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四九章 残酷的真相 上

第三四九章 残酷的真相 上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江云枫在跑步上居然落后一个古稀老人一个身位的距离,巨大的行军包已经交给远远落在身后跟着的轿车。一身轻装的江云枫咬牙切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都始终无法缩短自己与前面薙切仙左卫门的距离,而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距离越来越长。

    一连串几乎让年纪轻轻,山强力壮的江云枫无地自容街头健身动作,什么单手引体向上啊,腹部绕杠啊,上升漫步啊,水平提拉呀这些薙切仙左卫门都毫无压力的轻松完成后双手背在身后深蹲蛙跳沿着青石台阶一级一级的向上攀登。要面子的江云枫也跟着完成了一套杠上动作正杵着膝盖气喘如牛,抬头看到蛙跳爬山还渐行渐远的薙切仙左卫门不禁一阵头晕目眩,捂脸哀嚎“我的天啊~哪位道友来收了这妖孽吧!”

    很没尊严的手脚并用紧跟着蛙跳的薙切仙左卫门爬上山顶,先一步抵达的堂岛银已经在凉亭中沏好茶水备好毛巾久候多时。渴的嗓子眼都快冒烟的江云枫就像一条看见食物的饿狗一般扑上前,根本不顾什么茶道礼仪抓住茶碗就一饮而尽,而且是连喝三大碗干渴才有所好转。

    三个挂着毛巾擦汗的男人陷入了谜一般的沉静,薙切仙左卫门双手按住膝盖低头首先打破沉默“绘里奈以前是一个很爱笑,很开朗的孩子。她父亲蓟对她所做的一切我想你们都知道了,才会养成绘里奈扭曲的性格。不过因为你们的出现,尤其是你~江云枫同学!让我在联队食戟最终局见到本该被关在鸟笼中的金丝雀,烹饪着自己想要烹饪的食物,露出连自己都陌生的真心笑容。我以一个爷爷的身份感谢你,谢谢你为绘里奈默默付出的一切!!”

    “其实也没什么了,仙左卫门大人不必这样……”江云枫被一个古稀老人鞠躬道谢,所实话很不好意思。

    “老夫还有个不情之请。”

    “仙左卫门大人但说无妨,晚辈知无不言。”

    “评议会上绘里奈提出的总帅更替决议,你投下反对票的原因是什么?”

    江云枫微微一愣,继而委婉的回避这个话题“作为闭门会议反抗者一方的出席者,我想仙左卫门大人您不会不知道吧?”

    见江云枫想把皮球踢了回来,老辣的仙左卫门自然不会让他得逞,故作遗憾的说道“哎……还是老夫的面子不够大呀……”

    加上堂岛银在一旁敲边鼓,江云枫知道自己已经是骑虎难下,只得抖出全部实情“其实,不论我投反对还是赞成意义都不大。因为从大小姐拿出那份决议文的时候蓟总帅就已经赢了。”

    “哦?老夫还是不明白~”

    都这么直白了还装傻?江云枫苦笑接着说“政府出面主持闭门会议调停的最终目的不就是保住蓟总帅的职位,好让他能继续推行那个把现任政府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计划。本想剪除远月校内所有异己的蓟总帅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还赔掉了十杰一半的席位。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不爽,更何况是胸怀大志的新任远月总帅薙切蓟。”

    “所以,他肯定会设局报复,于是乎就抛出个香饵等待大鱼上钩。”

    “那个饵就是让你做十杰第六席?”

    “没错!这是一个一石二鸟的精妙布局。”说到这里江云枫忍不住叹口气,“这么诱人的香饵刚抛出来,大鱼就迫不及待的咬钩了。”

    “大鱼恐怕就是绘里奈吧?”薙切仙左卫门这次没有选择继续装傻。

    江云枫点点头,遗憾的说道“大小姐太冲动了,满以为手握十杰六席就稳操胜券。没有深入的分析再做个推演直接提出总帅更替议案。一下就被蓟总帅套牢了~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情势的发展也如大小姐预想的那样得到5票的支持,但是没有列席闭门会议的大小姐不知道她这么冲动的后果会有多严重。如果我那一票投赞成,蓟总帅必定会下台仙左卫门大人的回归是自然的事,但是下台后的蓟总帅肯定会终止计划的推进。那么还期待着那个计划救命的政府,能从计划中攫取巨大利益的政治家们就会面临自己政治生命衰微甚至终结。”

    “所以他们会携起手来疯狂的报复远月,那么问题来了~财大气粗的远月集团能经得起几次折腾呢?”薙切仙左卫门和堂岛银听到这里脸色都不太好看,江云枫微微一笑接着说“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我投下反对票。这样大小姐的提案没有获得过半数的支持就自动作废,代价就是她会恨我,而且还是刻骨铭心的那种。大小姐已经没有了母亲,如果我顺她的意思投下赞成,那么大小姐会和自己的父亲形同陌路,甚至连家都会没有。与其让一无所有的大小姐想明白后恨我,还不如就让她蒙在鼓里,但衣食无忧的恨我。”

    薙切仙左卫门沉默不语,堂岛银叹息一声后说“那你也不必离开远月啊?”

    江云枫摇摇头答道“蓟总帅用自己下台拖得远月玉石俱焚作为要挟比我投下反对票的时候他的第二个目的也就达到了,那就是让经过联队食戟空前团结的反抗者内部出现裂痕。以大小姐为首的反抗者经过这件事后和我离心离德,中枢美食机关因为我和它对着干过,就算去投奔也不会得到重用。远月已经再无我立锥之地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薙切仙左卫门沉声问道。

    “我的心好累,想回家了。”江云枫苦涩的笑答,“希望大小姐经过这次事情之后能学会成熟,冷静的去分析问题。反抗者手里还有十杰五个席位,进攻不足但自保有余,仙左卫门大人您也多提醒他们一下不要再这么轻易的就上别人的圈套了。”

    “好,我会注意的。”薙切仙左卫门转身对堂岛银说道,“堂岛,你去安排一下尽量让江云枫同学坐上今天的飞机。”

    “仙左卫门大人……”

    薙切仙左卫门抬手制止了堂岛银的话,低声说“一位为远月默默付出这么多的疲惫学子,只是想要回到远方的家。这么卑微的请求难道我们都不能满足吗?”

    “明白了……”堂岛银指着江云枫对侍立在凉亭外的秘书吩咐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在我们抵达成田机场前搞到一张今天飞往广州的头等舱机票,相关资料一会我会发给你。办妥了,你随便挑一家远月旗下的度假酒店,我提拔你去做总经理。办砸了,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秘书咬咬牙坚定的点头然后快步离去,堂岛银看着自己秘书的消失后回头说道“走吧,我送你去机场。”

    “那么就有劳堂岛前辈了。”

    看着二人渐行渐远,薙切仙左卫门捧起石桌上的茶碗轻抿一口,看似无心的说了一句“来了怎么不露面呢?”

    “我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仙左卫门大人……”一道修长的倩影从凉亭立柱的阴影中走出来,赫然是新户绯沙子……

    双更了~为了保住自己菊花的第一次,我决定还是自己打赏自己上万吧……怂的很有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