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八九章 江云枫 VS 纪之国宁宁 孽缘

第二八九章 江云枫 VS 纪之国宁宁 孽缘

    江云枫双手抱起瓷碗,将碗内的液体缓慢而且轻柔的倒入荞麦面堆中间刻意推出来的凹陷。略显浑浊的溶液和同样灰白色的荞麦面粉混合在一起给人一种非常脏的感觉,很倒胃口。

    液面就快要上涨到面山缺口之时,江云枫停止了手上的倾倒动作。将还有一半液体的瓷碗放到一边,一只手从不同的放下轻轻将面堆边缘的荞麦面粉扒向中间,另一只手不断的成顺时针搅动面堆凹陷处的水面。当中央的水在不断添加面开始慢慢变得粘稠呈现出面糊。

    “哈哈哈~果然,这个反抗者根本不懂荞麦面粉的特性!还天真的用对付小麦面粉的手法来制作荞麦,没有任何粘性添加剂的情况下他只会得到一摊糊糊。纪之国学姐已经赢了~~!!!”看台上的学生们见到江云枫不断在搅拌的荞麦面慢慢变成稀拉拉的面糊,都开始提前庆祝中枢美食机关的的开门红。

    桌面上水和面山全部消失,转而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摊灰白色的面糊。江云枫给自己的双手均匀的涂上植物油,抓起一团团面糊用力揉捻,任凭面糊从自己指缝间滴落。这样做的效果是将先前混合过程中产生的外表湿润而内部还是干燥的小面颗粒全部捏碎。

    场边铁笼中的反抗者们个个面如死灰,心情沉重都是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而在反抗者队伍里,大伙也都为江云枫捏了一把汗。终于在观众们的嘲笑声和队友的质疑目光中,江云枫终于完成了对整摊面糊的揉捻。清理掉手上沾有的荞麦面糊,附身抓过放在台边的面袋将里面的干荞麦面倾倒在面糊上。

    “惨了~惨了!!阿枫陷入了面多加水,水多添面的死循环了。”幸平创真急得直跳脚,冲到场边大喊“阿枫!!主题食材规定料理一定要用荞麦面为主体,但是没有规定已是要以面条的形式呈现,所以不要拘泥与做面条了~!!!煎烙饼也行呀!!”维持秩序的警卫很快赶到,一左一右将呐喊的幸平创真架回反抗者的等待席。

    还在不断向学生们解释的薙切蓟见到此情此景,沉声道“幸平创真同学,请遵守食戟的规则!如果再次出现场边队友干扰场内料理过程的情况,我将以总帅的身份做出处罚!”

    “创真,还有大家。不必担心~”江云枫添面点水完毕,朝纪之国宁宁瞥了一眼,说道“而且,我的面条不会比纪之国学姐的‘江户流荞麦面’差!”纪之国宁宁只是冷冷的回了一眼没有理会,取出一根长达一米六的擀面杖把大木盆中的面团取出,先在铺有一程干荞麦面粉的台面上压成面饼。随后用那根和她差不多高的擀面杖细细推擀,推动几个来回便轻轻敲打几下,震松因为推压而相互粘连的面皮。如此周而复始原先很厚的面饼在纪之国宁宁不断的推擀中慢慢变薄,最终形成一张直径超过一米的荞麦面皮,挂在擀面杖上举起,甚至能轻薄的面皮看到会场穹顶上的灯光。

    温柔的想面皮折叠起来,一块压板压在面皮上。纪之国宁宁左手按住压板,右手持刀快速起落。精准,迅速的切削刀工简直就像精密的机械。一根根大小,宽度,厚度都几乎一样的荞麦面条在她手下产生。

    “慧君!”切完荞麦面的纪之国宁宁突然转身对着身处反抗阵营的一色慧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从小到大,不论是茶道、书法、棋艺、插画、甚至于料理。你都压我一头!今天我要把被你夺走的东西全部要回来!!”

    “哎呀!纪之国君依旧是这么咄咄逼人呢~”一色慧还是一副招牌式的微笑。

    “一色前辈,你什么时候和纪之国宁宁学姐认识的?”反抗者们纷纷聚拢过来。

    一色慧面对自己这些可爱的后辈们,笑道“我们以前同为远月十杰,认识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可是纪之国宁宁学姐为什么会讨厌你?”

    “关东纪之国,关西一色家。”正隔着铁笼和新户绯沙子聊天的薙切绘里奈环抱双手靠在铁笼上,道出惊人的内幕“这两家是传统日料界的两大巨头,传世名门。两大家族世代之间都是至交,家族中的后辈们也经常到对方家去修行。”

    “唉!!!!原来两个人这么说来从小见过面,而且还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幸平创真结合纪之国宁宁那厌恶愤恨的表情,脑洞一开似乎明白了什么,凑到一色慧身边用手肘顶了顶他,贱贱的笑道“一色前辈,你们两个该不会已经交往过了吧?然后刻板保守的纪之国宁宁学姐忍受不了你整天就穿一条围裙的装束,对你严加管教,只使你忍受不了提出分手。对吧~对吧,我分析的不错吧?”

    幸平创真的推理在反抗者们中得到了广泛的认同,特别是极星寮的室友们,常年都见到一色慧光天化日之下就一根围裙走来走去。平日里大家都已经习惯,所以见惯不怪可是出身传统日料名门的纪之国宁宁就不同了。从小接受传统教育的她怎么可能忍受一色慧这样放飞自我的打扮,必定是以一副鬼嫁的姿态严厉指正,不胜其扰的一色慧忍不可忍提出分手。

    见那些反抗者们看向自己的眼神暧昧中透着同情,镇定的纪之国宁宁忍都不住大声辩驳“不对!!他只是到我家去修行而已,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虽然族中长辈曾经想撮合我们,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一色慧一脸不解的问“那么~纪之国君为何还要将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呢?”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脸盆真厚!难道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还真不明白,我和纪之国君一起进入远月学习,一起评上十杰而且纪之国君你的席位还比我高……”

    “少在那装糊涂了!!”纪之国宁宁直接打断了一色慧的话,打断别人说话是很失礼的行为。深受名门熏陶的纪之国宁宁居然会做出如此举动,可见她的愤怒“我之所以席位比你高,是因为你根本就没展现出自己真正的实力!你从以前就是这样……我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能学会掌握的技艺,你总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融会贯通。还不仅如此,你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还在外人面前伪装成处处都不如我。知道这样对于刻苦练习的我来说有多残忍知道吗?”

    “对不起……”

    纪之国宁宁眼睛微红,倔强的说道“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忍无可忍了,今天我要用我的实力告诉大家!!我们第91期远月学生中间,到底谁才是最强的厨师!!”

    “虽然我知道这么说纪之国君太过残忍……但是……”犹豫许久的一色慧一改微笑的面容,换上一副冷峻的脸色淡淡的说“很遗憾……你做不到了……因为,你马上就要输给一位一年级的新生……”

    “你说什么!!!”

    “大家快看!!”司仪川岛丽指着对面的料理区。只见江云枫开桩扎马,挽起T恤的衣袖精壮的手臂奋力搅动着桌面上的荞麦面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