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五四章 心的交流

第一五四章 心的交流

    薙切绘里奈捏着隐隐作痛的眉心,推开自己的豪华办公室。在巨型办公桌后的真皮转椅上坐下,放松身心,整个人都陷了进去。回想着早上的审核,不由得轻叹一声,问道“下午还有多少人等待审核?”

    新户绯沙子立刻查看日程后回答“下午一共还有32位同学等待审核。”

    “将那些提交详细菜单的学生名单筛选出来,落选的全部取消资格。”

    “是,绘里奈大人。”新户绯沙子经过一轮筛选之后,回报“按照绘里奈大人的意思,排除完后下午还剩6位学生等待审核。”

    躺在转椅上,揉着自己太阳穴的薙切绘里奈坐直身躯,伸手掀开桌面上最新款某果笔记本电脑,看了看桌面时间,对新户绯沙子说道“现在已经快下午1点了,绯沙子去准备一些吃的,我们对付一下就赶往下一个审核地点。”见应声的新户绯沙子离开自己的办公室,薙切绘里奈便继续处理清晨没有处理完的文件。

    清脆的键盘敲击声中,薙切绘里奈娴熟的将处理好的文件打包发送,刚按下鼠标左键就听到办公室门被推开的声响。便惊讶发现新户绯沙子抱着个粉红色的保温盒进来,好奇的询问“这么快,绯沙子你准备了什么料理?”

    “额……”新户绯沙子将保温饭盒放到办公桌上,神情有些尴尬,好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坦诚交代“抱歉,绘里奈大人,这些不是我做的。而是门口的保安给的。”

    “喔~难道是保安想过你让我品尝他的料理?赶紧坦白交代吧,绯沙子你收了保安多少好处。”明知新户绯沙子不会这么做,或许和江云枫那个二货接触久了,薙切绘里奈也学会了开玩笑。

    “不不不~~没有!我没有收保安任何好处!”新户绯沙子吃了一惊,连忙退后一步,情绪有些激动。语无伦次,词不达意。心急的眼角都开始积蓄泪花。绘里奈见绯沙子就要哭给自己看了,连忙起身绕过办公桌上前安慰“没事~没事。我刚才是开玩笑的,绯沙子怎么开始会做这种事呢?那个保温饭盒是谁留在保安亭的?”

    得知薙切绘里奈刚才只是一句玩笑之言,不是责备自己。新户绯沙子安心的拍拍胸口,抹去眼角的泪花,这才娓娓道来“听保安大叔说是一个面生的年轻小伙子,1米7多的个头。脸上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说是来自己是某团外卖的配送人员,给绘里奈大人送午饭。保安大叔见他没穿外卖制服说什么都不让他进大楼。那小伙子开始胡侃,从古罗马斗兽场的下层建筑机构扯到人类进化的过程,后来衍生到宇宙万物的哲理,绕了一大圈就是想混进大楼。但还是被拒绝,见保安大叔不为所动,那家伙就打算用学园祭的兑换餐券行贿。结果见保安大叔亮出警棍就放下饭盒拔腿就跑。”

    听完新户绯沙子的描述,薙切绘里奈忍不住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脑海中浮现出江云枫哭爹喊娘的被提着警棍的保安追打的场景,又问“那门岗保安为什么又把饭盒留下来,最后还给了你呢?”

    “保安事先打开检查过,觉得很香样子也很不错。所以在送饭的那人被打跑后觉得应该保留下来,没有处理。这才会到我手里。话说,绘里奈大人您有点外卖吗?”

    “没有,我怎么可能去吃那种垃圾。应该是那个远月学生希望通过这样方式混进来,让我品鉴。”薙切绘里奈随口胡诌了个连自己都不信的理由,但新户绯沙子信了。

    “这样的行为实在太不光彩了,绘里奈大人,我这就去彻查,把那家伙就出来,按退学处理。您觉得怎么样?”

    “算了~~绯沙子。”薙切绘里奈按住正打算联系远月保卫科调取录像资料的绯沙子,说道“既然他花这么大的心思想混进十杰评议会大楼,看在这份诚意上,我们就尝尝吧。反正今天也事多,就用这个来对付午饭吧。”说完,转身扶住保温饭盒的盖子,手指一推,卡销脱落。盒盖被提起,缝隙间先是涌出大量整齐,由此可见饭盒密封性极为良好。随即一阵蛮不讲理的香味扑鼻而来。

    “好香呀,不过这香味好奇特……酒味好浓。会是什么料理呢?”新户绯沙子看着半开的饭盒突出自己的疑问。“打开就知道了。”薙切绘里奈将手上拿着的盒盖放到一旁的桌面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占据半个食盒,油光红亮的‘东坡肘子’其次才是‘鱼香肉丝’和‘醋溜土豆丝’。

    “这么深的食盒就装这一份的量,养猪吗?”薙切绘里奈内心腹诽,抱住食盒打算拿起来,突然‘咔嚓’轻响一声,食盒冲中间分开,下半部也是一份一模一样的盖饭料理。糖色的浓稠肉汁渗透经粒粒洁白如玉的米饭之间。让每一粒米饭再吸饱‘东坡肘子’的浓香之时也染上漂亮的颜色。

    薙切绘里奈暗自咽了口唾沫,端起一份回到自己的转椅上,说道“绯沙子,赶紧吃吧。下午还有6个行程要跑。”绯沙子点点头,也端起另一份,走到会客区沙发上坐下,开始品尝。大块的肉塞进嘴巴,柔软绵密的质地与舌头就像热恋中的情侣一般如胶似漆。三公分的肉块让味蕾无比愉悦,浓郁的黄酒芬芳让思绪自由飞翔。酱油与红肉像似蓦然回首的相遇。

    酥,这是薙切绘里奈对于这道‘东坡肘子’第一映像,这看似很油但肥而不腻的‘东坡肘子’在舌尖融化一片甜蜜,问着扑鼻的浓香,看着那软糯的身躯,绘里奈心头满是占有这‘东坡肘子’的贪念与**。华丽的形容辞藻忘了,矜持羞涩与也不顾了,满世界就只剩下薙切绘里奈与手上的那块三寸见方的肘子肉,在唇舌间缠绵悱恻。

    牙齿咬掉硬物的生疼将薙切绘里奈从泛舟西湖,莺飞垂柳的悠然梦境之中拉回现实。望着已经空掉的饭盒,被酱汁浸透的味蕾开始萌发,绘里奈仿佛隔着时空清晰的看到一个背影站在炉灶前,仔细的撇除浮沫,浇淋酱汁。砂锅中翻腾的‘东坡肘子’散发出阵阵香气,夹带着那道背影的一颗真心,希望能动容一个微笑,同时还朦胧着一丝爱意。无奈的放心饭盒,轻轻娇嗔“真是的,做这么好吃干嘛。热量摄取又超标了……”

    这是,伴随着在秋风中缓缓飘落的银杏树叶,漫步于东京大学著名的银杏大道上的江云枫打了个巨响的喷嚏“阿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