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八二章 荷塘月色 十二

第三八二章 荷塘月色 十二

    东京六本木区一件高级的法国料理餐厅今晚暂停所有对外业务,上至餐厅经理下到侍应生都全部在空旷的餐厅大堂里列队站好。他们面前一张铺有精美天鹅绒桌布的餐桌上有一位绝丽的金发美少女正准备就坐用餐。

    新户绯沙子轻柔的拉开座椅,薙切绘里奈从左侧进入落座的同时新户绯沙子将座椅推回原位。薙切绘里奈低头端详餐桌上的餐具摆放是否符合法餐标准,从左只有依次是餐巾,鱼肉料理专用叉子,主菜叉,沙拉叉。自己身体正前方是大个的主菜盘上面放着前菜和汤品托盘,右侧是主菜餐刀,鱼肉料理餐刀,汤匙。

    右上方三只大小各异的高脚玻璃杯分别是水杯,红葡萄酒杯,白葡萄酒杯。不过因为薙切绘里奈还未成年所以将红白两种葡萄酒换成了番茄果汁和柳橙汁,主菜餐盘正上方是两把尖端相互交替摆放的勺子和餐叉用途是品尝餐后甜点。

    左上方是摆放的是装有黄油的餐盘和一把黄油餐刀,除去餐盘和玻璃杯之外的餐具全部都是白银制成,经过侍应生事先多次的擦拭已经闪闪发亮能倒影出用餐着的面容。餐具的齐全和餐桌的布置都近乎完美,薙切绘里奈满意的点点头取过桌面上的餐巾展开平铺在自己的远月制服的短裙上,身体坐姿笔直等待着前菜上桌。

    新户绯沙子向餐厅经理示意绘里奈已经准备就绪可以试菜,后者对手下做了个手势餐厅与后厨之间的大门被拉开,一名身着得体西装夹克的帅哥推着一辆小车来到餐桌面前,帅哥面带微笑揭开小推车上的闪亮的盖子端出一份法式蘑菇浓汤平稳的放置在薙切绘里奈面前,然后双手交叠在小腹处微微鞠躬后退一步。

    薙切绘里奈拿起汤勺从自己面前下勺向外推动,舀起一勺浓汤身体微微前倾优雅的送入檀口当中细细品味后将手里的汤勺以右斜上45度搭在汤盘里面。餐厅经理见状微微松了一口气,薙切绘里奈这个动作在法餐礼仪表示对这道菜是好评。男侍应生上前撤走汤品另一位侍应紧接着将副菜法式焗蜗牛放上餐桌。

    薙切绘里奈拾起刀叉切下一小块焗蜗牛沾上一些鲜罗勒奶泡吃下,绝美的面容出现一丝不悦显然是罗勒奶泡的味道让她觉得不适。新户绯沙子敏锐的注意到薙切绘里奈的反应当即拿起一张餐巾展开挡住右侧所有列队排排站好的人的目光。薙切绘里奈偏头吐掉嘴里的食物用餐叉卡住餐刀的刀锋摆在装有焗蜗牛的餐盘上,表示对这道菜很失望,差评~!

    新户绯沙子收起餐巾如实进行记录,餐厅经理和身边的主厨的额头已经渗透出冷汗。主菜和甜点过后薙切绘里奈拿起铺在腿上的餐巾优雅叠成小四方型擦拭完嘴角后摆在空无一物的餐盘正中间,表示总体上还算可以。接过新户绯沙子递来的记录逐条的对如释重负的餐厅经理与主厨详细的解说不足之处,至于改进办法就让他们自己去想了……

    结束完菜品试吃今天的行程才算是正是结束,黑色的加长高级轿车驶出繁华的六本木区,车厢内新户绯沙子从车载冰箱里取出可乐为薙切绘里奈满上,突然提议说道“绘里奈大人,我们要不要前往台东区的上野公园为江君和纪之国学姐的食戟助威?”

