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四六章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上

第三四六章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上

    惊醒的司瑛士发现自己还保持着臆想中的姿态,有人拍击自己的肩膀惊恐的司瑛士随手就朝来人的方向挥动着手里的钢制餐叉。“哎哟哟~~~司学长别紧张,有话好说何必动刀动枪呢?”那人轻巧的避开了所有的攻击,动作之随意就连手里木碗所盛装的汤汁都没有泼洒出来。

    冷静下来的司瑛士才发觉自己已经不在臆想世界里那尸山血海的战场,同为【餐桌白骑士团】的战友小林龙胆此刻正手捧烤土豆就着羊肉和辣椒面一口一口的大快朵颐,还不忘用奇怪的眼神望着自己。而为了躲避自己的攻击退到两米以外的人正是手捧肉汤的江云枫,当下赔笑“抱歉,没有伤到学弟你吧,看来是我太累了才出现了幻觉。”

    “没事,没事。司学长您那和跳广场的老太太一样的速度想要伤到我,除非我故意往上撞。”江云枫赫然一笑,递上手里的木碗,“尝尝这汤吧,可营养了。”

    司瑛士接过那碗灰褐色面上还漂浮着一层油脂的浓汤,轻轻拨开浮面的油花细品一口。风味太浓厚了!只喝了一口司瑛士就觉得无比的满足,这木质小碗中的半碗汤可能是至今为止自己喝到过最浓郁的汤羹。确切的说这并不属于汤的范畴,汤羹类的菜品本质上就是以水为基础,携带各种食材和调味料的味道和食感。这一小碗羊肉浓汤就大不一样,烹煮过程没有添加一滴纯净水,羊腹中的汤汁全是羊肉和蔬菜以及羊皮在鹅卵石的加热下渗出的肉汁,不论是口感还是味觉的都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卡啦’司瑛士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白骑士铠甲摆布满裂纹后如同玻璃一样碎裂一地,同时轰然倒塌的还有自己对自己料理偏执的自信。原来失败滋味是怎么不好受,酸楚、苦涩、不甘、懊悔这些负面情绪萦绕心头。难怪以前食戟失败的同学会表现出那么难看的神情,自己现在估计也是一样。

    沉思的司瑛士发觉自己的木碗被人碰了一下,抬头一看原来是蹲坐在地上的小林龙胆高举着相同的木碗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司~失败的感觉怎么样?在这一点上我可以说比你经验要丰富一些,想要从整旗鼓的方法我也不是没有~看在你我是同年级的同学份上,我可以开出友情价。”

    司瑛士也不再顾及自己的形象席地而坐,望着不远处指挥的薙切绘里奈,和按照指挥给评审们盛肉汤的江云枫释然一笑道“龙胆你的友情价我可买不起,终于可以卸下十杰的繁重工作全身心的投入到料理世界中。现在的我不再是那个最前面披荆斩棘开路的先行者,我的前方已经出现了可以追赶的背影。”

    “没想到呀,司你居然还有成为哲学家的潜力。”小林龙胆笑嘻嘻的挪动屁股靠过来,塞完手中最后一口土豆和羊肉,抿一口肉汤在口中和匀后吞下舒服的呻吟着,“唔……这味道……真是刚猛暴力呀!”

    司瑛士放下饮尽的木碗,婉拒了江云枫的续杯服务回答道“绘里奈小姐的【前菜】与江云枫学弟的【主菜】并没主从铺垫的关系,更为确切的说应该是强强联合。这两道菜品带有鲜明游牧民族特色,那我就用当年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铁骑军团作为比喻吧。【前菜】是军团中的擅长骑射和袭扰敌军的轻骑兵,【主菜】就是人马都身披重甲,手执利刃长枪的主力重骑兵,专职负责攻坚作战。二者在绘里奈小姐‘神之舌’的率领下一路上攻城拔寨灭国无数,向路过地区上的人们宣誓着一个道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鲜艳的战旗必将插满阳光所及的任何一块土地,哪怕在世界的尽头!”小林龙胆接过话头,两人说完相视一笑……

