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九七章 特训结束

第二九七章 特训结束

    堂岛银汇总江云枫和田所惠送来的全部备料,取过一个烤制专门使用的焗碗。按照一层土豆泥,一层炒好的牛绞肉,一层芝士的顺序将碗填满。最后再在撒上一层厚厚的芝士,送进预热完毕的烤箱关上门后还不忘朝幸平诚一郎挑衅似的瞟一眼。

    幸平诚一郎不为所动,哼着小曲把一块平整的厚铁板搬到炉火上,毛刷均匀的刷上一层橄榄油。一勺用牛奶和芝士调和好的面糊直接淋上去,迅速扔掉勺子抓起耙子将面糊推散摊开,形成一张薄薄的面皮。看这架势不是打算做煎饼果子,就是可丽饼。

    唉?~~~这个……土豆泥焗牛绞肉的基本工序不应该分成三部分吗?一是蒸土豆泥,二是炒制牛绞肉,三是准备焗烤用的器皿。才波大人摊起可丽饼的饼皮这是打算唱哪出呀?

    从小就接受正统法国料理教育的薙切绘里奈也陷入了与之前田所惠相同的处境,相对保守的思维跟不上幸平诚一郎那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拉了拉节奏。不过常言道:有其父必有其子。

    幸平创真好似理解了自己父亲的动议,眼睛精光一闪,嘴角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微笑,解下缠绕在手臂上的布带,系到自己脑门上斗志昂扬的将削干净外皮的土豆切成小块汇同碾碎的芝士黄油一起下锅翻炒,边炒边用锅铲把炒熟的土豆压成土豆泥。

    正在摊煎饼的幸平诚一郎回头看了一眼,抓过桌面上的一个小包装袋朝后扔过去。幸平创真伸手接着定睛一看,呵呵一笑沿着袋口撕开,全部倒入锅内与土豆泥混合到一起,随手将包装袋丢弃在一旁。只是包装袋上五个硕大的简体汉字引人入胜-太湖银鱼干。

    怎么……怎么办才好?幸平创真那个家伙怎么会往土豆泥里参入鱼干呢?这样一来根本无法完成一道正常向的菜品,完全搞不懂他们父子两脑袋里到底再想些什么呀!!!薙切绘里奈被幸平诚一郎与幸平创真两父子这一波操作搞得双眼都快成蚊香状,想破头也想不出自己接下来到底该去做什么。

    恍恍惚惚间,瞥见对面已经结束前期烹调制作等待烤箱出炉的堂岛银队中,江云枫正朝着自己不断说着唇语。薙切绘里奈仔细解读:跟,着,感,觉,走。什么意思?突然入住极星寮以来过往的每一幕都浮现在脑海中,在宿舍里大家时常凑到一起,不断的尝试各种异想天开的食材组合与闻所未闻的烹饪技巧。

    真是的……身为完美主义者的我居然会有一天要亲手烹饪这种根本不算菜品的菜品……薙切绘里奈苦涩的笑了笑,抬起头紫罗兰色的美眸中早已没有之前的迷茫与彷徨,剩下的只有坚定与果决。远月高傲的女王大人昂首阔步走向料理台,不就是打破常规吗?也算我一个!

    ‘滋滋滋~轰隆!’橘红色的火焰从平底锅内蹿起,映照薙切绘里奈那绝美的容颜。放下手里的红酒瓶,拿起夹子轻盈的将锅内的西冷牛排翻了个面。撒入迷迭香、黑胡椒、嫩罗勒、鼠尾草,平底锅一侧持勺不断的将灼热的黄油舀起,轻柔的淋到牛排上。楞谁也不会想到薙切绘里奈居然把法式料理中专职用来烹饪海鲜水产类的生煎技巧,用到西冷牛排的烹制上。

