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八四章 荷塘月色 十四

第三八四章 荷塘月色 十四

    古曲悠扬的旋律在符华指尖跃动飘扬在会场上空,原先嘈杂场下此刻一片安静,观众们都目瞪口呆的望着评审桌面那些正绽放的荷花。不可思议呀!蒸熟的糕点花蕾会在离开热源后自己绽放。

    在场所有媒体的镜头全部聚焦到木雕盘上,忠实的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如实转播给没能亲临现场而在电视面前收看的观众们。荷塘里的荷花在月光下已经全部盛开,符华的演奏也达到古曲的最高点,而依栏眺望的薙切绘里奈翻糖手办所等待的那个他并没有出现在荷塘的另一边。

    初夏的夜晚,在水榭翘首以盼的她始终没有等到心上的那个他,银灰色的月光洒在翻糖少女的肩上让整个画面都显得凄凉,引人深思感叹命运的作弄和无常。指尖急速扫过琵琶的丝弦,曲目来到结尾处的激奏,万壑松涛归于平静。

    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轮指演奏完最后一个乐章的符华微微松了一口,抱住琵琶起身微鞠一躬行了一个古代的女子揖礼,乐伶的清娇秀美,知书达理被展现的淋漓精致。后撤一步转身离开,临近下台楼梯是斜刺里伸出一只手递上干净的毛巾,符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站在楼梯口的江云枫。

    “班长,擦一下吧,出汗了。”

    符华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因为专心演奏而精神高度集中,溢出的汗水已经将刘海发丝粘在额头,微微一笑道了声谢谢接过毛巾简单擦拭一下就还回去说“你也赶紧就位,给评审们介绍你的料理吧。”说完转身下楼梯向着亲友团走去可是没走出几步就又回过头。

    “我要再提醒你一下,你要的暖场演奏我已经完成了,答应的佛跳墙可别想着赖账~警告你,我可是很记仇的啊~”

    江云枫嘴角一阵抽搐,临别再三叮嘱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原来是提醒自己不要赖账。下午偷偷计算过一坛佛跳墙所需食材本钱的江云枫还真打算赖账来着,因为就算是简配版所需的四大主料——鲍(干货鲍鱼)参(干货海参)翅(鱼翅)肚(干货鱼肚),都够自己大出血一回了。

    符华看见他诡异的神情就察觉到什么,于是用透着凉意的声音说“你该不会真的打算赖账吧?”

    “怎么可能?!!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我江云枫别的优点不多,但诚实守信这四个字陪伴着我成长,深深刻入我的骨髓!想当年……”被点破心机的江云枫登时就有些慌了神,赶忙列举例子大肆标榜自己是如何如何诚信。表面稳如老狗,实则内心慌得一逼。

    “你讲信用最好,对了!简配佛跳墙可算数噢~我的那坛规格要最高的~记得噢。”符华浅笑嫣然。

    最能体现东方女性柔美内敛气质的旗袍,配上符华那略青丝微绾施薄黛笑靥,初夏清凉的夜风带起鬓角几缕墨色秀发。这翩若惊鸿的蓦然回首相似一柄重锤狠狠砸在江云枫的心间。

    不知不觉间在江云枫的心底花园又映入另一位佳人的身姿,与薙切绘里奈遥相呼应。回过神来时江云枫才察觉自己已经满口答应下来,而符华早就心满意足的回到亲友团席位上和同学们一起发出阵阵欢声笑语。

    苦笑一声默默摇摇头,将手里的那根符华用的的毛巾搭上自己的肩头,移走舞台中央的圆凳后提醒道“三位评委,一曲已过可以享用了,请动筷。”

    “不忍啊……”多愁善感的安妮杏目微红,吸了吸鼻子说道“花开了,风起了。春去夏来薄云长夜却思卿不见,傻姑娘就这么静静的站着,没有怨恨,只有静的吓人的哀伤。”

    “有这么深奥吗?”江云枫都忍不住吐槽,自己只不过参照大小姐捏个翻糖手办作为妆点,月下佳人配上荷塘青莲才相称嘛。没料到配合上符华的一曲琵琶竟然能引人入胜。

    “如果我们不动筷就不能为这场食戟下一个决断!”关键时刻还是经验丰富的德拉克最先控制住自己的心神,握住筷子在薙切绘里奈哀伤的眼神中夹取一朵睡莲,颤抖的送到嘴边却迟迟不忍下嘴。

    终于鼓起勇气轻启朱唇衔住一瓣花瓣轻轻将其扯下,吞入口中贝齿嚼碎花瓣夹层内的莲蓉和和面是加入的晨露让德拉克的心底都浸透沁人的莲香。惊醒的德拉克突然明白了江云枫端上桌是还是花蕾,一曲的时间睡莲就开满荷塘的秘诀。为了认证自己的猜想她用手重新掰断一瓣花瓣。

    “果然如此!这想法的确精妙。”德拉克观察着花瓣的断面喃喃自语,“花瓣是双层,而且中间还有夹心。外层是普通面粉,夹心是现磨莲蓉,内层是澄粉制成的水晶面皮。”

    “利用面粉和澄粉在受热后膨胀比率不一的特性,江云枫同学将两种面皮紧密的沾合在一起,而这莲蓉不仅仅是夹心,如果我没猜错……”克拉玖玩弄着一瓣花瓣,妩媚的瞥了江云枫一眼“江云枫同学,你还利用了莲蓉馅料存温性能好的特点,和盘底的干冰人为制造一个温度差。外层的普通面皮遇冷收缩,内层的水晶面皮在存储大量热能的莲蓉作用下继续膨胀,花自然就开了~”

    “很让人惊艳的想法,不过让我更为惊叹的是这花瓣的质感和纹理。”安妮接过话题接着说“每一条经脉,每一缕褶皱,每一寸纹理。甚至是花瓣尖端的细小绒毛都得到极为精细的还原,江云枫同学你是用怎么样的耐性才能完成这样一道糕点?”

    “其实……正如评审们看到的那样想要达到古籍中提到的以假乱真的效果,势必要付出巨大的精神消耗。我在制作的过程中有几次都想要放弃,可是看到纪之国宁宁学姐只是做一道很平淡的六线鱼汤,都要那么繁琐的去处理鱼肉。那种匠人的精神感染了我……”江云枫不好意思的挠挠脸说“出于对宁宁学姐那道倾注自己匠人精神作品的尊敬,我也让自己静下心来运用苏州船点最精湛的技艺来完成这道对决作品,展现一下我们中式糕点师傅的匠心。”

    “匠人与匠人之间的对决啊,我们能目睹和裁决实乃是一件荣幸之至的事情。”德拉克准备再次扯下一瓣花瓣,江云枫却出言劝住。

    “德拉克执行官,我个人建议您还是一口将整朵荷花吞下,包在中心的莲蓬有惊喜哟~”

    广州这几天又下雨又出太阳,潮湿闷热。包扎的伤口纱布湿了又干,我自己都没注意到,今晚拆开纱布自己想用生理盐水冲洗的时候发现手术缝合线针眼已经有化脓的迹象。可把帮忙的小伙伴给吓坏了,不由分说就把我架到医院,一番检查后医生郑重其事的和我说,未来几天要时刻注意右手的干燥,尽量在拆线前不要使用右手不然腱鞘炎容易复发,手术次数多了还会影响右手的正常功能。告诫我这几天不要再浪了……对不住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