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三零章 台面下的暗流 下

第三三零章 台面下的暗流 下

    “看来蓟总帅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没关系~容我详细的为您解释推演一下。”江云枫见薙切蓟依旧保持沉默,摊摊手接着刚才的话题,“按照如今的情势发展,就算我们取的了联队食戟的最终胜利,现在的政府会马上出面调停,说不定那位无能首相也会亲自出面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慰留您继续担任远月总帅,以便推进计划。”

    “届时,您还在总帅的位置上就表明当初在和我们达成的协议作废,反抗者依旧会被退学,而挑起联队食戟的我们也难逃被您清洗的命运。愤怒的我会将这段录音交给媒体曝光,在野党察觉到后适当操作将民众的注意力刻意的引导到官商勾结榨取人民利益这件事上,本来就普遍对现任政府不满的民众就会想干柴遇到火苗一样愤怒的情绪熊熊燃烧,在野党顺势提出一波弹劾案。”

    口干舌燥的江云枫麻溜的喝了一口水,润润喉“面对汹涌的民意,执政党内部肯定会分裂。议员们争先恐后的跟首相和议长做切割以保护自己,就连当年如日中天的尼克松总统都架不住众叛亲离的压力引咎辞职,更别说现在快个位数的支持度的政府,肯定是轰然倒塌瞬间瓦解。接着就是议会大换血,在野党完成了自己的终极目标,把自己变成执政党。”

    “说完政府再说说远月,首相的位子换了人,作为官商勾结中的‘商人’一方,蓟总帅您也会因为这次联队食戟结果的公正性而被新政府要求从远月总帅的位子上退下来,等待您的会是无休止的司法诉讼。那些被您打压绞杀的店家和餐饮协会会寻求法律途径提出赔偿我想金额会非常巨大,大到您无力偿还届时新政府就会出面把您驱逐出境,列为不受欢迎人物。”

    “当然了,收割完这场政治风暴果实的新政府应该会把您提出的计划保留,修改掉那些太过激进的部分而继续推行。为了表彰自己的公正性,新政府会执行联队食戟的原来结果,请薙切仙左卫门重回远月总帅的位子,远月十杰也会全部换人。而蓟总帅您将流亡海外,终生无法踏足故土。”

    一直沉默的薙切蓟终于张嘴说话了“你把计划全盘托出,就不怕我让外面的警察把你带走吗?”

    江云枫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我从反抗者们面前消失已经接近18个小时了,料想幸平创真他们再找不到我很快就会报警,大小姐更是会通报东京的驻日大使馆。就算警察把我带走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别忘了,我背后的祖国的GDP已经快接近日本的三倍了,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就算我的行为构成犯罪,了不起就是把我拘禁然后移交中国的司法机关。我在来之前就已经把这段录音上传到多个社交平台并且设定了自动发布程序,要是我30分钟后不手动解除,这段录音就会在全日本范围内群发。”

    其实江云枫除了手机里的原版和修改版录音之外,根本就没有放到网络上,甚至连备份都没有。这是一场豪赌,江云枫赌的就是薙切蓟信自己已经发到网上,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就看谁先招架不住退缩。江云枫虽然还是一脸轻松,但内衣早就被冷汗浸透。他现在很担心薙切蓟狠下一条心拼个鱼死网破,到时不仅争取不到和解的机会来拯救远月和大小姐,还会把自己也搭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令人紧张而压抑的对视持续了将近两分钟,就在江云枫快要绷不住时权衡良久的薙切蓟叹息一声低沉道“说说你,不~是你们的打算吧,前提是你们能取的联队食戟的最终胜利。”

    太好了!漫长的对峙中是薙切蓟先退缩。心中狂喜恨不得跳起来狂奔大叫的江云枫强迫自己只是露出微微一笑,平淡的说“胜利我们会尽全力去争取,当然要是最后败北了蓟总帅您也省心了。那么说说我的想法,如果~我是说如果,联队食戟最后的胜利者是我们,请您取消所有反抗者退学的决定,远月十杰的席位我们只要一半。相对应的您依旧稳坐总帅的位子,从此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您也不必担心我们会再次出头破坏您的计划,毕竟最多不过两年我们都会毕业,届时远月不就成为您的一言堂了吗?”

    薙切蓟冷笑一声“听上去对我一点好处的没有,除非你用录音原件来作为抵押。”

    “不可能!”鸡贼的江云枫果断拒绝,“录音是我们最后的筹码,如果我现在交给来蓟总帅您销毁完翻脸不认账,我们怎么办?所以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我会把原件双手奉上。”

    “我凭什么信你?还有父亲大人当初针对联队食戟提出的条件是夺取全部的十杰席位,他会同意你的五五分成的和解方案吗?”

