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八三章 突破牢笼的金丝雀 下

第一八三章 突破牢笼的金丝雀 下

    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引起了大厅内食客的不满,纷纷对闯入者投去鄙夷的目光。仿佛在谴责这种失礼至极的行为。却没有人愿意站起来将闯入者驱逐出去。

    “来了!鬼父。”江云枫故意装作没看见,埋头就这奶油蘑菇浓汤吃着面前的羊角面包。眼角的余光却从鬼父入场之时起就没有从他的身上移开。心里暗想“这位鬼父可是前世看追漫画的时候最为痛恨的反派**oss,漫画里没有说明年幼的绘里奈到底被这位鬼父如何进行精神上的虐待,才导致她养成傲娇而蛮不讲理的性格。其实说白了就是缺乏心灵上的关爱和慰藉,希望通着这样的方式让周围的人都以自己为中心,凡是都围绕着自己旋转,获得认同。不管今晚结局如何,也不管绘里奈以后会不会怨恨自己,鬼父!今晚自己一定要把他修理一顿,不仅是为了绘里奈,也为了出自己前世那口恶气,就算使用武力也在所不惜。”

    田所惠观察着事态发展,小声低语“那位先生是谁呀?为什么绘里奈小姐完全没有以往的高傲,在他面前瑟瑟发抖。”

    “不知道,不过他的相貌我还很小时的候好像在老爸的相册里见过,具体叫什么名字不记得了。”幸平创真平静的说“我们展示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再说。”

    江云枫听到田所惠的轻声细语,余光转向僵直在大厅中央的薙切绘里奈。极度惊恐的情绪使得原本红润的朱唇泛起淡紫色,美目失去了焦点,额头溢出的冷汗顺着白皙的脸颊流下。没有擦掉也没有后退一步,至始至终就是站在原地。僵直的娇躯瑟瑟发抖。

    不能动,现在还不能贸然出手。江云枫不停的在暗示自己,现在时机尚未成熟,鬼父还没有引起众怒,自己要是忍不住当出头鸟,这样一开始就会处于被动状态。鬼父再来一招道德绑架,到时薙切绘里奈想要反抗也于事无补。不仅解救公主,为自己出口恶气的目的达不到,还会连累一起来的幸平创真和田所惠。得不偿失!心中积攒的氤氲怒气已经让江云枫在不知不觉间将右手握住的金属汤匙掰弯。

    感受到外边的异样,厨房中的新户绯沙子小跑出来,见到到瑟瑟发抖的薙切绘里奈便快步上前,急切的问“绘里奈大人,您怎么了?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薙切绘里奈只是继续颤抖,没有回答,不过额头的冷汗越来越多。

    新户绯沙子见状心疼不已,连忙掏出自己的手绢帮着擦拭汗水。杏目充满怒意的瞪向眼前那位强行闯入者,刚想开口呵斥,却被这位闯入者的长相吓了一跳。

    很多年前,年幼的新户绯沙子在学院的图书馆中翻译上古时代的《美食周刊》和其他国内外有关料理的杂志是都在上面看到过这个人的相片。一次跟随自己的父亲拜访薙切仙左卫门,其实就是想让自己和今后要辅佐的薙切绘里奈事先见面。享用午膳的过程中,新户绯沙子这边是家人全部到齐,而绘里奈那边却只有薙切仙左卫门陪伴。

    用完午膳,短暂的寒暄过后新户绯沙子一家便起身告辞。路过庭院时,年幼的绯沙子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开口询问自己的父亲“爸爸,绘里奈大人没有父母吗?为什么刚才午膳之时只有仙左卫门大人陪同?”

    平时一向温文尔雅,不论自己犯了什么错都是一副慈爱面容的父亲此刻却出奇的板着一张脸,蹲下身用异常严厉的口吻答道“不要向任何人打听有关绘里奈小姐父亲的事。绯沙子你只需要知道绘里奈小姐的监护人是仙左卫门大人就可以了。知道吗?”

