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八二章 集结 上

第二八二章 集结 上

    满载新鲜食材和饮用水的全地形运补车用强劲的马力和履带装置压断倒下的树干,驶入荒无人烟的小站。空旷的站台上一名身着蓝色羽绒服的少年正围着一个汽油桶忙碌着,时不时往桶内添入木炭或者是用夹子在翻动什么。

    江云枫刚刚翻动一下汽油桶中木炭堆,控制火势听闻到柴油发动机那沉闷有力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抬头一看大喜过望,也顾不得自己悉心照看的油桶,抛下手里的铁夹抓起身旁的对讲机喜道“报告列车长!送补给的全地形车已经到了,我现在去辅助其倒车方便等一下搬动给养。”

    收到江云枫信息,专列上的随车人员,不分男女全部在列车长的带领离开温暖的车厢到月台集结。见江云枫指挥全地形车倒车完毕,并且打开后拖箱的门。列车长挽起自己的衣袖,然后大手一挥身先士卒的从拖箱中扛起一袋大米,其他人见状也都放开手脚。身强力壮的男性员工自觉的挑选了沉重的货物,而女性员工则三三两两合力抬走自己力所能及的补给品。

    人多好办事,一整车厢的新鲜食材和饮用水不一会就被搬得干干净净。江云枫把汽油桶中烤好的红薯分发给辛苦工作过后的随车工作人员后,拿着两个成色最好的走到依着车厢在抽烟闲聊的列车长和全地形车司机,“尝尝吧,这些番薯经过炭火烘烤之后特别甜糯,很好吃的。”

    “不用,不用。”列车长急忙挥手婉拒,自嘲道“江云枫同学的好意心领了,这人以上了年纪就容易‘三高’。而且我还有糖尿病,有很多忌口的食物,每次吃完饭都要给自己来一针,甜食这辈子已经跟我无缘咯。”

    “喔~,难怪列车长一直都不品尝我们特训是做出来的料理,那真是可惜了~这位司机大叔来一个吧。”

    全地形车的司机的年龄看起来与列车长差不多,也是一位四五十岁出头的中年大叔,貌似两人还很相熟。只见司机大叔劈手夺过列车长的香烟,熄灭后揉成一团塞到手里的空烟盒中说道“差不多过过瘾就行了。”

    “别呀~”列车长一看年轻是就是一杆老烟枪,望着被揉搓成一团的香烟无比心疼的说“我这才抽一口,你怎么就给毁了呢,多可惜呀!”

    “也不看看自己身体时什么情况,还想抽完~给你尝一口已经是破例了,知足吧你~~”司机道谢后接过江云枫递来的烤红薯,撕去碳化的表皮露出焦黄色的焦糖包裹的红薯,趁着热气腾腾的咬上一口,软糯香甜的满足感瞬间从司机的舌尖传递到脚趾头“呜呼~~烫~~~~但是好甜好糯~好好吃……”

    由于时间比较赶,从旭川的远月度假村分部装满补给品后就连夜开到这里,一路上根本没有停下来吃饭休息的时间。早就饥饿难耐的司机三两口就把硕大的烤红薯消灭干净,嘬着手指问道“你们在这停了多少天了,电话里催着这么急?”

    “唉~~别提了~~”列车长摘下帽子,苦恼的挠着自己花白的头发,烦躁又无可奈何的答道“不知道这段时间是怎么回事,都已经算是春天了突然间又刮起了季风。连续好几天没日没夜的暴风雪,前面的铁路桥就在这反常天气中出现危险,多处铁轨也出现坍塌。维修部的人员已经赶往现场进行抢修,而我们则在这里等待通车的消息,已经五天了……”

    “喔……可是单凭绘里奈小姐专列上保鲜库食材的储藏量,别说五天,就是十五天也够呀!可是你们切急吼吼的发来快要断粮,需要补给的信息。”

    江云枫尴尬的挠挠脸回答“其实这也怪我们,这不是晋级考核行程安排的紧凑。大家只能一边赶路一边练习,一路来都没有好好的补给过。这回大雪封路把我们卡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鸡不下蛋鸟不拉屎的地方。前方小站准备好的补给品送不过来,后退的道路据说也出现多处塌方,连续多天的强化特训把食材储备降到的危险红线。逼不得已才发出求救信号,辛苦司机大叔连夜赶路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天灾就没办法了。”司机点燃一根香烟豁达的说道,突然想起什么快步走到全地形车驾驶室,伸手拍打的后车厢的门,大声说道“到站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跟过来的江云枫好奇用调侃式的语言问“难道司机大叔除了给我们拉来补给品之外,还顺道带来了什么活物?”

    司机也是个妙人,笑答“是活物,在旭川装车的时候还生龙活虎的。不过这一路过来半条命都被颠簸没了……”后车厢门被推开,一个个子矮小,头顶一撮黄色头发的少年率先跳下来,冲到铁轨边一阵干呕。

    随后出现的是两位身材魁梧,肌肉虬结的大汉。最后出现的是一名脸上总是笑眯眯,帅气的有些离谱的男生,此刻在铁轨边缘向大地母亲贡献完食物的小个子漱完口擦拭着嘴角也走回来,与其他三人站在一起。

    四人身材和身高差距甚大,但此刻却有一个统一的特征,那就是脸色都不好看,看来一路上糟糕的路况把他们折腾的够呛。江云枫面带微笑的打着招呼“女木岛学长,久我学长,一色前辈以及美作昂同学,欢迎四位的到来。大小姐命令我在这里等候大家,顺便向大家接受我们发出的协助请求表达感谢。”说完,认认真真的鞠躬。

    “这也没什么,我们也顺便夺回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久我照纪话还没说完晕车带来的不适感就又引发了一阵干呕。脸色奇差但依旧面带温和微笑的一色慧急轻轻拍打他的后背,希望以此能减轻痛苦和不适。可着不拍还好,一拍之下久我照纪立刻不受控制的自爆。刚刚结束鞠躬站直身体的江云枫避无可避,被直接糊脸。

    与此同时,远月旗下另一处酒店,装潢极度奢华的大厅内身着名贵西装的薙切蓟站在同样名贵的地毯上,面朝紧闭的大门似乎是在等待什么大人物的到来。一名美女秘书穿过层层警卫的检查,走到薙切蓟身边,将一份名单递上,恭敬的说道“绘里奈小姐的专列因为暴风雪的关系被滞留在路上,不过维修部门传来消息路线很快就会被抢修通畅。这是刚刚收到的‘反抗者’的八人名单,请总帅过目。”

    薙切蓟扫了一眼手里的名单后还给美女秘书,不屑的笑了笑“几个残兵加上几个败将,能成什么气候。就按照这份名单去安排吧……”话还没说完,另外一名秘书就来到身边,低声说道“首相大人与国会议长到了。”

    薙切蓟目光一凛,挥挥手屏退自己的两位秘书,整理自己的着装,面带不卑不亢的微笑望着大门……

    开心哥,扎心呀老铁!!你怎么可以这样毫无顾忌的就揭开我还在滴血的伤疤呢?我兄弟是被妹子甩了,但他好歹恋爱过。我特么的连被甩的机会都没有……不过,好兄弟被甩的理由很简单,妹子就是嫌弃他工资不高,没钱。要是结婚在一起对未来的生活没信心。哎~~真是现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