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零一章 关西一色家 四

第三零一章 关西一色家 四

    相比于热火朝天的烹饪料理的白津树利夫,一色慧这边则还在不停重复从水池里捞出鳗鱼,把玩一下又扔回去接着在去捕捉其他的鳗鱼。身旁的箱子中只有区区几条。”一色前辈!~一色前辈!“江云枫偷偷溜到赛场边缘,低声呼喊希望能引起注意。真在兴高采烈挑选鳗鱼的一色慧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疑惑的寻声望去,见到趴在台边露出半个脑袋的江云枫,笑问”学弟不再大本营待着,跑到这里来有事吗?“”前辈看看对面呀!“江云枫手指不断的指向对面的白津树利夫,着急的说道”时间虽然还充裕,但是看看人家那阵式,估计都快完成一半了!前辈怎么还在选鳗鱼呀?“

    “别着急嘛,学弟你要学会淡定~这条不错!”一色慧依旧笑容满面,不急不慢的将挑中的鳗鱼捞过来,双手艰难的控制住准备塞到自己的原材料箱子中却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

    “与本场对决无关的人禁止靠近赛场!闲杂人等立刻离开!!!”司仪川岛丽跑过来,驱赶场边的江云枫。随后转身瞪着一色慧冷冷的说道“看在同学的份上,我提醒你一下。白津学长的料理已经接近尾声,你最好抓紧一下时间,别让WGO的执行官们久等。”

    “多谢川岛君提醒。”一色慧毫不在意川岛丽无礼的说话方式,毕竟选择站在薙切蓟对立面之时,被同学这样对待的结果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既然人家好心来提醒自己那出于礼貌答谢也是应该的,于是微微点头欠身道谢,岂料就在这时生猛鲜活的海鳗鱼突然剧烈挣扎,周身布满粘液湿滑不好抓握的鳗鱼’呲溜‘一声从一色慧的手里窜出腾跃到空中,下坠时好巧不巧的落在川岛丽身上。沿着她精致的锁骨钻进上衣。

    “咿呀~~~哒咩!!!!”川岛丽超高分贝的尖叫从布设在赛场周边的顶级音响中传出,震的整个会场内所有人都耳膜生疼。江云枫很快就从短暂的眩晕中清醒过来,看到川岛丽在赛场上又蹦又跳。紧贴着身体曲线的阿伊努族服饰上凸显出一条鳗鱼的轮廓在不断扭动。

    川岛丽的挣扎进一步刺激了鳗鱼使之扭动更为剧烈,尖叫声的也随之提高。超过120分贝尖叫声席卷全场,每个人都好像感觉到一架正在以2马赫速度飞行的超音速战斗机超低空擦着耳朵边掠过。

    江云枫忍着一阵阵袭来的眩晕和耳膜撕裂般的疼痛,翻身上台拉住乱跑的川岛丽,一手堵上她正在向全会场发动声波攻击的嘴。大喊“川岛同学,别乱跑!我来帮你把鳗鱼拿出来!”此时,前胸的衣物上正好显现出鳗鱼头部的轮廓。

    江云枫眼疾手快,一把就按了上去,将鳗鱼控制住。川岛丽的俏脸瞬间红到滴血,被堵上嘴发出’呜呜呜‘的咽唔声,泪水止不住就往下流。因为江云枫按住鳗鱼的手也正好按在她的右胸上。羞愤欲死的川岛丽心下一横,抬手就对着江云枫一阵乱打。

    “别打~别打!你再动我就摁不住了!!一色前辈,快来帮帮我!!!”川岛丽的挣扎和拍打,使得衣服里面的鳗鱼好几次差点脱离控制。江云枫没办法只得加大抓握的力度,川岛丽的挣扎更为剧烈。

    终于克服了眩晕的一色慧,看清楚情况后也加入了取出鳗鱼的行动。上前控制住川岛丽朝江云枫胡乱挥舞的双手,温和的说道“川岛君,不要慌张!江云枫学弟并没有恶意,只是想帮你把鳗鱼拿出来。”

