教大典,庙堂四处的的屋檐装饰着牡丹,芍药百合,紫藤萝,燕子花,堂正中安放释迦佛像,参拜佛像的人手捧甜茶浇灌在佛像身上,洗去尘垢,参拜完后把剩余的甜茶带回家研墨,写上“五大力菩萨”数枚,折放衣柜中,据说能避免虫害;如写“八大龙王茶”贴于天井,则可免除天灾。其实这些都是无稽之谈,我压根都不信。”

    江云枫接住蜜桔,剥皮完就转手扔了回去。打趣道“创真,你这么说就不怕佛祖降罪与你吗?”

    “切~让佛祖来找我吧。谢了。嗯~真甜……”幸平创真接住蜜桔一口吞下,然后说“重点不是礼佛,而是在这一天东京各家日料餐厅都开始贩售最有代表性的美食,鲣鱼。四月份,正值鲣鱼渔汛的开端,源自三百年前江户时代中期的初鲣刺身在吃法上可谓别具一格,独辟蹊径把鲣鱼的美味发挥到极致:鲣鱼卸去头骨后,用铁签将肉身穿起,放在燃料的芦蒿上炽烤,芦蒿燃烧时热能稳定,又带有一种独特的草木熏香,渗入鱼身使气味更鲜美。待鱼身表皮焦化后将其浸入冰水中。这一热一冷两个过程推究起来颇耐人寻味。芦蒿炽烤作用有二:其一是杀菌,其二鱼身内的脂肪渗出肉面,可增添鲣鱼美味。之所以将烧烤过的鱼身浸入冰水中,鱼身内的肌肉纤维受热膨胀而松散,浸入冰水后,遇冷骤然收缩后,鱼肉就会富有弹性。浸水30分取出在放入冰箱速冻变硬再切成薄片,码齐撒上葱花,然后沾姜蒜芥末调味酱油,吃起来冰凉爽口,鲜味夺人,是生鱼片中之极品,佐酒之佳肴。”

    “接下来就是五月五,端午了同一天也是‘男儿节’。这一天每家每户有男孩的都会挂起鲤鱼旗,男孩子这一天都要洗菖蒲浴,吃用菖蒲粽子和柏饼,以祈求孩子健康成长。”

    “菖蒲粽子?白米糕包红豆沙,太甜了。和我们端午的粽子天差地别。明年到端午我包中国端午吃的粽子给大家尝尝。”

    “好!这个诺言我记下了。到时阿枫你可别装疯卖傻耍赖呀,绘里奈酱也听到了哟。”

    薙切绘里奈也点点头。

    “好!我不会耍赖不认账了。不过刚才说了这么多,没一条交代在日本过圣诞要吃什么料理呀。”江云枫终于想起自己最初的疑问,把自己带歪的话题强行拉回正轨。

    “那就按照西方的传统,来一顿圣诞大餐吧。”幸平创真充分发挥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特地。

    江云枫指了指客厅墙边的立柜式摆钟“大哥,看看现在几点了。文绪太太又回老家了。厨房里只有一些基础食材,我再厉害也整不出一桌大餐给你呀。”

    薙切绘里奈拍了一下桌面,做出最高指示“其实在日本过圣诞没有特别要求什么,那就做‘寿喜烧’吧。”

    幸平创真不知是脑抽还是纯属像搞笑,尽然问了一句“为什么一定要吃‘寿喜烧’,‘天津饭’不行吗?”

    “因为我想,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吧。”

    江云枫挠挠脸,略尴尬的回答“可是我不会做‘寿喜烧’……”

    “笨!把材料拿过来。我手把手教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