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零零章 关西一色家 三

第三零零章 关西一色家 三

    正在如杂耍般交替把玩四个胡椒研磨瓶白津树利夫看到大银幕上显示的主题食材是鳗鱼时,整个人都呆住了。落下的胡椒研磨瓶都顾不得去接而跌落到地上,巨大的冲击力将桃木制成的瓶体震碎,里面装着的胡椒果实随之散落一地。

    会场内的欢呼声在主题食材公布后就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样,戛然而止。这次也像第一场对决一样,从主题食材的选择开始胜利的天平就已经倾斜。但也有所不同,第一场没洗手的江云枫抽到的是纪之国宁宁最为见长,可以说是看家本领的‘荞麦面’。好在江云枫本身中餐实力雄厚,而中餐也以面点见长,所以能凭借自己超强的实力,和好到有点离谱的运气将倾斜的天平硬生生掰回来。

    这一场对阵的双方的料理风格和特点极为鲜明。一色本家在京都经营传统日料的料理亭,身为名门之后的一色慧自然是继承了家族的技艺。对于料理鳗鱼简直就是手到擒来。毕竟日式蒲烧鳗鱼饭诞生于德川幕府统治下的江户时代,延续至今少少也有几百年的历史,成为日本人夏天必吃的美食。一色慧不会做是不可能的。

    同为名门之后的白津树利夫祖上至明治维新还是就一直是意大利驻日本使领馆的御用厨师,几代人都为大使馆工作,负责大使馆工作人员的日常饮食和宴会招待。其家族的意大利料理也是经过数代人千锤百炼,方才能在意大利和日本两国博得如今的声望。只不过世人都知道意大利地处亚平宁半岛,三面被地中海环绕。得益于地中海极为丰富的物产,位于地中海西岸的意大利的料理中除了享誉世界的披萨和意大利面食以及各种干酪之外从来不缺乏海鲜类料理。只是鲜少听闻意大利有关于鳗鱼的菜品,所以说一色慧抽到鳗鱼作为主题食材对于擅长意大利菜的白津树利夫来说,本身就是极为不公平的一件事。

    “惨了~惨了!本来高昂的斗志一下就灰飞烟灭了。”中枢美食机关大本营这边,司瑛士怯懦的说道“如果换成我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肯定顶不住这样的压力,立马会晕倒在地然后昏迷三五天才能缓过劲来……”

    新任第三席茜久保桃紧了紧怀中的布偶,平淡的吐槽“司~又不是要你上场,你何必去操那份闲心……”

    “首战纪之国已经败北,这次白津学弟要是再败给一色学弟,我身为中枢美食机关出战代表队的领队,必将难辞其咎!第一轮就二连败我该如何向蓟总帅交代……”

    情绪本就低落的纪之国宁宁听到司瑛士的话变得更加低落,轻轻咬住下嘴唇身体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一根白毛巾盖到她头上,小林龙胆火急火燎的跑过来一边摸头杀一边安慰“宁宁~宁宁司瑛士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你已经做得很棒了。不用解释,我们大家都理解……”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我们大家都知道,所以不用解释了!来~擦掉昨日的泪水,让我们面向明天的太阳!!”小林龙胆自从与江云枫有了接触,也学会了他那不着调的满嘴跑火车。

    川岛丽将写有食材名称的纸条转交给后台人员之后,返回赛场见整个人都处于灰白状态的白津树利夫,担心的问“白津学长,一色慧抽取的食材您有没有意见?”

    “……额~”美少女甜美的声线把白津树利夫从宕机的状态拉回现实。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八颗牙齿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没关系!就算是鳗鱼我也能谱写出一场精彩绝伦的歌剧,可爱的小姐~敬请期待吧!”

    川岛丽被他迷人的忧郁气质迷得两眼直冒爱心,招手示意工作人员送来鲜活的鳗鱼,然后自己一步三回头的离开赛场,以免影响双方的料理对决。

    主材上场后,不同于逐一挑选,恨不得把每一条都抓到手上细细检查的一色慧。白津树利夫先声夺人,直接抓了两条整个水池中体型最大的鳗鱼,返回自己的料理区。大刀阔斧开始处理,刨开鱼腹清洗掉内脏和血污。肥美的鱼腹肉被单独留了出来,其余部分则被豪放的斩成大块。

    平底锅内倒入橄榄油,白津树利夫将大块的鳗鱼肉不经任何腌制直接倒进锅内,取来一颗洋葱切成细丝,几瓣大蒜随意拍碎连同表皮一起丢到平底锅里和鳗鱼肉混合。做作的拿来一个胡椒研磨瓶,玩了几个花活后才舍得往锅里磨出胡椒碎,撒上一撮盐。

    随手向后一抛,胡椒研磨瓶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稳稳的落在调料架相应的位置。白津树利夫转过一旁的白葡萄酒,像花式调酒师一样,酒瓶围绕着身体上下翻飞,最后高高抛起用右手肘轻轻一托举左手在空中握住瓶身。左拇指堵住酒瓶口,只露出点缝隙。晃动着手臂,白葡萄酒就像一条透明的彩带般画着大小几乎一致的圆圈,均匀的落入平底锅内。

    白津树利夫的手臂越举越高,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但奇怪的是没有一滴白葡萄酒落在平底锅范围之外的灶台上。“这就是圆舞曲吗?还真是华丽呀~”江云枫被这间于牛A和牛C之间的烹饪技巧所折服,忍不住吹了声口哨“666~尽显意大利菜艺术般的料理技巧,不过~塔克米同学,我记得意大利菜里没有以鳗鱼为主材的菜品吧,这位白津学长岂不是想在这种正是的对决场合呈现自己的随性之作?”

    “主题是鳗鱼,对于意大利厨师来说的确有点艰难。”牢笼中的塔克米答道“不过说出来怕大家不相信,其实鳗鱼在欧洲国家也是主流的菜品原料,只不过各国料理中招牌菜系名声太大,以至于欧洲的鳗鱼料理一直以来都不被人所了解。还记得秋季选拔赛上黑木场君那道Matelote(水手鱼汤)吗?主材选用的正是鳗鱼。料理的形式是法餐的马赛鱼汤。”

    “可那是法餐,不能代表意大利菜呀。”

    “意大利菜被称为‘西餐之母’当然也有属于自己的鳗鱼料理。”一脸睡眠不足的黑木场凉双手踹在裤兜里站起来,“在意大利南部,特别是西西里岛和撒丁岛地区,人们在圣诞节那天有吃鳗鱼的风俗。当地人认为生活在幽暗海底的鳗鱼是恶魔的化身,在圣诞节那天吃掉鳗鱼的话,就能消除一身晦气,保佑自己来年有好运。所以就诞生了许多鳗鱼的家庭式做法,比如白津学长正在烹饪的意大利炖菜。”

    鼠尾草和新鲜的月桂叶被丢入锅中之后激发出本身奇异的香味,使得整锅炖鳗鱼风格发生极大的变化。正在修缮特地预留出来的鳗鱼腹肉的白津树利夫闻到锅内飘来的香味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显然对于自己的料理相当有自信……

    酒店被人举报说材料来源有问题,这几天我们被迫提交出所有的食材清单和供销商的详细资料。我猜想应该是被人借着3.15整我们酒店。看来这一年总经理得罪了不少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