    “对对!我现在就松开堵住你嘴的手请不要在尖叫了,鳗鱼我已经控制住了,你自己伸手取出来。”江云枫说完缓缓松开堵住川岛丽小嘴的手。川岛丽现在只想快点把那条恶心湿滑的鳗鱼从自己衣服里拿出来,所以也没有继续挣扎,只是眼睛擎着泪水咬住粉嫩的嘴唇抬起手准备伸到衣服里。

    江云枫担心她害怕那种黏黏腻滑的触感不敢抓牢,防止在二人交替换手的瞬间鳗鱼溜走。于是手上动作由抓握改成掐,不知道是不是这一掐激起了野生海鳗鱼的凶性,猛烈的摇晃着脑袋张嘴就是一咬。川岛丽爆发出绝对超过160分贝的尖叫,巨大的声浪震荡让赛场上所有轻薄质地的玻璃器皿全部碎裂,就连悬挂在正上方的液晶大荧幕外面覆盖的厚达几厘米的钢化玻璃都布满龟裂。不同的是,比起前一声尖叫,川岛丽这一次的尖叫中却带着一股所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好像是愉悦。

    紧急张开嘴维持着鼓膜内外气压平衡的江云枫避免被震晕,保存着一丝理智。事急从权再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急忙把自己的手伸进川岛丽的衣服里,顺着轮廓确定了鳗鱼头部所在,同时也确定了川岛丽被咬住的是什么部位。心下一横竖起食指挤入鳗鱼的的嘴与被咬住的部位之间。让鳗鱼锯齿状锋利的牙齿咬住自己的手指,然后抓住鱼头顺势将鳗鱼从川岛丽的上衣中扯出来。

    被江云枫的主动惊道傻眼的川岛丽在鳗鱼离开的那一刻才反应过来,出于女生的本能抬手狠狠一耳光,紧接着对江云枫施展一招远月专门让安保部门的教官传授给女生的防狼术杀招-撩阴腿!掩面跑出赛场。

    一色慧晃了晃晕晕乎乎的脑袋坐起身来,抬眼就见到江云枫一手捂住自己的裆部,跪倒脸贴在地面上。另一只高举的手臂上,鳗鱼死死叫住他的食指,垂下的鱼身像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不停的扭动。

    凌乱的赛场很快恢复了次序,所有破碎的玻璃器皿也全部更换。司仪川岛丽换了一身服装,重新补上妆容后回到赛场,只是红红的眼睛证明刚才她狠狠的痛哭过。

    “一色,你再不认真起来就会被我轻易的击败。彻底沦为名门的吊车尾!!到时候在全体同学面前让一色家的颜面扫地可不要怪我哟!”白津树利夫将一团混有很多种香料的黄油丢进煎锅,还不忘朝对面的一色慧挑衅嘲讽。

    “呵呵~白津君的话还真是过分呀。什么名门的吊车尾,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呀~”聚拢碳火,调配蒲烧汁的一色慧不为所动,依旧是一副笑笑眯眯的样子。但就是一色慧这份漫不经心让白津树利夫非常不爽“被人这么说你还笑的出来?!!世家名门的尊严呢?一色!!你自己的自尊心呢?你看看你是什么样子?每天不去上课,一心就是开荒种地,十杰的席位也被别人超越。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吗?”

    “……”

    “喔~~我懂了,一定是极星寮的温室环境和那群废物,才让你自甘堕落!回来吧!那群废物根本就不配合你相处,我们一起在中枢美食机关里大展拳脚,闯出属于我们的一片天地……“

    ‘咚!’一声闷响,鳗鱼的头部被一把尖锥狠狠的钉在木板上。一色慧双手按住鱼身迅捷的一捋,一点寒芒稍纵即逝。被钉在木板上的鳗鱼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沿着脊椎骨切成两半,刨面显露出粉白的鱼肉还在收缩,大约过了零点几秒,肌肉组织表面才有殷红的血液渗出。

    “白津君,你能闭嘴吗?对我说再难听的话我都可以笑一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色慧转身举手指向对面的白津树利夫,温和的微笑已经消失,此刻脸上尽是冰霜。手里握着的古老式样的鳗鱼刀刃口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寒光,说话的语气也好似极地刮来的寒风“但是你不该侮辱极星寮和可爱的后辈们,好!我决定了,我要认真的用自己全部的实力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上一章的正经不就是为了这一章的飙车做铺垫嘛,这段鳗鱼的描写不知道会不会被掐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