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四三章 雪亮的蒙古弯刀 上

第三四三章 雪亮的蒙古弯刀 上

    “哎呀~看来我身体内薙切家族基因附带【衣衫绽裂】出现了,对于三位同学带来的不便还请见谅。”薙切蓟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领,一边解释“因为菜品过于美味,导致我身体内的衣衫绽裂脉冲侧漏影响到周边的人。”

    说得正有些口干舌燥之时,斜刺里送来一杯茶水。薙切蓟很自然的接过抿一口却见递送茶水的江云枫以五体投地大礼跪倒在评审席前,常年在欧美生活习惯了西方礼仪的薙切蓟见突然有人对自己跪拜感到大为不适应,问道“江云枫同学,你何故要对我行此大礼呀?”

    脑门贴在地板上的江云枫闻言抬起头,被幸平创真突然袭击后红的跟兔子有的一拼的双眼擎着泪水满是真诚,神情庄重而肃穆的回答“久闻薙切家族有一门密不外传的独门秘技【衣衫绽裂】。当品尝到让自己心悦臣服的美味菜品时会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褪去身上的衣衫,而仙左卫门大人和宗卫大人都是脱自己。唯独蓟总帅您情兼雅韵,卓尔不群【衣衫绽裂】是脱别人,如此神技能亲眼见证已是三生有幸了~但晚生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教练~我想学这个!”

    “咳咳咳……咳咳!”薙切蓟茶水被呛得不轻,在德拉克和克拉玖一黑一白两位世界级美女抚胸拍背之下很久才缓过劲来。尼玛呀!这家伙的大脑回路和逻辑思维果然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理顺扎乱的气息后薙切蓟婉言谢绝了两位美人的顺带提出的下一步服务,和煦的说道“江云枫同学,你提出的请求我无能为力。但这不代表就没有其他办法只要有一位薙切家族的直系族人和你进行体液交还,你的身体接收到薙切一族的基因,能力自然而然的就会转嫁到你身上。”

    明悟的江云枫好似看到了曙光,体液交还那不要进行粘膜接触?如果自己想要习得如此神功岂不是要和薙切蓟……那画面太美了,不敢往下想象。江云枫奋力摇晃脑袋将刚才脑洞生成的限制级画面赶出脑海,目光鬼使神差的落到反抗者料理区前双手抱胸,亭亭玉立的薙切绘里奈身上。

    那种直白、大胆、猥亵的目光好像穿透了身上的衣服,让薙切绘里奈直觉得背脊发凉,汗毛倒立。双手紧紧握住厨师服前襟连续退后直到后腰顶到料理台边缘才停下来,随手从灶台上抓来一口平底锅指着江云枫大声娇斥“别用你那肮脏的眼光来看我!而且我也不会【衣衫绽裂】!!!!”

    江云枫又将目光投向关押着反抗者的牢笼,里面也有一位薙切家族的直系后人。已经拿回学生证但是还赖在牢笼里陪伴自己忠犬的薙切爱丽丝也被那极其蜇人的目光刺痛撂下一句我也不会便埋首躲到黑木场凉背后,说什么都不肯出来。

    “切~”江云枫站起身拍拍膝盖上的灰尘啐了一口,“连家族技能都不会……”

    “我们不会【衣衫绽裂】还真是对不起啊~”

    “可不是吗~说出去我丢觉得丢……”江云枫还想补上一刀,扭头望去见到国色天香的薙切绘里奈俏脸黑了半截,手里的平底锅都被扭曲变形就很明智的闭上嘴。

    经过江云枫这么一搅合先前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压迫感荡然无存,薙切蓟只得咳嗽几声重新调整状态寻找感觉,冷淡的说“并非是我故意贬低,绘里奈就以你现在的经历和技术的积淀是做不出符合【真正的美食】这个主题的菜品的。十杰第一席倾注全部的技艺和感性烹饪出来的必杀主菜,以及为了衬托主菜负责制作前菜的小林龙胆也将自己的技艺展现的淋漓精致。集合了远月学院最强的两位所创作出来套餐才是真正切切的真正的美食!!。”

    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后薙切蓟接着说“中枢美食机关已经端出了最棒的作品,那么~我就来帮你梳理一下,绘里奈你们失败的原因。其一,你选错了队友。像江云枫这种料理毫无章法可言的人根本就不懂得去配合由我精心培养教育出来的你。纯净的料理混入了不洁的杂渍怎么能成为真正的美食?”

    “其二!”薙切蓟竖起两根手指,“拥有‘神之舌’的你不去把控决定性的主菜,反而舍弃自身优势选择简单的前菜。难道你指望江云枫还能再次创造团队奇迹吗?就算他真的再次重现晋级考核第一天那样化腐朽为神奇的神技,呵呵……你们胜利的希望依旧是微乎其微。”

    “我可不这么认为,这一年以来我见识了不少以前父亲您不让我接触的东西。自身也改变提升不少,所以说胜负还真的很难说~另外……”丢掉手里变形的平底锅,薙切绘里奈像一只骄傲的天鹅站立在评审席前即使是与薙切蓟目光相对也毫不示弱。抬起纤纤玉手打了响指说道“现在的绘里奈已经变成一个离家出走的不良少女,不再是父亲眼中那个可以任凭您随意摆布的乖小孩了,上菜!”

    “是离家出走的不良美少女。”手臂上叠放着盛装前菜餐盘的江云枫路过是不忘纠正一句,当然惹得薙切绘里奈一阵白眼。哈哈一笑着来到评审席将餐盘逐一摆放到各位面前,毛巾一抖往肩膀上一搭像个店小二一样扯着嗓子吆喝“这是前菜‘鞑靼生牛肉卷’~客官请慢用!”

    一个画有立体感很强但是没什么意义的螺纹图案的盘子中,摆放着一段淋有和图案颜色一致酱汁的生牛肉卷,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不对!常温状态下的生牛肉塑行性能很差。牛肉卷能隆起这样的高度其内部必定大有乾坤!

    江云枫没有在继续留意评审们的神色,反而拉住一旁的司瑛士就往自己垒砌的灶坑方向走去,还边走边说“司学长来帮个忙吧?反正您闲着也是闲着。”

    结束料理后的司瑛士自动切换到懦弱状态,弱弱的说道“那个……江学弟,其实我很想休息一下……”

    “很快的,就是搬运个东西而已呀,不会耽误司学长太多的时间。来~司学长你抬前面。”江云枫对着灶坑边简易担架比划一下。

    司瑛士见担架上只有一只圆鼓鼓的烤羊,专心致志完成自己料理的他没有分心去查看场上的情况。故而不知道江云枫这只烤羊有多重,按照刚才的指点把捆在两侧把手上的背带挂到自己肩膀上,跟着江云枫的口号站起身的一瞬间就知道自己被坑了。

    85公斤重的公羊减去内脏下水,血液羊毛怎么着也有个70公斤。再加上肚子里还塞着一纸箱鹅卵石,上百公斤是没跑了。司瑛士脸憋的通红,一步三摇的走在前面。历经了前进三步退后两步,几次差点倾覆的风险终于将全羊搬运到评审席面前,卸下重担后的司瑛士立刻瘫倒在地……

    哎,我真是脑抽了,居然和你们这群没踏足社会,风华正茂,享受着大学生活小年轻大谈什么逝去的青春和理想……许多年前,我还有一双清澈的眼睛,那时理想还活着。而现在,我双眼浑浊,只剩下人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