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六四章 第一天 下

第一六四章 第一天 下

    只吃了一口青年人就放下勺子,留下几张‘松’劵后走到正在让幸平创真帮忙缓解右手抽经的江云枫身边,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叫江云枫,是今年刚考进远月的中国留学生是吧?”

    江云枫点点头,礼貌的回答”没错,我就是。请问足下贵姓?”

    青年人摆摆手说“我想很快我们再见面的,到时候再告诉你。”说完,露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笑容,转身离去。

    “这人真是,神秘兮兮的。不过出手还真是阔绰呀,三道小吃就给我们10张‘松’券。开门红呀!”幸平创真兴奋的将桌上的餐券捡起来,数了数然后交给田所惠放到票箱之中。

    江云枫甩了甩稍有好转的右手,苦笑道“为了做一道三不沾我今天恐怕很难再舞得动炒锅了。创真,接下来就全靠你了。”

    “没事,其实我也希望今天阿枫你别插手。”幸平创真眼里燃起熊熊战意,盯着对面已经将灶台搬到路边的久我照纪,接着说“就让我看看经过特训之后,我与久我学长的差距还有多大。”

    指挥手下将锅具搭好,调料也都到位。久我照纪直视幸平创真的眼睛,说道“幸平学弟,我承认先前的确轻视了你们。现在!我不会再给你们任何喘息的机会!”

    幸平创真也解下左手上缠着的白布带,系到额头上,桀骜不驯的回答“撒~求之不得!”

    熊熊的炉火同时燃起,二人都开始当街料理。川菜的辛辣很快就扩散到整个中央区,游客们则陷入两边都很美味,也都想吃但餐券只有一张的尴尬境地。麻婆豆腐,回锅肉,鱼香肉丝,水煮肉片等这些著名的四川菜肴逐一摆上桌面。原先还处于观望姿态的食客们按捺不住自己那躁动的内心。瞬间双方店后的桌椅上就坐满了客人,灶台前与也排起长队,不过从规模上说还是久我照纪略胜一筹。随着数量不多的臭豆腐被田所惠卖完,原先就略逊一筹的人气一下子就被久我照纪带走大半。

    江云枫看着摊位前的小猫三两只,而且还是幸平创真老家商店街来捧场的老主顾。只得无奈叹口气,起身走到另一个灶台准备挽回颓势。却被幸平创真制止。

    “时间已经快到中午,再不做点什么今天我们就要赤字了。”

    幸平创真摇摇头,坚定的说“营业额我会想办法,上一次我们去‘中华料理研究会’拜访多亏有你镇住场面我们才能体面的离开。但这次与久我学长的对决我希望阿枫你别插手,我要用自己的实力去挑战他!”

    看着眼神无比坚定的幸平创真,江云枫不禁回想起前几天看到的远月画报。新闻社采访得知这次【月飨祭】幸平创真将摊位直接摆在久我照纪对面,就敏锐的察觉幸平创真一定是对研究会那次对决心有不甘,打算通过这次庆典再和久我照纪对垒。又来又得知其搭档是自己后,便在隔天的新闻头条报道此事,还附上一副漫画,幸平创真被拟化成一只黑猫,站在自己的手掌上对缩在墙角瑟瑟发抖金毛雄狮(久我照纪),远月论坛上也都在说幸平创真之所以敢去正面硬怼远月十杰第八席久我照纪,因为身后有江云枫撑腰。

    江云枫也很明白幸平创真为什么不让自己插手,他想用自己的实力告诉那些在背地里风言风语的家伙,自己就算没有江云枫帮忙也可以挑战第八席!看着被人画成小猫,实则是也是一头雄狮的幸平创真,江云枫拎起放在一旁的制服上衣,拍拍创真的肩膀,笑道“去吧,用实力去狠狠扇那些键盘侠的耳光。”然后对田所惠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我就去其他地方逛逛,顺道侦查一下别人食物的味道。有什么事打我电话。”说完就踱着步在离开。

    正在翻炒的久我照纪见江云枫居然在这么劣势的情况下没有出手,反而离开。心下更是狂笑,原先自己还在提防着江云枫出手后带来的冲击,现在可好,危险自己离开了。幸平学弟,你死定了!!

    手下这是上前汇报“主将,店内已经满员。店外的长队等候入席的食客也在麻辣味的刺激下也开始变得情绪烦躁。怎么办?”

    久我照纪微微一愣,随即果断作出决策“通知所有在店内用餐的客人,由于店外等候的人太多,所以留给他们时间只有20分钟,时间一过必须翻台。”

    “这样催促客人不太好吧,主将?”

    “哼~中华料理界有句古话:强者,别人适应我。弱者,才去适应别人。照我说的去做!!”

    “是!”光头手下无奈,只能返回店内传达主将的意思,一时间‘久我饭店’内的客人怨言四起,但在久我照纪绝对的麻辣支配下,也都乖乖的按时吃完走人。

    就算这样店外排队的客人还是很多,情绪也随着等待时间变长而愈发激动。小朋友也开始因为饥饿而哭闹。幸平创真看着哭泣的儿童,久我学长的料理麻辣太过突出,对这些味蕾还很娇嫩的小朋友来说太过刺激。回想着要是江云枫在他会怎么在保留川菜的神韵的基础上减轻麻辣的刺激。突然创真脑海中闪过一道菜,那是因为自己和田所惠太过平凡练习和试吃。大量的辣椒摄入导致虚火上升,口腔溃疡。江云枫看着嘴巴肿成香肠的二人,又好气又好笑的做了一道淮扬菜,清炖狮子头。给自己和田所惠吃。

    就是它!幸平创真抓住了稍纵即逝的灵感,马上着手制作。担担面下锅煮熟,呈到碗里。淋上的浇头尽然是麻婆豆腐。在从一旁的汤锅中舀出一颗巨大的肉丸放到碗中,撒上些葱花后就端着来到哭闹的小朋友身边,微笑道“小朋友,饿了吧?先吃这个吧。”

    原先哭泣的小男孩看着那碗香喷喷的担担面,想接有不敢最后看向自己的妈妈。母亲苦恼着说“对不起,我们的餐券只够在‘久我饭店’用餐,没有多余的给你,所以抱歉。”

    “没事,吃吧。这碗我免费奉送,觉得好吃就到我这边点餐,不好吃也不亏嘛。”幸平创真搓了搓鼻子,豪爽的将碗递给小孩的母亲,习惯性的说了句“慢用。”

    “哼!担担面尽然用麻婆豆腐做浇头,而且还放一颗这么大的肉丸。幸平学弟,你这是在玷污四川料理!”

    “久我学长,您这话就不对了,四川料理按照阿枫的话来说是中华料理的集大成者。不应该局限与麻辣。”

    “好好吃呀!”稚嫩的童音打断了二人的争辩。幸平创真蹲下身,对在小朋友笑道“大肉丸里有宝藏哟,你打开看看。”

    小男孩闻言,便催促妈妈。“好~好!我们去寻宝。”母亲溺爱的看来孩子一眼,用筷子分开肉丸,一抹明晃晃的淡黄色液体缓缓从肉丸破裂处流出,浓郁的高汤香味迅速盖过久我照纪的辛辣。

    “妈妈,妈妈!月亮融化在碗里了呢!”纯真无忌的童言让母亲有些尴尬,只能笑着回答“是呀,月亮融化了。宝贝那就尝尝月亮的味道吧。”

    “好!”小男孩开心的大口吃下母亲喂来的面条。牛肉高汤的味道随着搅拌更加浓郁。其他排队客人烦躁的内心被这一抹醇厚抚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