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九八章 关西一色家 一

第二九八章 关西一色家 一

    插完白菊花的川岛丽缓缓站起身,双手合十微微祷告一下算是尽了同学之谊。淡淡说道“江云枫同学生前是个体面人,大家做得不要太过分~吐口唾沫就走吧。”说完,自己先吐了一口唾沫转身返回食戟赛场。

    等到川岛丽远去,看台上的学生们情绪稳定下来幸平创真等人才敢冲到‘小山包’前,从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堆中将奄奄一息的江云枫扒拉出来。扣开堵住嘴巴的烂苹果,幸平创真刚想附身查看江云枫的情况就被人推开。

    “让开!”薙切绘里奈推开幸平创真,将右手拎着的一桶冰水直接泼上去。见江云枫还在装死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打了个响指“既然他还赖在地上不起来,那么抢救就拜托久我学长了。”

    “绘里奈小姐就放心交给我吧,只要他没凉我就有把握把他救活!大家过来帮忙!”久我照纪拿着不知从哪搞来的自行车打气筒,想周围的同伴招招手后冷笑着朝躺在地上装死的江云枫走去,誓要报专列上的一针之仇。

    气嘴交给美作昂塞进江云枫嘴里然后捂住,久我照纪怪叫一声奋力摇动打气把手。江云枫瞪大双眼腮帮子被撑得老大,四肢开始剧烈挣扎。用尽全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幸平创真,挣脱美作昂的大手。吐掉嘴里的气管揉搓着快要爆炸的双颊,口齿不清的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哪有这样对待功臣的?我可是辛辛苦苦才拿下首胜,取的一个漂亮的开门红~凯旋归来不仅没有得到英雄应有的待遇,反而被你们这几个牲口摁在地上打气,你们当我是篮球还是自行车胎呀?!!”

    “谁让你躺在地上装死,我着也是奉命行事。”久我照纪丢掉打气筒,双手一摊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光棍的很。气的江云枫后槽牙直痒痒,恨不得生啖他肉。

    “算了~不和你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矮子一般见识。”顾全大局的江云枫最后选择了语言反击。

    “可恶!!我最恨别人拿身高开玩笑了!~~什么就不足一米六,我明明一米六三呀~混蛋!!!”久我照纪被戳中痛脚,暴起想像个男人一样用拳头和江云枫好好理论一番,一旁看戏的女木岛冬辅适时的出现从久我照纪身后将其举起,控制事态继续恶化。

    “久我,论动武你又不是他的对手,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呢,何况同一阵营的战友之间闹得不愉快,只会让对面看笑话。”安抚完暴躁的久我照纪,女木岛冬辅转过头对还在那换着不同的姿势比中指的江云枫说道“你也一样,给我消停点不要再挑衅他了。没看到绘里奈小姐脸色已经不好了吗?”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女木岛学长~”江云枫在挥工作人员清理垃圾山的薙切绘里奈指空闲中投来的阴冷目光监视下,向女木岛冬辅认错。然后从怀里摸出拿本赢回来的学生证打开一看,不禁哑然一笑“还好学生证外包装是皮质的,防水性能优异。没有浸湿里面的纸张~创真你是领队,这本学生证就由你亲自送到它主人手上吧。我们赢一场就还一本学生证是蓟总帅的阴谋。他想通过这个规则从内部瓦解我们,联队食戟才刚开始,后续的对决我们肯定会有输有赢,到时赢回学生证的人从铁笼里出来,没赢回来的继续被关押,我们之间的关系会在无形间出现裂痕。所以一会你去送学生证的时候一定要说清楚。”

    “好的。”幸平创真接过学生证打看一看,笑着说“是小肉魅的呀~放心吧,我会交代明白的。”说完就兴高采烈的举着水户郁魅的学生证大喊大叫的跑向关押退学待定的反抗者铁笼。

    江云枫拎起自己身上T恤的衣领嗅了嗅,一股混合着多种腐败食材的恶臭让他两眼翻白。指挥人处理完垃圾山的薙切绘里奈前脚刚踏进大本营,就被江云枫身上那混合臭味熏得犯晕,捏着琼鼻娇声呵斥“还不赶紧去换身衣服,洗干净在回来!不然我就让人把你当大型垃圾处理掉!!”

