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九三章 姜母鸭

第一九三章 姜母鸭

    太棒了!太棒了!!浓郁而又层次分明的酱香,干燥q弹粒粒分明,外软内韧的饭粒。咸鲜的火腿丁,脆口清淡的青豆。油脂的使用量精准到令人发指!幸平创真特意从炒饭中间挖下,露出光洁的盘底。除了一层薄薄的油脂反光,没有一滴多余的液态猪油。

    除此之外,酱油炒饭咽下后从喉咙深处返回一股很奇异的香味,好似多种香料混合的粉末。“酱油炒饭我以前在自己家的店里也做过,老爸的隐藏菜单里也有幸平流特制酱油炒饭,可就是炒不出这样层次感这么强的效果。阿枫,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有什么秘诀?”幸平创真往自己嘴里塞着炒饭还不忘询问究竟。

    “真是让人震撼的料理。”一色慧握着汤勺,闭目享受着舌尖上酱油与饭粒共舞的华尔兹“朴实无华的食材,简单快捷的料理方式。尽然能谱写出这么惊艳的乐章。”

    “哎呀,其实也大家说的这么好了。”江云枫被捧的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回想经过学园祭的不断练习,自己的综合能力都有显著的提高。特别是眼,手,鼻,耳对火力的敏感度,已经基本恢复到前世七成左右的功力。但其他方面还需勤加练习,尤其以调味最为落后,最多只能同时驾驭三种味型,更别说前世玩出花来的看家本领五味调和。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将酸,甜,苦,辣,咸随意组合,且互不干扰。

    吃了一口炒饭,江云枫眉头微微一皱。果然多加一味调料,稳固的味型三角有崩塌的迹象,就是不能组成四边。暗自叹息,鬼父已经夺取远月茶寮总帅的位置,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新学期开始薙切仙左卫门被鬼父取代,极星寮众人和幸平创真以及自己为了保护薙切绘里奈,将会面对空前的挑战。

    “呐呐,别发呆了!赶紧说说你到底用了什么绝招。”见江云枫吃了一口自己的炒饭就一直在那默默地发呆,无视自己。幸平创真甚为不悦,一记肘击结实的打在江云枫的右肋。

    突如其来的袭击把江云枫打的措手不及,嘴里尚未咽下的炒饭随着闷哼有些许食物残渣掉进气管。引起剧烈咳嗽。这可把幸平创真吓得不轻,以为江云枫被噎着了。众人合力又是灌水又是捶胸,一番折腾之后终于让饭粒从江云枫的鼻孔喷出。

    “咦~~~~恶心!!!”众人立马作鸟兽散。

    揉着酸爽无比的鼻子,江云枫指了指一直没动勺子的薙切绘里奈说道“与其让我说,还不如让‘神之舌’来分析一下更好。”

    于是在众人期颐的目光下,原本吃饱了又嫌弃炒饭黑乎乎不想尝的薙切绘里奈迫不得已,舀起一勺轻启檀口吞下。果然,喝汤以往的料理一样,和外观有着天差地别的味道。充分吸收猪油的饭粒经过高温煸炒散发着迷人的米香,表面浸透酱油又在米香的基础上添加了酱香。

    细细咀嚼后,薙切绘里奈也皱起可爱的秀眉不过很快就释然了。米饭事先撒盐的咸与酱油的咸和火腿丁本身的咸鲜相遇很是突兀,青豆的出现恰到好处的化解了这份尴尬。在五香粉和葱花的推动下,原先的食材之间尬聊,在舌尖演变成一场午夜的狂欢。

    咽下后薙切绘里奈又皱起眉头,在回味中她敏锐的‘神之舌’捕捉到一丝即为微弱的恶心感。而这种感觉正是来至江云枫调和酱油是加的那一小撮鸡粉。

    “怎么样?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面对众人的期待,薙切绘里奈接过新户绯沙子奉上的白开水,抿一口涮去嘴里残留的余味。平静的分析道“这道酱油炒饭总体上来说还算能吃,至于为什么酱油层次感会这么强烈,其实很简单,他把老抽和生抽按比例混合调匀才下锅翻炒。所以大家才会在一盘炒饭里吃出老抽的醇厚和生抽的咸鲜。”