    “你我都没有选择的权利,至于仙左卫门老爷子那边我会去搞定,这点您大可放心。”江云枫低头将原先的电话卡插回手机卡槽重新开机,一瞬间就涌出上百个未接电话还有附带信息。电话大多数都来至薙切绘里奈,短信的署名也是只不过内容逐渐变得严厉,看的江云枫忍不住汗毛倒立故作镇定的说“既然蓟总帅同意了和解方案,还剩下将近二十分钟足够我去取消自动发送程序,那么就先告辞了,祝您早餐愉快。”说完起身离去……

    “惨了~惨了!”江云枫一边阅读着大量未读短信,一边披着晨光在街道上狂奔。短信的内容从平淡的询问一封封慢慢演变成要亲手打断自己的腿,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浓浓煞气可见薙切绘里奈的愤怒。江云枫眼珠子一转,心生一计反手就把手机丢进路边的水沟里,心想要是手机坏了接不到电话和短信也是理所因当,这样的理由也说得过去。

    带着睿智的笑容从水沟里捞出湿漉漉的手机一看,江云枫脸上的微笑僵住了手机仍然在正常运作。尼玛啊~头一次觉得防水功能这么多余!!

    我摔!!!

    智商下线而暴走的江云枫跳起来,朝地上的手机狠狠来上几脚直到外壳变形,屏幕碎裂彻底报废才肯罢脚,捡起来揣进衣兜拦下一辆出租就往礼文岛另一端的会场赶去。

    与此同时,联队食戟会场反抗者大本营。一身素白厨师服的薙切绘里奈神情低落的询问刚刚赶到的田所惠等人,“还是没有找到吗?”

    “我们已经找遍整个礼文岛了,没有发现君的行踪。”脸色不佳,睡眠不足的田所惠擦去下巴上的汗珠,喘着粗气回答“创真君和一色学长搭乘今早第一班渡轮前往海峡对面的利尻岛进行搜寻。”

    “可恶!那个笨蛋为什么要在这种关键时刻完消失!”愤怒的薙切绘里奈扯断了手上用来捆扎头发的皮筋,已经快20个小时江云枫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了,不安和烦躁充满了薙切绘里奈的内心。

    “绘里奈小姐,现在该怎么办?”

    “你们先询问一下幸平君和一色学长,看看他们在那边有没有发现那家伙的行踪,如果没有立刻报警顺带通报大使馆!”在主持人川岛丽的催促声中薙切绘里奈当急立断做出部署,作为反抗者现在唯一能出战的人选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走向比赛场地。即将踏上台阶的时候一只托着皮筋的手掌伸到自己面前,手掌的主人也拉下套头衫的兜帽,赫然是消失了将近20个小时的江云枫。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也不回复短信?”

    薙切绘里奈没有如预想中的那样发飙,这份沉静让江云枫更加感到害怕。唯唯诺诺的掏出被自己折磨到报废的手机答道“坏了……不知道……”

    “坏了啊~那就没办法了。昨晚睡得还好吗?”

    “还行~旅馆的床铺很舒服。”

    薙切绘里奈淡淡一笑,捏起皮筋后打了个响指说道“他昨晚休息的不错,你们自己看着办。”浑身上下都浮现实体化黑雾的反抗者们一拥而上,把江云枫摁倒在地五花大绑,迫使其跪在吉野悠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搓衣板上。

    “小惠……小惠!!别这样把东西先放下,咱们有话好好说不行吗?呀啊!!!!”就在江云枫惊恐的眼神中,完全黑化的田所惠居然抱起一袋标注有50KG的大米,横放在江云枫跪洗衣板的大腿上。

    赛场上茜久保桃望着走来的薙切绘里奈平淡的说道“阿拉~今天或许我会比平常要粗暴一些哦,请多指教了~小绘里奈……”

    理顺金灿灿的秀发用叼在嘴里的皮筋捆扎成马尾,薙切绘里奈用纤纤玉指轻抚着自己晶润的红唇傲气凌然的回击“因为某个人从昨天上午到刚才一直在玩捉迷藏,致使我今天的心情甚为不悦,粗俗一点来说~就是非常不爽!!这份不悦的心情我也想让茜久保学姐分享一下……”

    扯皮剧情过去了,步入正轨。大小姐的焦糖法式松饼我也从饼房偷来了制作技巧。另外~蝎子哥,你对手撕包菜这道菜好像有着迷之执着啊,是不是很喜欢吃又苦于不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