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二六章 弃子 下

第一二六章 弃子 下

    安静的房间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更加阴沉,远月的最高权力机构全员围坐在圆桌旁没人说话。第一席司瑛士率先打破沉默“现在,十杰评议会就江云枫学弟殴打三年级藤田刚同学以及其研究会部分部员的暴力事件开始讨论,谁有什么有意见可以发言。”

    矛盾台面化后,已经毫无顾忌的睿山枝津也首先发言“远月茶寮成立以来史无前例,闻所未闻的严重暴力事件!现在远月校内网络上满是风言风语。幸好我及时有效的管控,才没有流露到校外。不然这次事件会对远月的声誉造成极大的打击。远月判定学生实力高低的方式是食戟而不是拳脚!所以,我提议开除江云枫学弟!以振远月校规!”

    同住极星寮的七席一色慧闻言立刻起身质问“睿山!事件原因与经过还没水落石出,你就在网上给江云枫学弟制造舆论压力,现在又提出退学处分,未免太过草率了吧?”

    “不是退学,是开除!”睿山枝津也拿起桌面上的一张白纸向在座的十杰们宣读“藤田学长右臂手肘韧带撕裂,下巴脱臼造成中度脑震荡,全是多处软组织挫伤,现在任然处于昏迷状态。其研究会部员六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一人轻微伤,一人被踢断左脚胫骨,三人肋骨不同层度骨折,最后一位最严重,锁骨骨折,脾脏破裂,颈椎错位陷入休克,现在还在远月医院抢救。”读完将白纸拍懂啊桌面上反问“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难道还不能开除吗?”

    一色慧有些哑口无言,虽然觉得这起事件必有蹊跷,奈何江云枫出手太过狠辣。睿山枝津也搬出事实后自己一时间尽然无言以对。薙切绘里奈听完睿山枝津也宣读的结果,娇躯为之一振,在现场的自己很清楚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完全是因为江云枫为了给倔强的自己争取更多的逃跑时间抱着必死的决心全力出手所造成的。暗自握了握秀气的小拳头,自己绝对不能让那个笨蛋就这样被开除!可是……又该怎么办呢?

    “啧啧~的确有点严重呀,不过睿山第九席为何不问起因就笃定是枫学弟的错,还如此着急的给出开除处分而不是退学,远月茶寮成立到现在已有百年历史,从来都没开除过在校学生的先例。”一向不问世事的小林龙胆一改吊儿郎当的模样,双手撑着桌面用冰冷的眼神死死盯着睿山枝津也。

    “咳咳~我这是为了维护远月的荣誉。”睿山枝津也被点破小心思,咳嗽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张开双手义正辞严的反问“藤田学长是大阪藤田家的传人还有其他部员的家人,我们必须给一个满意的交代。不然舆论压力对我们很不利。从此事件中可以看出江云枫学弟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不能让这种人留在远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远月百年来的声誉,难道有错吗?”

    一众十杰开始议论纷纷,大家都习惯于用食戟来解决问题,从没有处理过这样血腥暴力的事件。“好了,大家安静一下!”司瑛士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询问薙切绘里奈“绘里奈小姐,您一直在现场,事情经过您应该很清楚。麻烦您将经过复述一遍给大家听听。”

    一直在苦思对策的薙切绘里奈听到司瑛士的问话顿时眼前一亮,起身说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有为江云枫开脱狡辩的嫌疑,这里有一段录音,大家听完就应该明白起因是什么了。”说完拿出江云枫塞给自己的手机,将音量调至最大,按下播放。从进入道场开始的对话就清晰的在房间内回响。

    “奉命行事?”听到这一句小林龙胆,一色慧,久我照纪都不约而同的望向睿山枝津也。而此刻的睿山枝津也充分理解猪队友这词的含义,带不动呀!藤田刚这个浑身是肌肉的家伙,脑袋里也全部是肌肉!怎么能将这种台面下的话当众说出来呢?没办法,这棋子没用了,只能放弃!

    录音播放完毕,不知为何,九位十杰都一致的盯着睿山枝津也,“好了,想必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了,那么就由我来给出解决方案吧!”司瑛士用冰冷的眼神盯着睿山枝津也,平静的说道“奉命行事?奉谁的命令,我在这就不追究了。处理方案如下:藤田刚以及所有研究会部员集体做退学处分,江云枫同学给以全校通报批评,并支付藤田刚以及所有受伤部员的全额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营养费。下面开始表决,同意我的方案的就举手。”说完率先举手。薙切绘里奈,久我照纪,一色慧,小林龙胆也跟着举手,十杰票数已经过半。女木岛冬辅,茜久保桃,纪之国宁宁,斋藤综明犹豫一下后也举手表示同意。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这就是最终的处理方案。”司瑛士看着没有举手的睿山枝津也轻笑道“睿山,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睿山枝津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耸耸肩无所谓道“大家都同意了我没意见,那么我这就去发布消息,执行处理方案。”说完便起身上室外走去。

    “睿山,不用你去执行。”司瑛士叫住准备离去的睿山枝津也后对一色慧说道“一色,你全权处理这次事件,明白我的意思吗?好了,就这样散会!”

    “明白,司瑛士学长。”一色慧跟随众人一起离开评议室。在走廊上与睿山枝津也并排向前走,随意的问“睿山,你知道藤田学长到底是奉谁的命令吗?”

    “我怎么会知道。”睿山枝津也表面上云淡风轻,但阴郁的眼神出卖了他的内心,就算藤田被退学,自己还能利用现在一面倒的舆论把江云枫逼迫懂啊受不了自己退学。现在去处理这件事的人尽然是一色慧,好不容易才带起来的舆论风向肯定会被洗成有利于江云枫的一面。自己消耗这么多资源设下这个局就这样轻易的被破了,还折损了藤田刚这样一位手下,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亏本的买卖。

    夜幕降临,娴静的薙切主宅内,薙切仙左卫门正在总帅办公室内靠着真皮转椅看着那段被人刻意截取不播放的视频录像。巨大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显示的正是江云枫拖着虚弱的身体一把将薙切绘里奈推向门口,自己则挺身阻挡红了眼的部员。“好小子,是个男人!”总帅抚着胡须笑道,‘扣扣’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总帅大人的思绪。

    “进来!”

    厚实的木门被人推开,薙切绘里奈走进来将处理方案的书面报告呈给自己的爷爷。薙切仙左卫门接过报告,快速的浏览一遍明白大概的意思,却发现自己那乖巧的孙女还站在办公桌前,欲言又止。于是慈祥的笑道“绘里奈,有什么话说罢。”

    薙切绘里奈犹豫良久,最后还是咬咬牙说道“爷爷,这么大一笔的赔偿金……江云枫他付不起……”

    “付不起也要付呀,谁叫他下手这么狠这个教训是必须的。实在没钱可以问同学借钱嘛。”

    “是呀~可以借呀~”薙切绘里奈对总帅微微鞠躬说道“谢谢爷爷指点!”便兴高采烈的跑出总帅办公室。

    “哎呀~哎呀~真是女大不中留呀。”薙切仙左卫门苦笑着摇摇头,拿起办公桌上的毛笔沾满墨水,在书面报告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并且盖上总帅印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