    “可是用了这么多酱油和猪油,我们为什么没感觉到油腻和涩口呢?”榊凉子说出自己的疑问。

    一色慧接过话头,微笑解答“青豆,江云枫学弟正是利用了青豆的利口与爽脆来掩盖炒饭的两大弊端。”

    “其实还有别的方法可以更好的掩盖甚至让炒饭容易油腻涩口的这两大弊端得到升华。”薙切绘里奈发下茶杯,接着说“不过,要是用到那样食材,相信在场的都吃不了几口。”

    众人开始低头寻思,番茄,水果,柠檬等等各种不靠谱的创意食材全被绘里奈否决。结果还是幸平创真最先反应过来“辣椒!!绘里奈酱,你说的是辣椒吧。”

    “没错,大蒜还有辣椒,只要用两样事先爆锅。那么火辣的感觉会让你不停的喝水,无暇去顾及油腻和生涩。”

    “好了,好了。别再说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已经很晚了,大家赶紧把这个吃了就去休息吧,明天又是星期一,哎~~真不想上课……”江云枫将砂锅放到事先摆上餐桌的隔热垫上,揭开锅盖。

    无法抵御的诱惑!!老姜经过长时间的小火煨煮,褪去了原先的辛辣变得温和慈祥。中草药的蜜炼精华不仅让酥烂的鸭肉浸透药材的芬芳,更让鸭皮染上蜂蜜的金黄。锅底冒着小泡的浓稠汤汁散发着米酒的香醇。

    薙切绘里奈不自觉的咽下唾沫,已经很饱的小肚子告诉大脑,还能吃一点。药膳世家出身的新户绯沙子一眼就认出了这道菜的来历,对拿着筷子分解鸭肉的江云枫微笑道谢“谢谢你,江君。特地在初冬时节炖‘姜母鸭’给我们滋补。”

    “还是绯沙子识货,没错这就是‘姜母鸭’,大家赶紧趁热吃,凉了药效就消散了。”江云枫将整鸭拆散,捡起一只鸭腿递给对坐的薙切绘里奈,笑道“入冬时节,寒气和湿气都很重。女孩子需要进补。尤其是大小姐,你身体这么差,来~把这个鸭腿吃了。”

    “知道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知道这么多婆婆妈妈的事。”薙切绘里奈接过鸭腿,轻咬一口。

    肉质尽然如此酥烂!只是轻轻一咬,整块鸭肉别从大腿骨上脱落。每一丝肉间都充满了老姜那温润不燥的辛辣。辛辣过后便是中草药的芬芳,好似强劲的药力涌入身体,敲打着周身每一寸筋脉。蒸发了酒精的顺德米酒还是让不胜酒力的薙切绘里奈微醺,两腮酡红,双眼有些迷离。

    “白芷,当归,熟地黄,何首乌,白芍,阿胶,枸杞子,黄芪,柏树,山药,甘草,大枣。”新户绯沙子抿了一小口汤汁,便道出其中所含的滋补药材。

    “厉害,某种意义上秘书子也是‘神之舌’呀。”幸平创真从新确立的对新户绯沙子的认知。

    江云枫也傻了眼“这么一小瓶蜜炼尽然含有这么多药材成分,难怪卖这么贵。不过绯沙子也是厉害,只需一小口就能分辨出成分。”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只是我从小就和中药材打交道,许多药材都有它特定的味道,熟悉了就很好辨认。”新户绯沙子拿起桌上空掉的蜜炼玻璃瓶,接着说“不过这瓶蜜炼的药材搭配到时很合理,即遵循了中医的‘君臣辅佐’规律,有兼顾补气和补血。”

    “所以说,女孩子们要多吃一些。”江云枫兴冲冲的给在场的几位女生布菜。

    田所惠有些为难的看着自己碗里快堆起来的鸭肉,问道“那江君你自己不吃一些吗?”

    “我?”江云枫指了指自己,然后摆摆手“我不用补,再补救流鼻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