    没多久,一身洗白白的江云枫挂着毛巾返回会场。赛场上灶具和厨具都已经被工作人员全部清洗更换完毕,辅材架也补充齐全。那台赌脸的抓主题食材的机器又被端到场地中央,此刻鼓风机正嗡嗡作响。写着各种食材的纸条如同雪片一样在箱子里翻飞,等待着见证下一对选手的命运。

    迈着轻盈的步伐,江云枫出现在铁笼边上。笼内的反抗者见到他的到来纷纷趴在铁栏杆上从间隙中伸出手,江云枫哈哈一笑,跑过去模仿飞机起飞的动作,和大家击掌庆贺。

    首战江云枫以压倒性比分战胜十杰第六席纪之国宁宁,而且还是在人家最擅长的领域,用人家最擅长的料理取的完胜。这梦幻般的开局就像一针强效的兴奋剂。刺激着每一位沦陷的反抗者,让他们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肾上腺素飙升的吉野悠姬死死抓住江云枫的手兴奋的双颊通红,激动的说“我一直都坚信~只要江君出马,而且还认真对待不管对阵的是十杰中的哪一位,都一定会赢!!”

    江云枫呵呵一笑,一边和吉野悠姬隔着栅栏玩你拍一我拍一的游戏,一边答道“悠姬,你太看得起我~十杰的学长们也很强的,我可没有万全的把握说自己不管遇到谁都一定完胜~”

    一旁正在和榊凉子交谈的田所惠转头说道“那里,江君总是这么谦虚,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如果说创真君是撑起极星寮的横梁,那么江君就是最重要的顶梁立柱。”

    “哪里哪里~大家才是!我只是一块砖,哪里需要我就往哪里搬。”江云枫见到拿回自己学生证的水户郁魅选择留在铁笼子里没有离开,继续与还没有取回自己学生证的反抗者们作伴。欣然一笑伸过手掌笑道“肉魅~来!击掌庆贺一下!”

    水户郁魅捧着自己的学生证,痴痴的看着眼前咧嘴傻笑,一副热血番男主角模样,发表慷慨激昂演说的幸平创真。随手碰了一下江云枫的手掌就继续痴痴的看着幸平创真,就连自己小麦色的肌肤都已经无法掩藏娇羞的红晕都顾不上了。眼里只有幸平创真好像其他人都不存在,天地间只有自己和他。

    “喂喂~肉魅小姐。请你搞清楚,赢回学生证的是我,不是他。”

    “我知道,谢谢你呀。”已经被恋爱冲昏头脑,智商变成负数的水户郁魅选择性的屏蔽了自己学生证是江云枫赢回来的这个事实,只保留幸平创真亲自送到自己手上这段记忆。

    肉魅的敷衍让江云枫哭笑不得,转头对薙切绘里奈邀功道“大小姐,不负众望。我赢了!”

    “嗯~朕知道了,跪安吧。”薙切绘里奈象征性的和江云枫击掌庆贺后挥挥手,继续和新户绯沙子聊天。

    “嗻~~~”

    “喔哟~可爱的后辈们这么有精神,想必是江云枫学弟赢了咯~”自从纪之国真绘出现那一刻就神隐的一色慧这时候才突然出现,江云枫飞奔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愤怒的咆哮“一色前辈,在正式的对决中赢了纪之国宁宁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小时候在纪之国家修行的你一定知道,为啥不告诉我?!!”

    “阿啦~适才走的匆忙,忘记了~不过江学弟不是还有两次机会嘛,到时候不露声色的放放水不就行咯。”

    “说得轻巧~!”江云枫愤然啐了一口“这是身为学长该对学弟说的话吗?居然教唆学弟在神圣的食戟对决中放水。”

    “江云枫学弟能坚守自己内心的道德底线,身为学长我很欣慰。那就不放吧,每一场都认真对待全力以赴。纪之国家是关东地区料理界的名门望族,财力雄厚。纪之国君平时不太注重打扮,只要稍加修饰加上本身天生丽质也是一位全日本顶级的白富美。学弟入赘去做上门女婿,不仅能拥有纪之国家的万贯家财,还能坐拥白富美。说句实话~学长我真心羡慕你呢~”

    江云枫朝一色慧竖起两根中指“虚伪!!!真有这等好事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一色前辈为什么不自己上,现在反问来羡慕我?”

    “我这不是实力不济,赢不了纪之国君嘛~”

    “少来这套!你认为我会信吗?”

    就在江云枫和一色慧对峙的时候,食戟赛场中央传来川岛丽的嘶吼咆哮“唔噢噢噢~~~可恶呀~~~第一回合的结果真是让人不爽呀!!好不甘心!!!让我们转换一下心情期盼下一回合能有一个好的结果,混蛋的反抗者,可悲的蛆虫~~赶紧进场受死!!!”看台上上的学生们也随着欢呼,发出嘘声。

    “好了,不闹了,该轮到我了。”一色慧正色的取出一根布条,在江云枫的帮忙下将宽大的日式料理服衣袖捆扎起来。

    “一色前辈,加油!”在众多后辈的欢呼和祝福声中,一色慧带着一身的boff走向会场中央……

    申明,作者君不是抖M,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稍微想飚一下车就不知不觉写成了SM文了……这或许也是一种天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