    薙切绘里奈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像是在品鉴红酒一样观察可乐的挂壁情况与香味,轻抿一口后微笑着说道“不用了,到了现场帮谁助威都不好。况且他用的菜品可是集结了我们全部人的心血,我对他有信心直接回远月吧,忙碌了一天我也累了。”

    “明白了,绘里奈大人。”新户绯沙子应下后通过车内通信系统告诉司机把车开回远月,然后按动开启按钮车顶天幕玻璃的遮阳帘换换离开,皎洁的月光如水银泻地般照入车厢。轿车这时恰好汇入车流正在缓慢前行,薙切绘里奈看着这动人的月色鬼使神差的让新户绯沙子将车内电视打开,转到直播食戟的频道。

    短暂的数据转接过后,电视屏幕上立刻显现出图像,食戟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电视里纪之国宁宁将一条鲜活的六线鱼投入浮满碎冰的水盆中,然后等待温度计上的读数降至零度是才将冻僵的六线鱼捞出,出刃沿着鱼鳃的部位下刀斩断脊椎骨,然后再斩断鱼尾处的脊椎骨。倒立提起将鱼头浸入一盆干净的水中,右手握住一把类似高压气枪的东西将细小的喷嘴对准鱼尾脊椎骨的端口按下扳机,压缩空气立刻在水盆里激起巨大的水花,眼尖的人看到压缩空气不仅吹起水花还将一根白色的线条吹入水中。

    新户绯沙子指着电视内容不解的问“纪之国学姐怎么做有什么意义?”

    “将鲜鱼冰冻可以降低鱼本身的新陈代谢,减少料理过程中的鲜味流逝。高压空气吹出脊髓道理也是一样的,破坏掉六线鱼的中枢神经避免料理过程中鱼肉随着时间推移而变硬影响口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宁宁学姐要做的是只有春季才有的怀石应季料理——六线鱼汤。”

    纪之国宁宁娴熟的给宰杀好的六线鱼剔骨去皮,拔出残留的鱼刺切成二指宽的小段,横向顺着鱼肉纹理打上花刀但只切到三分之二的位置。卷曲成花型用牙签固定拍上一层薄薄的生粉锁住水分,朝两口沸腾度不一样的开水锅里加入大勺食盐,鱼肉投入滚沸的锅里短暂汆烫,变色后立刻捞出浸入冰水降温。而后在此放入另一口温沸的锅里,带鱼肉煮到洁白如玉后捞出这次没有再浸入冰水而是摆在铁盘里自然冷却。

    “用两口沸腾程度不一样的锅分两次让鱼肉成熟,中间还用冰水冷激。”饶是薙切绘里奈也不得不为纪之国宁宁的料理技法啧啧称奇,“这样处理出来的鱼肉不仅色泽洁白如玉,口感也是极为细嫩,同时鲜度也得到最大程度的保留。”

    “这样岂不是说江君今晚想赢很有难度?”新户绯沙子有些担心的问。

    “按照我们之前的想法今晚想赢过宁宁学姐这碗六线鱼汤还真有些难度,希望他也注意到这一点并且对此作出改变,不然……胜负就真不好说了。”薙切绘里奈说着说着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她看见电视上纪之国宁宁用昆布高汤煮沸后马上离火,将一整块扣掉血合(鱼的红肉部位,很腥)部位的柴鱼干刨出的木鱼花全部倒进去,这锅底汤的鲜美可想而知。

    镜头适时的转向另一侧,比起在精心调制汤底的纪之国宁宁,江云枫就显得悠闲的多了。灶台上的高压锅正在用小火慢慢加热,顶盖上的泄气阀也慢慢的喷着蒸汽。闲来无事的他正在用各种颜色的翻糖(蛋白,砂糖,纤维凝胶,橄榄油混合熬煮成的面团)捏着手办,看来是打算用来给那道点心做装饰,不过奇怪的是江云枫不断添加各式各样华丽饰品的汉服翻糖手办怎么看都像薙切绘里奈……

    天堂龙一大大的一席话如当头棒喝,又如暮鼓晨钟将迷茫的我敲醒。说得对~我再怎么羡慕那也是别人的生活,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像别人,而终究变不成别人。与其去用艳羡的目光看别人的人生,还不如低头看看自己的脚下,虽然前途一片迷茫。但是自己要是要鼓起勇气往前迈步,毕竟人生不像开车,人生没有倒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