    目睹这一切的薙切仙左卫门,堂岛银,幸平诚一郎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微笑,薙切绘里奈厨艺上的‘精进’这一刻才算真正开始。江云枫松了一口气,也用欣慰的目光注视着那道正与牛排起舞的倩影。大小姐终于突破内心那些传世经典菜谱所交织成的枷锁,开始学会在无边无尽的料理世界中放飞自我了。

    幸平诚一郎把薙切绘里奈煎好的牛排摆在砧板上,用刀切成小块抓起一把海盐,弯曲起手臂松开捏住的手指。海盐落下过程中碰到胳膊肘散向四面八方,动作极其做作,姿势极其风骚。而砧板上切好的牛排在遇到海盐的那一刻,仿佛被注入了灵魂。(诚一郎的姿势请参考撒盐哥,作者君一直非常喜欢撒盐哥,在主角离开远月获得星级评定后第一次世界星级餐厅交流的对象就是到迪拜去会会撒盐哥。)

    幸平诚一郎饱经风霜的脸庞,成熟的气质,配合上着风骚的撒盐姿势。简直魅力爆表惹得门外围观的一众女服务员尖叫不已,手机照相的闪光灯与快门声此起彼伏。面对幸平诚一郎拉风的造型,堂岛银觉得自己这边如果不做些什么挽回找回场子,脸面上有些挂不住。恰好就在这个时候,烤箱烤制倒计时结束的提示音响起。

    堂岛银带上厚厚的隔热手套,雷厉风行的从烤箱中取出焗好的料理放到桌面上,朝江云枫使了个眼色见江云枫会意的点点头,才微微一笑转身去准备浇汁。江云枫无视还在料理表面还在不断冒泡的热芝士,选择料理最中心的部分用圆形模具取出。倒扣在田所惠送来的盘子上,底部单调的淡黄色土豆泥让江云枫不禁眉头一皱,这时田所惠抓来一把芝士碎屑撒上去。点燃喷灯将芝士燎成好看的焦黄色,此时调好浇汁的堂岛银也回来,一勺碧绿的汁水轻轻点在土豆泥经过火燎的表面上,与焦黄的芝士层相得益彰。江云枫再往盘边倒入红酒糖醋,堪堪淹没底座。料理完成!

    倒计时跳完最后一秒,刺耳的闹铃响彻厨房。薙切仙左卫门声若洪钟的宣布“时间到!!双方停手,装盘出菜!!!”。两队同时将各自的菜品摆到薙切仙左卫门面前,两队的出品不论是形制上,还是摆盘上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土豆泥焗牛绞肉】。

    薙切仙左卫门手握刀叉左顾右盼,举棋不定许久,最后放下手中的餐具,沉声道“两队的出品都非常惊艳,单靠我一个人很难做出决断。要不这样!”伸手指向四名帮厨接着道“就由你们四个相互品尝对方的料理,然后说出自己心中的答案。”

    “啊?”四脸懵逼。

    薙切绘里奈最先反应过来,拿起桌面上的餐具走到江云枫他们出品的料理跟前,叉子轻按土豆泥夹层中融化的芝士就从断面中缓缓流出。切下一方,在红酒糖醋中轻轻一沾,再抹上一点表面上的翠绿浇汁送入檀口之中……

    江云枫和田所惠也试吃了对方的料理。薙切仙左卫门看着沉默的四人问道“怎么样?各自内心里都已经有了答案了吧?那么就说出来吧……”沉默的四人缓缓伸出各自的手,不约而同的指向对方……

    年初九就要回广州上班了,今年又不能在家陪父母过正月十五上元佳节。打工仔的无奈,相亲也吹了……这个年过的真不顺心,妹纸拒绝了我再次提出的约会请求,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我可爱的小町勉为其难的配我去看了拿出唐人街神探2。本来一起都显得这么美好,可是电影院柜台服务员的眼神总让我觉得被认为是人渣……才过一天身边又换另一个漂亮妹子一起做情侣席看电影……