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零六章 又下一城

第三零六章 又下一城

    尝了一口鳗鱼饭的白津树利夫双腿一软,险些瘫倒在地。蒲烧鳗鱼特地加长了在碳炉上炙烤时间,使得酱汁中的糖分有充足的时间焦化。同时也借助炭火的热力将酱汁的味道逼进鱼肉中。

    咔呲咔呲~咀嚼嘴里的鳗鱼,被油脂煎炸到酥脆的表面碎裂的声音沿着颌骨传达到鼓膜。悦耳的碎裂声在脑海中不断回荡,香酥爽脆的外壳裂开后,液化的鳗鱼脂肪从各个裂开的破口喷涌而出,激荡的热油过后是鲜嫩多汁的鱼肉。

    还未完全成熟的天然芝士,咸甜中还带有阵阵奶香。油腻的鳗鱼搭上甜腻的芝士焗饭,同时吃下一股腻味的厌烦感很快就充斥满周身所有感官。但夹杂在焗饭米粒之间的大蒜碎末那种酸酸甜甜的口感,一瞬间刷新了舌头,让腻味感消失的无影无踪。清澈的鱼肝汤将所有隐藏在平淡外表之下的味道全部激活。不管是风味还是口感都有机的结合为一体,简直是无以伦比的美味!!!

    一色慧察觉到白津树利夫的异样,端起玻璃茶壶揭开壶盖闻了闻,放下后立马取出一只硕大的玻璃瓶,拔掉瓶塞摇晃观察瓶内有些浑浊的酒液。回头对人在铁笼之中的榊凉子说“榊凉子君~你特制的超级大吟酿,酒香太过劲烈很突兀。不过~也全靠它清冽劲爽的口感才能压制鳗鱼肝脏的腥味,突出香味。”

    手指堵住瓶口倾倒玻璃瓶,然后舔舐手指上沾着的酒液。和普通清酒大为不同的火辣口感让一色慧眉头直皱,不过很快劲头过去后就是绵绵的回甘。这才舒了一口气说道“还真是劲烈呀,榊君~我怀疑你酿造的根本就不是清酒,而是伏特加。”

    “呵呵呵~”榊凉子有些尴尬,“我只是想尝试一下,将市面上的清酒酿造的技术更加精进,标准提的更高会出现什么效果。至于酒精的度数……工序都还没有完成,现在都还是原浆所以没有测……”

    “幸亏还是原浆,甜味被酒精抑制才能跟橄榄油和大蒜自然融合在一起,其他的料理酒根本做不到这一点。我能成就这道料理还真要感谢凉子君这瓶尚未完工的超级大吟酿原浆。”一色慧对一脸受宠若惊的榊凉子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随后回头对白津树利夫道“好了,白津君~你觉得我的料理味道如何?”

    “我无法认同……”白津树利夫嘴上不想承认,但颤抖的身体却很诚实的表达出他的真实想法,“居然在传统日料里添加大蒜和芝士,打破常规也要有个限度呀!”

    “这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个开始。”一色慧怕打着身上的传统日料厨师服,“这些正是我所擅长的,将传统日本料理和法餐中那些古典的代表性菜式融合在一起。只要能创造出新形式的菜品,不管何种食材的搭配,多么不着边际的烹饪技巧,我都会去尝试比如卤法国鹅肝,油炸松露。用熟成的鱼肉搭配新鲜水果,寻求偏差中惊艳的味觉表达形式。”

    循规蹈矩的白津树利夫那里听过这么离经叛道的言论,登时就愣在原地。一色慧双手叉腰,嘴角一撇“况且,我根本就不打算做那些有几百年历史的传统日式料理。我只会烹饪属于【我自己的料理】!白津君,说吧~好不好吃?”

    白津树利夫紧紧握住手中的汤勺,舀上一大勺塞进自己嘴里。哼哼哼~~简直是乱来,这种胡乱的食材搭配,但是……当人根本停不下来,根本无法抗拒这美味的诱惑!!

    “刚才要是白津君你只是单纯的讽刺我到是无所谓,但是你不该侮辱极星寮!身为大家的学长,我必须站出来捍卫极星寮的荣誉,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行为,而是身为学长的我代表极星寮里面所有人表达对你的不满和愤慨!”一色慧气势汹汹的逼近不断后退的白津树利夫,用咄咄逼人的目光注视着他冷淡的问“好了~你到底打不打算道歉?”

    一色慧锋芒毕露气势就像一把锐利的妖刀架在白津树利夫的脖子上,只要他胆敢说出哪怕一个否定的字眼,都会终结掉他的生命。可恶~~~!!!!世代都为使领馆服务换取来的名声,家族中代代口耳相传的荣耀和功勋都让白津树利夫知道不能在这里屈服。无论如何都要捍卫白津家的尊严!还想拼尽全身力气暴起反抗。

    面对一色慧盯着自己那双平静中透着丝丝寒气的眼睛,白津树利夫如坠冰窟,周身生寒。辩驳的语言已经到达嘴边就是说不出来,好似有一条鳗鱼缠绕在自己的脖子上,强健的身体收到一色慧眼神的指令正在缓缓收紧。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没有痛苦倒反觉得很坦然。

    终于架不住一色慧那盛气凌人的气势,白津树利夫瘫坐在地,默默的将餐盘中余下的鳗鱼饭连带鳗鱼肝汤全部吃干喝净,当着全场学生的面用意大利语说“Mi dispiace Davvero che(意大利语:真的非常抱歉)”

    结果已无需多言,主持联队食戟的司仪川岛丽虽然很不想宣读这份对决的最终结果,但最终还是迫于职责无奈的大声宣布“联队食戟第一轮,第二场对决评议结束!胜利者……反抗者阵营,一色慧!!!”

    大荧幕上代表白津树利夫的图标和纪之国宁宁一样失去了鲜艳的颜色,变成灰白。预示着他们已经被击败失去了在本次联队食戟中再次代表中枢美食机关出战的资格,八人的中枢美食机关代表队失去了两员干将,剩下六人面对目前还是齐装满员,气势如虹的反抗者阵营。

    “厉害厉害~一色前辈干的漂亮!”江云枫鼓掌欢迎得胜凯旋的一色慧,“这样一来~我们就占时拥有了人数上的优势,不过还有一场,不知道女木岛前辈能不能也将那个新任第五席斩落马下?人家虽然只是二年级的学生,但是接二连三的击败多位三年级的学长,位列远月十杰第五席,想来实力必定不差。”

    “虽然没有和新晋第五席镝木祥子交过手,以前也没有听到过有关她的传闻。”久我照纪笑盈盈的望着正缓缓朝赛场走去的高大背影,“但是,现在和她对决的可是曾经位列第三席的人呢~”

    在广西的农村很讲究辈分的,长辈们的吩咐,身为小辈的我不能违抗,况且又不是什么不合理的要求。而且有帮手承担洗菜和切配工作,我只要负责烹调。唯一让人不爽的就是,30岁的我因为辈分小,要管一个上初中二年级,严重的中二病患者。整天幻想自己能拯救世界的亲戚叫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