    薙切绘里奈亲手从小罐捏起一小撮干辣椒粉撒到评审们的羊腿上,笑盈盈的说道“好了,各位请享用吧!这才是我亲自设计出来套餐的完整形态。”安妮注视着手里撒上辣椒粉后的羊腿,反射着灯光的肉汁满满浸湿的辣椒粉,让其紧密的贴合在羊腿肉的表面。本就浓烈的香辛料味中掺杂进一丝糊辣更加诱人,颤颤巍巍的咬上一口。

    “唔……嗯……唔!!!!”安妮整个人都在震颤!比划了半天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每次话到嘴边就随着美味的羊肉又被吞进肚子里,最后她放弃了点评,只能不停的挥舞着大拇指来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感想,顺带不停的撕扯着大腿骨上已经为数不多的羊肉。

    德拉克肯光羊腿肉连大腿骨都舔了一遍才恋恋不舍的放下,嘬着自己的手指不好意思的问“那个……还能在给我来一块吗?刚才的羊腿因为太好吃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品味这么就没了……”

    “可以,羊肉的量很足请放心享用!”薙切绘里奈亲手将羊肋排送到德拉克面前,别过头看见一直没有动作的薙切蓟好奇的说“不打算品尝吗~父亲大人?还是您想刻意等到羊肉温度下降,美味开始流失的时候才品尝。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裁定司学长他们或是是吗?”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再不趁热尝一下就真的是故意拖延时间,有违公理了。”薙切蓟淡然一下,但觉得和左右两位以及身后那一位一样直接用手抓取实在是太过失礼,于是拿起刀叉端着贵族的举止优雅的切下一小块羊腿肉,同样优雅的吃到嘴里~不过咀嚼咽下之后一切都变得不再那么优雅。

    双手重重的锤击桌面,薙切蓟像毒蛇一样细长阴郁的眯眯眼瞪大到前所未有才宽度。自己身上的黑紫色西服不知什么时候已近敞开,精壮的上半身第一次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皮肤真白~

    这次【衣衫绽裂】不仅让薙切蓟自己脱了,还波及自己身边的三位来至WGO的女性执行官,脉冲肆虐把三人扒的光溜溜的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引起了极大的混乱。

    “父亲大人已经品尝过我设计出来的套餐了,不发表一下意见和点评吗?”重新着装整齐的薙切蓟脸色阴沉如水默不作声,薙切绘里奈自豪的代为回答“既然父亲大人不想发表评论,刚才父亲大人您指出了我们会失败的原因。就由我来一一解答吧~其一,选错队友?联队食戟这几天惨烈的消耗战,反抗者就只剩下我和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不过这并不代表江云枫会是一个猪队友,具体的分析数据还是爱丽丝你来说明的吧。”

    “哎呀~绘里奈表姐真会差遣人。”不知何时薙切爱丽丝已经披上了科学家的白大褂,接过黑木场凉送上的文件夹说道“最终局开始前,我就将采集来的所有关于司瑛士与小林龙胆两位学长的数据输入薙切国际研究所的超级计算机,设置了几乎我所能想到的全部场景和条件然后让绘里奈表姐挨个和伙伴们组队进行食戟推演,经过三天不停歇的运算得出的数据如下。”

    打开手里的文件夹,薙切爱丽丝扶了扶眼镜接着说道“一些胜率太低的搭档组合我就不在这里赘述,三天不断的推演结果按照概率统计绘里奈表姐如果和田所惠同学搭档战胜司瑛士与小林龙胆的概率期望值只有42.78%,与一色前辈搭档期望值是43.56%,与女木岛前辈搭档期望值就达到了51.23%。绘里奈表姐如果幸平创真搭档那么胜率期望值就已经是76.14%,获胜的几率已经超过七成。绘里奈表姐和江云枫搭档战胜第一席和第二席的几率竟然高达89.26%……”

    “好了可以了,不必再继续念那些数据了,也不必展现统计运算过程了,辛苦你了,爱丽丝。”薙切绘里奈抬手制止了正在往白板书写着一大串微积分公式以及分解运算步骤的薙切爱丽丝。回头对自己父亲说道“队友没有选错,很不幸剩下的恰好是胜率最高的组合。至于父亲您指出的第二点,这个套餐是我设计的,我自然很清楚两道菜品的烹饪步骤。为了确定味道我们这几天尝试了无数遍,所以前菜和主菜谁来做都一样。当然主菜这种粗活脏活肯定是要交给男生来做咯,好了~既然双方的套餐都品尝完了,评审们可以给出裁定了吗?”