    “唉?喔……知道了……”虽然迫于父亲的威严,嘴上答应不去打听,但强烈的好奇心还是在新户绯沙子进入薙切家,开始陪伴薙切绘里奈成长的过程中驱使着她去翻阅了所有她能接触到的薙切家的家族资料,除了那几本杂志上的几张照片以外,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都被刻意的抹去,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不留一丝痕迹。

    虽然已经快过去十年,衣着不再是黑色厨师服,而换成了黑色名贵的修身西装,深蓝色条纹衬衫,黑色领带,黑色风衣,浑身上下一黑到底。绛紫色的中长发也不想照片上随性散落,梳成一个一丝不苟的大背头,估计发蜡都打了半斤,反射着大厅内的灯光。但新户绯沙子还是一眼就认出眼前这名强行闯入的男子就是小时候自己在杂志上看到的那个人。细长的丹凤眼中那一抹冰冷阴暗的目光,配合着那张恶心帅的脸,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条剧毒的黑曼巴蛇。离远的时候就像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观察自己,当走近之时,绯沙子就感觉到好像被毒蛇缠绕一样无法呼吸。

    鬼父再次巡视一下四周,紧了紧皮手套,平静而轻蔑的说“绘里奈,你的料理不应该给这些人品尝,不然品味会被拉低。你要精心挑选你的食客才行。”

    鬼父这近乎侮辱性的地图炮拉住了全场的仇恨。食客们终于忍不住了,纷纷拍案而起,质问鬼父这话是什么意思。

    喜多修志手搭在座椅靠背上,别过脸嘲讽“你小子哪里冒出来的,知道我们时谁吗?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赶紧道歉谢罪!”同桌的老友安东申吾因为是美食专栏作家的缘故,经常接触到一些不为人知的世家辛密。他一眼就认出这位男子的来历,拉住老友在其耳边低语几句。

    喜多修志听完后大惊失色,惊道“什么!这个男人不是在十年前被赶出远月了吗?他为什么还敢回来?”

    经过喜多修志的提醒,在场的客人都是知道内幕的人,也猜出男子的来历。原先叫嚣着要鬼父道歉的呼声瞬间转化会迷之寂静。看到这滑稽的一幕,江云枫嘴角泛起一丝嘲笑。不过也能理解。今天到场的不是商界巨擎就是政界要员,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都在社会上有很好的正面形象和名望。如果这时出头和鬼父对着干,万一输了,那么对于他们辛辛苦苦几年甚至几十年攒下的社会名声和形象是毁灭性的打击。

    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怂!!

    但前世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江云枫知道,只要这时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并且能够在与鬼父的正面对抗不论是什么形式。只要能把鬼父压制住,这些人一定会群起而攻之。毕竟落井下石是他们最擅长做的事,而且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相信也没几个人会放过,何况这家伙还引起公愤。

    时机已经成熟,江云枫在等待一个机会。

    “哼,有什么好怕的。一个被远月扫地出门的丧家之犬,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居然还敢大放厥词,难道你就很有风度和品味吗?”hub食品的ceo千表夏芽受不住鬼父的嘲弄,出言回击。

    “原来是速食咖喱界的两位呀~”鬼父脸带蔑笑“你们那些哄小孩的把戏最近推广的还算顺利吧?”

    暴脾气一点就炸的千表夏芽拍案而起,怒道“你有胆在说一遍,混蛋!!我们是远月的正式合作伙伴,你这混蛋竟敢如此侮辱我们!!”

    鬼父紧了紧皮手套,不屑的笑了笑“这就我回来的原因,我要让远月恢复到它原来的模样!你们这些所谓的合作伙伴所提供的垃圾,我都不愿用我高贵的手去触碰。”

    “火大!!”快要暴走的千表夏芽却被自己的妹妹千表嬂嬒拉住,没能爆发。

    “呵呵,‘真正的美食’是和精美的雕刻,名画,高雅的音乐一样是艺术品。只有极少数受过高等教育和深厚艺术熏陶的人才能理解,并且去体会它的价值和存在意义。这样的料理才能称之为‘菜品’,除此之外,就算是用高级食材烹饪出来的料理也只不过是喂给像你们这样低俗的下等人的‘饲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