    德拉克望向薙切蓟的眼神充满歉意,她的内心中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对WGO宗旨的恪守占据上风,抬手按下桌面上的按钮。

    1比0。

    反抗者先得一票。

    安妮紧跟着也按下按钮。

    2比0 。

    薙切蓟长叹一声,轻轻合上桌面的按钮盒盖。不需要自己这一票了,最终局的胜利者和整场联队食戟的胜利者已经产生,就是自己欲除之而后快的反抗者联盟!

    安静,叹息,懊恼,不甘的情绪回荡在会场之内。看台上的学生们都无法接中枢美食机关败北了,出战的远月十杰全军覆没惨败在反抗者联盟的铁蹄之下。按照联队食戟的附加条款,反抗者们将获得十杰的全部席位,今后的远月就只能任凭他们为所欲为了……

    幸平创真从呆滞的川岛丽手里夺过钥匙跑到牢笼边打开铁门,所有的反抗者聚集在赛台边缘注视着场上那个瘦弱的背影,薙切绘里奈缓缓转过身来面对着场下的伙伴们,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真挚笑容纤弱的手臂握拳举起。

    “赢了!!!我们赢了!!!!”反抗者们发出震天的欢呼,相互拥抱喜极而泣。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江云枫只觉得身体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软的跌坐在地,露出了劫后余生的释然微笑不顾手脏不脏抓过一块羊肉就咬上一口。虽然练习的时候尝过无数遍,但今天混合了自己喜悦泪水的羊肉格外的美味。

    江云枫身体不受控制的如过电般的一整轻颤,一种空闲感油然而生莫名其妙的进入了撸后的贤者模式。一声极度娇羞的惊呼声后所有的欢呼和议论都戛然而止,吵杂的会场瞬间静的可怕。

    空气突然安静自然引起了江云枫的注意,他抬头发现不论面前的评审还是后面看台上的学生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尤其是薙切蓟那杀气腾腾的眼神特别蜇人。

    江云枫察觉薙切蓟的眼神除了盯自己还往自己身后看,于是也顺势转头结果看到了这辈子所见过的最美的画面——与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薙切绘里奈一脸羞愤欲死的表情瞪着自己,洁白的厨师服纽扣全部解开,只能蹲在地上尽量减少肌肤暴露的面积。修长白皙的颈项,柔弱玉肩上的内衣肩带以及散乱衣裤间露出一点点的蕾丝边缘。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若隐若现的诱惑吸引得江云枫嘴巴都合不拢,嘴里的肉块顺着滴落的口水一起掉落。

    薙切蓟不顾形象的翻越台面,一把揪住江云枫的衣领将其拽起厉声喝问“你为什么也会【衣衫绽裂】老实交代?!!!”

    江云枫真是百口莫辩,自己练薙切绘里奈的手都不敢碰更别说粘膜接触了,等等!粘膜接触~当初的一幕闪现到脑海中,于是用求证的语气向在新户绯沙子帮助下穿戴整齐的薙切绘里奈问“大小姐……这搞不好是在广州地铁站那次……意外……”

    地铁?室外?露出?这几个词汇让神经本就蹦的很紧的薙切蓟与新户绯沙子名为‘理智’的弦断裂,新户绯沙子双持警棍嘶吼着扑过来,她要为自己的失职导致纯洁的绘里奈大人被玷赎罪,最好的赎罪方式就是将玷污者就地正法!

    薙切蓟同样举起拳头,这一刻他不再是远月总帅,而是以一位父亲的身份为自己的女儿讨回公道……

    我为昨晚的断更向大家陪不是。昨晚同寝室的小子又搞来十几罐Four Loko鸡尾酒加上前天没喝完的凑够20罐,约了几个妹子一起在天台烧烤,当然这等好事我怎么可能缺席。三男三女将20罐全部喝完,我们低估了妹子们的酒量。其他人怎么样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怎么回到寝室台躺在床上的。只是早上起床上的时候头因为宿醉很痛很正常,菊花也有点痛就……昨晚我倒下后倒地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